惲代英與圖書(shū)館事業(yè)

作者: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1   
分享到 :

圖書(shū)館是傳承人類(lèi)文明、傳播知識信息、開(kāi)展社會(huì )教育的重要機構。革命先驅惲代英非常重視圖書(shū)館的職能作用,認為“圖書(shū)室是傳播文化的利器”,他不僅具有先進(jìn)的圖書(shū)館建設理念,而且積極投身實(shí)踐,為推動(dòng)中國近代圖書(shū)館事業(yè)發(fā)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打造家庭圖書(shū)室,將私人藏書(shū)對外開(kāi)放

惲代英出身書(shū)香門(mén)第,家中藏書(shū)豐富,自幼博覽群書(shū)、文筆出眾。在武昌中華大學(xué)讀書(shū)期間,惲代英廣泛閱讀中外書(shū)籍,常到文華公書(shū)林(圖書(shū)館)借閱圖書(shū),也曾到外語(yǔ)學(xué)校閱覽室參觀(guān)。這些新式圖書(shū)館開(kāi)放有序的管理方式使其深受啟發(fā),于是萌生了整理家藏的想法。1917年7月,惲代英與弟弟惲子強分工合作,利用暑假對家庭藏書(shū)進(jìn)行整理,并取名為智育社圖書(shū)室。

從智育社圖書(shū)室的建設中,惲代英摸索出一套個(gè)性化的圖書(shū)分類(lèi)和管理方式:一是自創(chuàng )分類(lèi)法,便于管理圖書(shū)。即在傳統經(jīng)史子集的四部分類(lèi)法基礎上予以拓展,以學(xué)科為主對書(shū)刊按照經(jīng)學(xué)、哲學(xué)、文學(xué)、科學(xué)、圖表、雜志等類(lèi)別進(jìn)行分類(lèi),再輔以數字順序、書(shū)名、冊數、作者、價(jià)格等基本信息。二是編制書(shū)名索引,便于查找。書(shū)目依據漢字筆畫(huà)順序排列,同類(lèi)圖書(shū)用順序號區分,方便書(shū)目查找。三是制定借閱規則,供他人借閱。四是加工圖書(shū),便于區分。每本圖書(shū)均蓋藏書(shū)章、粘貼標簽,用以區分非智育社圖書(shū)。智育社圖書(shū)室建成后,惲代英稱(chēng)之為“此事終今夏一大成績(jì)也!

智育社圖書(shū)室是惲代英精心打造的家庭圖書(shū)室,雖為家藏,但對外借閱,沖破了當時(shí)私人圖書(shū)“藏而不宣”的傳統思想禁錮,開(kāi)放藏書(shū),傳播文化,極具先進(jìn)性。在圖書(shū)整理中,他摸索出一套目錄編制、圖書(shū)分類(lèi)、標簽粘貼的清書(shū)流程,分門(mén)別類(lèi)、有序規范,極具獲得感。至此,惲代英每到一處,就想著(zhù)開(kāi)辦圖書(shū)館。

創(chuàng )建社團圖書(shū)室,學(xué)習和宣傳新思想新文化

20世紀初,在新文化運動(dòng)影響下,先進(jìn)的知識分子紛紛通過(guò)組建社團的方式探尋救國救民的道路。1917年10月,惲代英發(fā)起創(chuàng )建了進(jìn)步社團互助社,在青年中開(kāi)展互助實(shí)踐活動(dòng),后又倡議在互助社宿舍中建立圖書(shū)室,購置書(shū)報。

1918年6月,互助社創(chuàng )辦的啟智圖書(shū)室在中華大學(xué)校門(mén)口正式開(kāi)放。惲代英主張“設公共圖書(shū)館以交換所有書(shū)籍,并公之大眾”,號召社員捐書(shū)寄存,供人借閱,初具“知識共享”的先進(jìn)理念。他身體力行捐贈智育社圖書(shū)室藏書(shū),允許外校學(xué)生借閱書(shū)刊。在藏書(shū)方面,惲代英認為相比于大部頭的舊書(shū),最近出版的雜志和新書(shū)更為重要,他用自己寫(xiě)作換取的書(shū)券購買(mǎi)最新的書(shū)刊放置其中。在管理方面,啟智圖書(shū)室定制了專(zhuān)用書(shū)架,編制圖書(shū)分類(lèi)目錄,圖書(shū)外借記錄登記造冊,個(gè)人寄存以供閱覽的圖書(shū)加上特別標記,以便他日歸還書(shū)主。在服務(wù)方面,內容和形式都有所創(chuàng )新,設立了書(shū)報代售處,推廣《新青年》《新潮》《新教育》《新中國》等進(jìn)步書(shū)刊,兼具書(shū)店的功能。啟智圖書(shū)室規范管理,秩序井然,學(xué)生樂(lè )于在此讀書(shū)自學(xué),新文化報刊更是吸引青年學(xué)生來(lái)此借閱,從門(mén)可羅雀到門(mén)庭若市,深受歡迎。惲代英在日記中提到:“即如本校的文化啟智圖書(shū)室是個(gè)很大的幫助,許多人都承認他!

在啟智圖書(shū)室的帶動(dòng)和影響下,上海同濟醫工專(zhuān)門(mén)學(xué)校的學(xué)生將私人書(shū)籍陳列在一起,供人閱覽,后逐步演變?yōu)橥瑵髮W(xué)圖書(shū)館。此外,武昌的啟黃中學(xué)建立了啟黃圖書(shū)館,漢口商人建立了書(shū)報閱覽室,大大推動(dòng)了武漢地區新文化的傳播和圖書(shū)館事業(yè)的發(fā)展。

經(jīng)營(yíng)圖書(shū)館式的書(shū)店,推動(dòng)馬克思主義的傳播

1919年五四運動(dòng)的浪潮席卷全國,6月,全國學(xué)生聯(lián)合會(huì )在上海建立,惲代英起草了《武漢學(xué)生聯(lián)合會(huì )提出對于全國學(xué)生聯(lián)合會(huì )意見(jiàn)書(shū)》,基于互助社和啟智圖書(shū)室取得的成效和經(jīng)驗,明確提出“會(huì )所應設圖書(shū)室”,幫助青年學(xué)生了解世界新知識和新潮流。在意見(jiàn)書(shū)中,惲代英制定了藏書(shū)規劃,指出購書(shū)款應由會(huì )費支付;圖書(shū)選購要圍繞學(xué)生的需要,購置最新的書(shū)刊、新舊圖書(shū)、重要的參考書(shū);國內出版的雜志報紙應全部購買(mǎi),國外出版的及其他新舊報刊,可按需購買(mǎi)、擇優(yōu)購買(mǎi);號召捐贈圖書(shū),充實(shí)藏書(shū)。五四運動(dòng)時(shí)期,惲代英追求書(shū)刊內容的先進(jìn)性,認識到進(jìn)步書(shū)刊是傳播新思想新文化的重要手段,圖書(shū)館可以為青年學(xué)生提供學(xué)習和交流的空間,這些辦館理念在之后利群書(shū)社的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中不斷得以實(shí)踐、逐步完善。

1920年2月,惲代英、林育南等創(chuàng )辦了利群書(shū)社,用以宣傳馬克思主義。這是一個(gè)兼具書(shū)店和圖書(shū)館特征的“文化運動(dòng)場(chǎng)所”,“不在營(yíng)業(yè),在于介紹文化”。書(shū)社依照圖書(shū)館模式,報刊開(kāi)架陳列,學(xué)生可以自由翻閱和購買(mǎi),“不買(mǎi)的人,盡可以在營(yíng)業(yè)的地方觀(guān)覽,算兼辦了圖書(shū)館一樣”。利群書(shū)社書(shū)刊采購不以銷(xiāo)售多寡作標準,堅持“人無(wú)我有,人有我優(yōu)”的差異化原則,主要售賣(mài)別處不易買(mǎi)到的、宣傳新思想的書(shū)刊,包括《共產(chǎn)黨宣言》《資本論入門(mén)》等馬克思主義經(jīng)典著(zhù)作,《新青年》《新潮》等多種新文化報刊,借此凝聚起了武漢大批愛(ài)國青年。董必武、陳潭秋、施洋等都曾是書(shū)社?,這里成為早期傳播馬克思主義和新文化的基地。

在利群書(shū)社的影響下,毛澤東在湖南長(cháng)沙建立文化書(shū)社,隨后南昌、重慶、開(kāi)封等地也紛紛建立書(shū)社,極大推動(dòng)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1921年6月,利群書(shū)社在軍閥混戰中被毀,1985年恢復重建,至今依然發(fā)揮著(zhù)傳播文化的作用。

革新學(xué)校圖書(shū)館,服務(wù)師生和教學(xué)工作

惲代英長(cháng)期從事教育工作,高度重視圖書(shū)館在教學(xué)和研究中的重要作用與社會(huì )價(jià)值。1921年10月,惲代英應盧作孚邀請去四川瀘州川南師范擔任教務(wù)主任,致力于教學(xué)改革,革新圖書(shū)館也是重要一環(huán)。當時(shí)的川南師范圖書(shū)館陳舊封閉,重藏輕用。惲代英銳意改革,一是開(kāi)放圖書(shū)館,新報刊實(shí)施開(kāi)架閱覽,圖書(shū)允許外借,打破對小說(shuō)的偏見(jiàn),允許學(xué)生借閱。二是補充館藏,申請經(jīng)費支持。1922年,惲代英利用暑假專(zhuān)程趕赴上海為學(xué)校購置圖書(shū)、教材和儀器。川南師范圖書(shū)館從封閉到開(kāi)放,從存古到知新,文化氛圍煥然一新。

惲代英走上革命道路之后依然關(guān)注圖書(shū)館事業(yè)。北伐戰爭期間,惲代英到中央軍事政治學(xué)校武漢分校擔任政治總教官,邀請魏以新?lián)卧撔5膱D書(shū)館總管理員。惲代英給予購書(shū)經(jīng)費并親自擬定采購書(shū)單,使館內藏書(shū)應有盡有、門(mén)類(lèi)齊全,包含政治、經(jīng)濟、歷史、哲學(xué)等不同學(xué)科,到訪(fǎng)的知識分子和政治教官對藏書(shū)質(zhì)量給予充分肯定,也受到學(xué)校師生歡迎,圖書(shū)館座無(wú)虛席。按照惲代英的要求,圖書(shū)館鉛印圖書(shū)目錄、定制文華公書(shū)林尺寸的標準書(shū)架、采用最新的杜式(定友)圖書(shū)分類(lèi)法,這些做法堪稱(chēng)“專(zhuān)業(yè)”。在武漢時(shí)局動(dòng)蕩之時(shí),他還特意叮囑將全部圖書(shū)以及書(shū)架等家具登記造冊移交湖北省立圖書(shū)館。該校圖書(shū)館與時(shí)俱進(jìn)、科學(xué)管理、注重保存,這些專(zhuān)業(yè)的做法很有先進(jìn)性。

共建公共圖書(shū)館,推進(jìn)社會(huì )文化教育

惲代英一直致力于社會(huì )教育事業(yè),希望普及教育,振興中華。1920年4月,惲代英推動(dòng)成立了湖北平民教育社,并在起草的簡(jiǎn)章中提出建立“平民圖書(shū)館”“平民閱報處”。他認為建設圖書(shū)館、閱報處等公共文化服務(wù)機構對教育民眾、開(kāi)啟民智尤為重要。

在瀘州川南師范任教期間,除革新校務(wù)外,惲代英還致力于推進(jìn)社會(huì )教育活動(dòng),積極創(chuàng )造條件,將建設“平民圖書(shū)館”的理念付諸實(shí)踐。1921年,為更好宣傳新文化和革命思想,在盧作孚的支持下,惲代英和蕭楚女在瀘州城內治平寺建立了報刊閱覽室,俗稱(chēng)白塔寺圖書(shū)館,即瀘州早期的公共圖書(shū)館。該圖書(shū)館是由寺內的大雄寶殿改建而成,一層為閱覽室和借書(shū)處,二層為講演廳及書(shū)店,每年約有1200銀元作為常年經(jīng)費,通過(guò)募捐購置了價(jià)值3000銀元的圖書(shū)。惲代英號召有識之士捐贈私人藏書(shū),朱德將駐防瀘州五年的個(gè)人藏書(shū)均捐贈給該館。經(jīng)多方努力,白塔寺圖書(shū)館藏書(shū)達10余萬(wàn)冊,類(lèi)型多樣、中外兼有,館藏中外文的科學(xué)讀物、馬列書(shū)籍、進(jìn)步報刊等。在當時(shí)閉塞的川南地區,白塔寺圖書(shū)館對推動(dòng)瀘州文化發(fā)展、傳播新思想發(fā)揮了重要作用。

惲代英熱心倡導圖書(shū)館事業(yè),一生中參與創(chuàng )建了多種類(lèi)型的圖書(shū)館,廣泛服務(wù)于文化傳播和革命運動(dòng)。他將自身對于圖書(shū)館建設的獨到見(jiàn)解和先進(jìn)理念不斷付諸實(shí)踐,有效推動(dòng)了圖書(shū)館的改革與發(fā)展,成為近代中國圖書(shū)館事業(yè)的重要開(kāi)拓者。

來(lái)源:《學(xué)習時(shí)報》2024年6月21日第1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