鄧小平的旅歐歲月

作者:張曙 饒剛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8   
分享到 :

1920年9月,16歲的鄧小平從上海乘船赴法國勤工儉學(xué)。1926年底,他離開(kāi)莫斯科,于1927年2月輾轉回到中國。其間,鄧小平在法國生活了5年零3個(gè)月時(shí)間,在蘇聯(lián)生活了近1年時(shí)間。旅歐6年多時(shí)光,在鄧小平的人生和事業(yè)中是至為重要的階段。

在法國:“這樣的生活使我接受了馬克思主義”

鄧小平原名鄧先圣,后曾改名鄧希賢,1904年8月22日出生在四川省廣安州望溪鄉姚坪里(今廣安市廣安區協(xié)興鎮牌坊村)一個(gè)小地主家庭。他5歲時(shí)在本村的私塾發(fā)蒙念書(shū),后又在協(xié)興場(chǎng)開(kāi)辦的初等小學(xué)讀書(shū)。1915年下半年,考入縣立高等小學(xué)。1918年夏,考入廣安縣立中學(xué)讀書(shū)。

風(fēng)雨如晦的年代,孕育了鄧小平救國救民的理想和追求。

1919年9月,鄧小平遵從父命到重慶留法預備學(xué)校讀書(shū)。1920年 9月11日,他與80多名重慶和湖南學(xué)生離開(kāi)重慶赴法國勤工儉學(xué)。經(jīng)過(guò)歷時(shí) 39天、行程 15000里的海上航行,于 10月19日到達法國馬賽港,開(kāi)始了勤工儉學(xué)的新生活。

鄧小平到法國不久,即與20多名中國學(xué)生一起來(lái)到距巴黎200多公里的小城巴耶,進(jìn)入巴耶中學(xué)學(xué)習。盡管過(guò)得很節省,但到了1921年3月,他身上的錢(qián)還是所剩無(wú)幾。鄧小平心里明白,家里也很困難,很難再寄錢(qián)給他了。5個(gè)月之后,鄧小平迫于經(jīng)濟壓力選擇輟學(xué)。他后來(lái)回憶這段經(jīng)歷時(shí)說(shuō):一到法國,聽(tīng)先到法國的勤工儉學(xué)生的介紹,知道那時(shí)已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后的兩年,對勞動(dòng)力需求已不似大戰期間(即創(chuàng )辦勤工儉學(xué)期間)那樣緊迫,找工作已不大容易,工資也不高,用勤工方法來(lái)儉學(xué),已不可能。做工所得,糊口都困難,哪還能讀書(shū)進(jìn)學(xué)堂呢。于是,那些“工業(yè)救國”“學(xué)點(diǎn)本事”的幻想,變成了泡影。從那之后,鄧小平不得不開(kāi)始四處尋找工作,希望能夠通過(guò)勞動(dòng)掙錢(qián),進(jìn)而繼續學(xué)業(yè)。

1921年4月,鄧小平終于在法國最大的軍火工廠(chǎng)施奈德鋼鐵廠(chǎng)覓得一份工作。因不滿(mǎn)18歲,他只能當學(xué)徒工,從事強度最大最危險的軋鋼工作,但每天卻只能領(lǐng)6個(gè)多法郎的薪金,連糊口都不夠,更不要說(shuō)積攢學(xué)費了。后來(lái),鄧小平不止一次地對人說(shuō),他個(gè)子不高的原因就是在法國做工時(shí)干太累的活,吃不飽飯。

為能早日重返校門(mén),鄧小平離開(kāi)施奈德工廠(chǎng)另尋出路。在很長(cháng)的一段時(shí)間里,他做過(guò)飯館招待、火車(chē)站碼頭搬運工和清潔工等各種雜工。

艱苦的求學(xué)和做工經(jīng)歷,使鄧小平體驗到生活的艱辛,體驗到資本家對工人的殘酷剝削。他回憶說(shuō):生活的痛苦,資本家的走狗——工頭的辱罵,使我直接地或間接地受了很大的影響。生活看不到希望,鄧小平開(kāi)始尋求新的道路。正如他自己后來(lái)所說(shuō)的,“這樣的生活使我接受了馬克思主義”。

1922年2月,鄧小平來(lái)到巴黎南部的蒙達爾紀附近夏萊特市哈金森橡膠廠(chǎng),這里是中國留法勤工儉學(xué)生們的聚集之地,也是旅歐中國共產(chǎn)主義組織的發(fā)源地之一。雖然工作枯燥、勞累,但鄧小平在這里結識了趙世炎、王若飛等人,他們此時(shí)都是剛成立不久的旅歐中國少年共產(chǎn)黨成員。年輕的鄧小平很快通過(guò)他們了解到越來(lái)越多的關(guān)于馬克思主義的學(xué)說(shuō)。他積極接觸新事物,很快成為先進(jìn)青年中最活躍、最富朝氣的分子之一。

1922年11月,鄧小平辭去工作,希望進(jìn)入塞納市的夏狄戎中學(xué)上學(xué),但最終還是因為經(jīng)費不夠沒(méi)能如愿?壳诠(lái)維持就學(xué)的夢(mèng)想在殘酷的現實(shí)面前徹底破滅。1923年2月2日,鄧小平返回哈金森橡膠廠(chǎng)。一個(gè)多月后的3月7日,他突然離開(kāi)工廠(chǎng)。

鄧小平之所以放棄這份還算不錯的工作,不再圓自己的求學(xué)夢(mèng),是為了追求一個(gè)更遠大的人生目標。在哈金森橡膠廠(chǎng)做工期間,他逐漸接受了革命思想,思想開(kāi)始發(fā)生變化。他后來(lái)回憶這一心路歷程時(shí)說(shuō):“從自己的勞動(dòng)生活中,在先進(jìn)同學(xué)的影響和幫助下,我的思想也開(kāi)始變化,開(kāi)始接觸一些馬克思主義的書(shū)籍,參加一些中國人和法國人的宣傳共產(chǎn)主義的集會(huì ),有了參加革命組織的要求和愿望!薄懊棵柯(tīng)到人與人相爭辯時(shí),我總是站在社會(huì )主義這邊的!薄拔覐膩(lái)就未受過(guò)其他思想的侵入,一直就是相當共產(chǎn)主義的!薄耙环矫娼邮芰艘稽c(diǎn)關(guān)于社會(huì )主義尤其是共產(chǎn)主義的知識,一方面又受了已覺(jué)悟的分子的宣傳,同時(shí)加上切身已受的痛苦,有了參加革命組織的要求和愿望!

1923年 6月 11日,鄧小平在巴黎正式加入旅歐中國共產(chǎn)主義青年團。他還參加了宣誓儀式。鄧小平的心里充滿(mǎn)了緊張、興奮。他描述當時(shí)只覺(jué)得頭腦嗡嗡作響,甚至能聽(tīng)到自己心臟怦怦跳動(dòng)的聲音。1980年 2月 5日,他在同胡耀邦、胡喬木等談話(huà)時(shí),對當年的場(chǎng)景依然記憶深刻:“我加入共青團時(shí),是和蔡大姐(指蔡暢)一起宣的誓,誓詞是事先背好的。入黨宣誓是一件很莊重的事,可以使人終生不忘!

1924年7月16日,旅歐中國共產(chǎn)主義青年團執委會(huì )開(kāi)會(huì )確定鄧小平、周唯真、余增生三人組成執委會(huì )的書(shū)記局,負責旅歐共青團的日常工作。根據中共中央有關(guān)規定,凡擔任旅歐共青團執委會(huì )領(lǐng)導成員,即自動(dòng)轉為中國共產(chǎn)黨黨員。也就是從這天起,鄧小平正式轉為中共旅歐支部的黨員。

鄧小平加入旅歐共青團時(shí),旅歐共青團共有成員80多名。鄧小平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時(shí),中共黨員全國只有數百名。同國民黨相比,這時(shí)的共產(chǎn)黨還是一個(gè)歷史很短、人數很少的政黨。多年后鄧小平回憶起當年的選擇,還感慨地說(shuō):“那個(gè)時(shí)候能夠加入共產(chǎn)黨就不容易,在那個(gè)時(shí)代,加入共產(chǎn)黨是多大的事呀!真正叫做把一切交給黨了!什么東西都交了!辈⒈硎咀约骸白詮18歲加入革命隊伍,就是想把革命干成功,沒(méi)有任何別的考慮,經(jīng)歷也是艱難的就是了”。

鄧小平熱情飽滿(mǎn)地為篤定的理想信念不斷奔走。他活躍的行動(dòng)逐漸引起了法國警方的注意。1926年1月8日,法國警方?jīng)Q定對鄧小平等人的住所進(jìn)行搜查,并驅逐鄧小平出境。但警方的搜查行動(dòng)最終撲了空。就在1月7日晚,鄧小平告別了生活 5年多的法國,與傅鐘等19人乘著(zhù)夜色掩護坐上火車(chē),悄然離開(kāi)了巴黎,途經(jīng)德國、波蘭赴蘇聯(lián)。

在蘇聯(lián):“我能留俄一天,便要努力研究一天”

鄧小平離法赴蘇是中共黨組織決定的。鑒于當時(shí)中國國內轟轟烈烈的大革命運動(dòng)的發(fā)展,中共旅歐支部決定選送一批干部先到莫斯科東方大學(xué)學(xué)習一段時(shí)間,然后再回國工作。1926年 1月 7日,旅歐共青團執委會(huì )發(fā)出的通告說(shuō):“赴俄同志二十人已決定今晚由巴黎起程,名單列下:傅鐘、鄧希賢、李俊哲……他們大約不久即可回到中國!

在莫斯科,鄧小平先在東方大學(xué)學(xué)習,不久便去中山大學(xué)學(xué)習,在那里度過(guò)了留蘇的大部分時(shí)間。

在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鄧小平的俄文名字叫多佐羅夫,學(xué)員證號碼為 233。

鄧小平在莫斯科的學(xué)習生活環(huán)境與他留法時(shí)期的拮據生活形成鮮明對比。對到蘇聯(lián)學(xué)習,鄧小平是非常珍視的。他在到莫斯科不久撰寫(xiě)的一份《自傳》中談到來(lái)蘇聯(lián)之前的認識水平:

我過(guò)去在西歐團體工作時(shí),每每感覺(jué)到能力的不足,以致往往發(fā)生錯誤,因此我便早有來(lái)俄學(xué)習的決心。不過(guò)因為經(jīng)濟的困難,使我不能如愿以?xún)敗,F在我來(lái)此了,我便要開(kāi)始學(xué)習活動(dòng)能力的工作。

來(lái)蘇聯(lián)后,鄧小平認識到革命理論的重要性,認識到遵守黨的紀律的重要性,更加堅定了為黨的事業(yè)獻身的決心。他在《來(lái)俄的志愿》中寫(xiě)道:

列寧說(shuō):“沒(méi)有革命的理論便沒(méi)有革命的行動(dòng);要有革命的行動(dòng),才能證驗出革命的理論!庇纱丝芍锩睦碚搶τ谖覀児伯a(chǎn)主義者是必須。所以,我能留俄一天,便要努力研究一天,務(wù)使自己對于共產(chǎn)主義有一個(gè)相當的認識。我還覺(jué)得我們東方的青年,自由意志頗為濃厚而且思想行動(dòng)亦難系統化,這實(shí)于我們將來(lái)的工作大有妨礙。所以,我來(lái)俄的志愿,尤其是要來(lái)受鐵的紀律的訓練,共產(chǎn)主義的洗禮,使我的思想行動(dòng)都成為一貫的共產(chǎn)主義化。

我來(lái)莫的時(shí)候,便已打定主意,更堅決地把我的身子交給我們的黨,交給本階級。從此以后,我愿意絕對地受黨的訓練,聽(tīng)黨的指揮,始終為無(wú)產(chǎn)階級的利益而爭斗。

留蘇學(xué)生的學(xué)習和工作是很緊張的。和鄧小平同班的國民黨留學(xué)生鄧文儀回憶,學(xué)生所要讀的功課與參加的活動(dòng)很繁重,“但精神很愉快,學(xué)生都很用功”。從當時(shí)鄧小平填寫(xiě)的莫斯科東方大學(xué)學(xué)員《每周活動(dòng)研究成績(jì)表》,可以看出他進(jìn)入莫斯科東方大學(xué)最初四天(1月 19日至 22日)的讀書(shū)學(xué)習情況:

十九日,上課八小時(shí);閱報或參考書(shū)半小時(shí);閱黨團出版物半小時(shí);與三人談話(huà)一小時(shí);填寫(xiě)黨團調查表二小時(shí),共十二小時(shí)。

二十日,上課六個(gè)半小時(shí);有組織的談話(huà)一個(gè)半小時(shí);校長(cháng)找去談話(huà)四小時(shí);散步四十五分鐘,共十二個(gè)小時(shí)零四十五分鐘。

二十一日,閱黨團出版物半小時(shí);談話(huà)一個(gè)半小時(shí);團體會(huì )議八個(gè)半小時(shí);洗澡一小時(shí);搬家二小時(shí),共十三個(gè)半小時(shí)。

二十二日,閱黨團出版物四十五分鐘;談話(huà)一小時(shí);團體會(huì )議六個(gè)半小時(shí);晚會(huì )四個(gè)半小時(shí);洗被四十五分鐘,共十三小時(shí)。

在十月革命的故鄉,鄧小平開(kāi)始了緊張忙碌的留學(xué)生活。他懷著(zhù)極大的興趣刻苦學(xué)習,在圖書(shū)館一坐就是很長(cháng)時(shí)間,比較全面系統地學(xué)習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基本觀(guān)點(diǎn)和其他知識。他后來(lái)說(shuō)過(guò),不管是來(lái)蘇聯(lián)之前還是離開(kāi)蘇聯(lián)之后,從未如此嚴格地學(xué)習過(guò)馬克思主義。俄羅斯學(xué)者潘佐夫等認為,在蘇聯(lián)留學(xué)期間,“鄧小平看到、讀到和學(xué)到的一切都影響著(zhù)鄧小平馬克思主義觀(guān)點(diǎn)的形成”。

在中山大學(xué),鄧小平開(kāi)始被分在第九班,后來(lái)又先后編入第一班、二班、十一班和第七班。其間他接受了嚴格的組織生活錘煉。他擔任中山大學(xué)第九班中共黨小組組長(cháng),對黨小組的工作非常熱心,“很少遲到”。這個(gè)黨小組是在 1926年2月組成的,共有黨員14人,其中正式黨員 4人,其余10人候補期已滿(mǎn),尚未轉正。青年團員6人。這個(gè)黨小組從成立到 6月上旬,一共開(kāi)過(guò)9次會(huì )議。每次會(huì )議,除黨員參加外,青年團員也都全體參加,“缺席者少極”,“到會(huì )者約有百分之九十八”。黨小組成員能夠遵守紀律,每次討論都很熱烈,特別是對“中國共產(chǎn)黨與國民黨”“第三國際擴大會(huì )議對于中國問(wèn)題的決議”以及“中國時(shí)事”等問(wèn)題的討論很感興趣。黨小組內的黨員與青年團員關(guān)系很密切,并注意積極發(fā)展他們入黨。

對自己這一時(shí)期的表現,鄧小平在1926年6月16日填寫(xiě)的一份《黨員批評計劃案》中,自我評價(jià)“一切行動(dòng)合乎黨員的身份,無(wú)非黨的傾向”;“守紀律”;“能切實(shí)執行”黨指定的工作;“能做宣傳及組織工作”。

旅歐期間,“為無(wú)產(chǎn)階級的利益而爭斗”

鄧小平曾在留蘇不久撰寫(xiě)的《自傳》中談到“來(lái)俄的志愿”中表示:“從此以后,我愿意絕對地受黨的訓練,聽(tīng)黨的指揮,始終為無(wú)產(chǎn)階級的利益而爭斗!笔聦(shí)上,自旅法期間加入旅歐中國共產(chǎn)主義青年團后,鄧小平一直在“為無(wú)產(chǎn)階級的利益而爭斗”。

鄧小平加入旅歐共青團后,一邊在工廠(chǎng)做工,一邊在旅歐青年團執行委員會(huì )(支部)擔任宣傳干事。1923年底因執委會(huì )書(shū)記部需要人手,他離開(kāi)工廠(chǎng)到書(shū)記部工作,參加編輯《少年》刊物!渡倌辍犯拿冻喙狻泛,他又參加編輯《赤光》。

《少年》和《赤光》是旅歐中國少年共產(chǎn)黨的機關(guān)刊物,在建黨建團的初期,都發(fā)揮了積極影響!冻喙狻酚芍芏鱽(lái)負責編輯、發(fā)行,并擔任主要撰稿人。與《少年》比較,《赤光》更具有戰斗性,因而在勤工儉學(xué)生、華工和各界華人中影響很大。旅歐華人盛贊《赤光》為“我們奮斗的先鋒”和“旅法華人的明星”。

無(wú)論在《少年》還是在《赤光》編輯部,鄧小平工作都兢兢業(yè)業(yè)。蔡暢后來(lái)回憶說(shuō):“《少年》刊物是輪流編輯,鄧小平、李大章同志刻蠟版,李富春同志發(fā)行。后來(lái)該刊物改名為《赤光》!薄班囆∑、李富春同志是白天做工,晚上搞黨的工作,而周恩來(lái)同志則全部脫產(chǎn)!编囆∑皆凇冻喙狻肪庉嫴控撠熆滔灠婧陀陀。他白天做工,下工后即趕到《赤光》編輯部工作。他的工作態(tài)度和工作成績(jì)給同志們留下深刻印象。有人回憶當時(shí)的鄧小平說(shuō):“幾乎我每次到書(shū)記局去,都親眼看見(jiàn)他正在搞刻蠟版、油印、裝訂工作,他的字既工整又美觀(guān),印刷清晰!绷碛腥嘶貞浾f(shuō):“《赤光》也是油印的,字跡清楚,裝訂簡(jiǎn)雅,是鄧小平同志負責,大家都稱(chēng)贊他是‘油印博士’!

同時(shí),鄧小平也拿起筆來(lái),經(jīng)常在《赤光》上撰文,比如他撰寫(xiě)了《請看反革命青年黨之大肆捏造》《請看帝國主義之陰謀》《請看〈先聲〉周報之第四批造謠的新聞》等。這些文章短小精悍、思想犀利、言辭活潑,批駁了國民黨右派,批駁了以曾琦、李璜為首的國家主義派標榜國家主義和全民政治、反對馬克思主義、破壞國共合作的反動(dòng)主張,揭露了帝國主義的陰謀。晚年鄧小平曾自謙地說(shuō)自己在《赤光》上寫(xiě)的不少文章,“根本說(shuō)不上思想,只不過(guò)就是要國民革命,同國民黨右派斗爭,同曾琦、李璜他們斗爭”。在中國共產(chǎn)黨的初創(chuàng )階段,這些文章確實(shí)起到了宣傳黨的正確主張、引導人們明辨是非的積極作用。

鄧小平全身心投入到黨團工作中。他積極地在勤工儉學(xué)生中開(kāi)展工作,迅速發(fā)展了一批勤工儉學(xué)生加入旅歐共青團組織。1925年,黨派鄧小平從巴黎到里昂擔任當地的中共旅歐支部負責人,領(lǐng)導里昂地區的黨團工作和華工運動(dòng)。6月至9月,鄧小平參與組織旅法華人聲援國內五卅反帝運動(dòng)的多次大規模示威和集會(huì )。在從事革命工作時(shí),他“自信對團體的工作是未嘗稍怠的”。

1925年夏,中共旅歐支部和共青團旅歐支部遭到嚴重破壞,危難之際,鄧小平與傅鐘、李卓然等從里昂回到巴黎,自動(dòng)接替了黨團組織的領(lǐng)導。他曾回憶說(shuō):

因在巴黎的負責同志為反帝國主義運動(dòng)而被驅逐,黨的書(shū)記蕭樸生同志曾來(lái)急信通告,并指定我為里昂——克魯梭一帶的特別委員,負責指導里昂——克魯梭一帶的一切工作。當時(shí),我們與巴黎的消息異常隔絕,只知道團體已無(wú)中央組織了,進(jìn)行必甚困難。同時(shí),又因其他同志的催促,我便決然辭工到巴黎為團體努力工作了。到巴黎后,樸生同志尚未被逐,于是商議組織臨時(shí)行動(dòng)委員會(huì ),不久便又改為非常執行委員會(huì ),我均被任為委員。

之后,鄧小平又相繼擔任中國共青團旅歐區臨時(shí)執行委員會(huì )委員、中國國民黨駐法總支部執行委員會(huì )監察委員。1925年8月 17日,他參加旅歐中國共產(chǎn)主義青年團第七次代表大會(huì )第一次執行委員會(huì )會(huì )議。會(huì )議決定鄧小平、傅鐘、施去病三人組成書(shū)記局。同年11月15日,鄧小平主持召開(kāi)會(huì )議,紀念被法國政府驅逐出境、回國途中病逝于海輪上的國民黨旅歐支部負責人王京歧。

鄧小平后來(lái)用“比較活躍”來(lái)說(shuō)明他當時(shí)從事黨的工作的狀態(tài)。法國警方根據掌握的情報,稱(chēng)鄧希賢“在中國共產(chǎn)黨人所組織各種會(huì )議上似乎都發(fā)了言,特別主張親近蘇聯(lián)政府。此外,鄧希賢還擁有很多共產(chǎn)黨的小冊子和報紙,并收到過(guò)許多寄自中國和蘇聯(lián)的來(lái)信”。法國警方的反應,也從反面映襯出鄧小平工作的出色。

留蘇期間,鄧小平同樣積極為黨的利益、黨的事業(yè)而爭斗,而努力。在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學(xué)習期間,他被編到人稱(chēng)“理論家班”的第七班。班里聚集了當時(shí)在校的國共兩黨黨員中有影響力的學(xué)員,中共方面有鄧小平、傅鐘、李卓然、左權、朱瑞等,國民黨方面有谷正綱、谷正鼎、康澤、鄧文儀、陳春圃、屈武等。據朱瑞回憶,“這是政治上最強,斗爭最劇烈,人才最集中的一個(gè)班”。國共雙方學(xué)生爭論的主要問(wèn)題是:新三民主義與共產(chǎn)主義的異同、中國革命的道路和前途、中國無(wú)產(chǎn)階級和資產(chǎn)階級的作用等。

當時(shí),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的情況比較復雜。聯(lián)共黨內路線(xiàn)斗爭十分激烈,各方面都有人在中山大學(xué)發(fā)表演講,宣傳自己的主張,以爭取中山大學(xué)學(xué)員的支持。在學(xué)員中,原來(lái)有一批是國民黨派來(lái)的。隨著(zhù)國內斗爭形勢的發(fā)展變化,國民黨派來(lái)的學(xué)員也產(chǎn)生了分化,有的站在國民黨左派一邊,有的站在國民黨右派一邊。共產(chǎn)黨員學(xué)員和國民黨右派學(xué)員之間,更是經(jīng)常發(fā)生激烈的辯論。鄧文儀回憶說(shuō):“在中山大學(xué)內的共黨秘密活動(dòng)與反共秘密斗爭就錯綜地不斷展開(kāi),其間曾發(fā)生很多激烈的場(chǎng)面!

鄧小平是經(jīng)常同國民黨右派學(xué)生激烈辯論者之一。他犀利的詞鋒、雄辯的口才是出了名的,有“小鋼炮”之稱(chēng)。他的女兒毛毛認為:

在這里,他和他的同志們與直接從國內來(lái)的國民黨人士共同學(xué)習、生活,使他們對國民黨各派有了更多更直接的了解,并與國民黨右派進(jìn)行了較量。這些,對于他回國以后進(jìn)行革命活動(dòng)和革命斗爭,奠定了更加充實(shí)的理論基礎和斗爭基礎。

歲月回響

1926年 11月,正在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學(xué)習的鄧小平突然接到了回國的通知。他服從組織決定,提前結束留蘇生活回國。

旅歐6年多,鄧小平從一個(gè)懷有“工業(yè)救國”單純理想的少年成長(cháng)為一個(gè)堅定信仰馬克思主義的共產(chǎn)黨人,從一名普通勤工儉學(xué)生成長(cháng)為一個(gè)成熟的職業(yè)革命者。1926年 11月 5日,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聯(lián)共(布)黨支部書(shū)記阿戈爾在鄧小平的鑒定中寫(xiě)道:“多佐羅夫同志是一個(gè)十分積極、精力充沛的黨員和共青團員(聯(lián)共〈布〉預備黨員)。他是該大學(xué)共青團委會(huì )的一名優(yōu)秀組織工作者,組織紀律性強,有克制能力,學(xué)習能力強,在團委會(huì )的組織工作中積累了豐富的經(jīng)驗,進(jìn)步很快。積極參加社會(huì )工作,同其他人保持同志關(guān)系。學(xué)習優(yōu)秀,黨性強(單獨開(kāi)展工作,單獨做國民黨黨員的工作,被指派做這項工作的都是最優(yōu)秀的黨員)!撏咀钸m合做組織工作!痹谂傻今T玉祥部工作的人員名冊上,中山大學(xué)給鄧小平的鑒定是:“非常積極,有能力,是一名優(yōu)秀的組織工作者。守紀律,沉著(zhù)堅定。學(xué)習優(yōu)秀。黨性強!

1926年底,鄧小平等離開(kāi)莫斯科啟程回國。他們先乘火車(chē)到蘇聯(lián)的烏金斯克,再換乘汽車(chē)去蒙古的庫倫(今烏蘭巴托)。

旅歐歲月,在鄧小平心中留下無(wú)法磨滅的印記,對他以后人生的潛在影響是巨大的。

比如生活習慣。鄧小平愛(ài)吃面包,愛(ài)吃土豆,愛(ài)吃奶酪,愛(ài)喝法國葡萄酒,愛(ài)喝咖啡,愛(ài)看足球。在法國勤工儉學(xué)時(shí),他就熱衷于看足球比賽。1974年4月,鄧小平作為中國代表團團長(cháng),赴美國紐約參加完第六屆聯(lián)大特別會(huì )議后抵達巴黎。在法國逗留期間,他讓使館工作人員幫助尋找當年和周恩來(lái)等人在巴黎從事革命活動(dòng)時(shí)的住所舊址(位于意大利廣場(chǎng)的一家小旅館)。他還請使館工作人員幫助到巴黎街頭購買(mǎi)咖啡、法式牛角面包和奶酪;貒,親自將牛角面包、奶酪分份,派人送給當年同在法國勤工儉學(xué)和參加革命活動(dòng)的周恩來(lái)、李富春、聶榮臻、蔡暢等人。

比如人際交往。旅法期間,鄧小平和周恩來(lái)、李富春、聶榮臻等人開(kāi)始了偉大的革命友誼。他們常常聚集在編輯部,交流思想,開(kāi)展工作。半個(gè)多世紀后,鄧小平在談到周恩來(lái)時(shí),仍深情地說(shuō):“我們認識很早,在法國勤工儉學(xué)時(shí)就住在一起。對我來(lái)說(shuō)他始終是一個(gè)兄長(cháng)。我們差不多同時(shí)期走上了革命的道路!绷籼K期間,鄧小平和蔣經(jīng)國有過(guò)一段不平凡的交往。晚年時(shí)期,鄧小平為解決臺灣問(wèn)題,通過(guò)多種渠道,多次向“我在莫斯科的同學(xué)”蔣經(jīng)國傳遞信息。比如,1985年9月20日,他在會(huì )見(jiàn)新加坡總理李光耀談到臺灣問(wèn)題時(shí)說(shuō):你下次見(jiàn)到他時(shí),請代為問(wèn)候。希望同學(xué)之間合作一下。在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期間,鄧小平結識了同學(xué)張錫媛。兩人同學(xué)不同班,相互很熟識,印象也很好。1927年秋,張錫媛回國并在武漢與鄧小平重逢。同學(xué)、同志兼戰友的關(guān)系為他們的戀愛(ài)和婚姻關(guān)系打下了牢固的基礎。1928年初,鄧小平和張錫媛結婚。兩年后,張錫媛因難產(chǎn)死于上海。

比如開(kāi)闊的眼界!拔幕蟾锩敝,當“四人幫”以風(fēng)慶輪事件攻擊周恩來(lái)、鄧小平引進(jìn)外國技術(shù)的正確觀(guān)點(diǎn)時(shí),鄧小平以自己少年出國的廣闊見(jiàn)識批駁目光狹隘、閉關(guān)鎖國的“四人幫”。以后他在多次談話(huà)中又提到圍繞風(fēng)慶輪與“四人幫”的斗爭,說(shuō):“20年代我出國就是坐的5萬(wàn)噸郵輪。風(fēng)慶輪1萬(wàn)噸還沒(méi)過(guò)關(guān)就吹起來(lái)了。江青責問(wèn)我,我就和她辯論!痹缒牮B成的開(kāi)闊視野及與之相應的思維方式,在鄧小平領(lǐng)導中國改革開(kāi)放實(shí)踐中,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

還比如思想影響。鄧小平留蘇期間,蘇聯(lián)還沒(méi)有建成社會(huì )主義體制,仍在實(shí)行新經(jīng)濟政策。鄧小平閱讀和摘抄了蘇聯(lián)領(lǐng)導人關(guān)于新經(jīng)濟政策的很多論述,其中包括布哈林的一段話(huà):新經(jīng)濟政策的意義在于我們利用了農民、小生產(chǎn)者甚至是資產(chǎn)階級元素的經(jīng)濟主動(dòng)權,允許私人積累,同時(shí)還讓他們在客觀(guān)上服務(wù)社會(huì )主義工業(yè)和整個(gè)經(jīng)濟……我們可以向所有的農民說(shuō):“富起來(lái)吧,積累財富,發(fā)展你們的經(jīng)濟!只有蠢人才會(huì )說(shuō)窮人是應該一直存在的。我們應該去追隨能夠消滅貧困的政策!边@些思想毫無(wú)疑問(wèn)影響了鄧小平一生。后來(lái)的研究者常探討鄧小平理論與新經(jīng)濟政策的內在聯(lián)系。鄧小平自己也對新經(jīng)濟政策有過(guò)評價(jià)。1985年8月28日, 他在會(huì )見(jiàn)津巴布韋非洲民族聯(lián)盟主席、政府總理穆加貝時(shí)說(shuō):“可能列寧的思路比較好,搞了個(gè)新經(jīng)濟政策!

歲月如歌。旅歐6年多的時(shí)光,決定了鄧小平一生的命運,也影響了中國的歷史進(jìn)程。

(來(lái)源:《黨史博采》2024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