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植中華 以身許國

鄧稼先的抉擇

作者: 張文良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1   
分享到 :

“兩彈一星”元勛鄧稼先。

1979年,尋回未爆的核武器彈頭后,鄧稼先(左)與同事合影于新疆核試驗基地的戈壁灘。

鄧稼先一家人合影。 資料圖片

他,出身書(shū)香門(mén)第,畢業(yè)于西南聯(lián)大,后來(lái)赴美留學(xué),僅用22個(gè)月就獲得了博士學(xué)位。

他,有一位賢惠的妻子,一雙可愛(ài)的兒女。他的人生道路本來(lái)輕松平坦,然而為了報效祖國,他毅然放棄海外優(yōu)越的條件回到祖國,繼而為了完成使命,隱姓埋名28年。他把全部才智和精力,都貢獻于深?lèi)?ài)的祖國。

他就是兩彈一星元勛——鄧稼先。

今年6月25日是鄧稼先百年誕辰。他用自己的一生詮釋了忠于祖國、甘于奉獻、艱苦奮斗、勇于擔當、不計名利、真誠樸素的愛(ài)國精神。

為國學(xué),為國歸

1924年6月25日,鄧稼先出生于安徽懷寧縣。父親鄧以蟄,曾擔任清華大學(xué)、北京大學(xué)等校哲學(xué)系教授。

當年,父親鄧以蟄為兒子取名“稼先”,意味深長(cháng)!墩f(shuō)文》中說(shuō):稼,禾之秀實(shí)為稼,莖節為禾!凹谙取,預示著(zhù)父輩希望這位鄧家后代根植于中華大地,早早地秀實(shí)和成熟,成為造福民眾的滄海之一粟。

5歲起,鄧稼先就跟著(zhù)父親在北平讀小學(xué)。后來(lái)他考入北平崇德中學(xué)。

盧溝橋事變后,正在讀高中的鄧稼先怒不可遏,將日本國旗扯碎,踩到腳下。父親擔心鄧稼先遭到迫害,安排他前往昆明,鄧稼先牢記父親“學(xué)科學(xué)對國家有用”的囑托,立志科學(xué)報國。

1941年,鄧稼先考入西南聯(lián)合大學(xué)物理系。人杰輩出的西南聯(lián)大物理系,培養出了楊振寧、李政道、鄧稼先、朱光亞、郭永懷、錢(qián)三強等學(xué)生。楊振寧和李政道在1957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xué)獎,鄧稼先、朱光亞、郭永懷、錢(qián)三強后來(lái)成為“兩彈一星”元勛。

抗戰勝利后,鄧稼先受聘任北京大學(xué)物理系助教,同時(shí)勤奮學(xué)習,著(zhù)手赴美留學(xué)考試。

這段時(shí)間,他遇到了生命中重要的兩個(gè)人。一位是北大醫學(xué)院學(xué)生許鹿希,在許鹿希從醫學(xué)院畢業(yè)后,兩人結為夫妻,相伴終生。另一位是物理系學(xué)生于敏,兩人邂逅在北大校園,相見(jiàn)恨晚,一見(jiàn)如故。時(shí)隔二十年之后,兩人再度相逢,將攜手干出一番大事業(yè)。

1948年10月,為實(shí)現科技強國的夙愿,24歲的鄧稼先赴美國普渡大學(xué)物理系深造。他表示:“將來(lái)祖國建設需要人才,我學(xué)成一定回來(lái)!

在普渡大學(xué)研究生院,鄧稼先學(xué)習十分刻苦。他到美國學(xué)習不到兩年,因為成績(jì)突出,很快修滿(mǎn)學(xué)分并通過(guò)博士論文答辯。此時(shí)他只有26歲,人稱(chēng)“娃娃博士”。

當時(shí),美國政府打算用更好的科研條件、生活條件把鄧稼先留在美國,他的老師也希望他留在美國或去英國深造,同校好友也挽留他,但鄧稼先都婉言謝絕了。

新中國成立了,祖國在召喚海外游子,回國建設家園。

鄧稼先在獲得博士學(xué)位9天后,即立即登上歸國的輪船,迫不及待踏上回國的征程。

領(lǐng)受任務(wù),義無(wú)反顧

1950年10月,鄧稼先放棄了優(yōu)越的工作條件和生活環(huán)境,回到了當時(shí)一窮二白的祖國。

一到北京,他就同他的老師王淦昌教授以及彭桓武教授投入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的建設,開(kāi)創(chuàng )了中國原子核物理理論研究工作的嶄新局面。

1956年,鄧稼先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

為應對大國核威懾,1955年,中國決定發(fā)展原子能事業(yè)、研制原子彈。1958年2月11日,具體領(lǐng)導中國核工業(yè)發(fā)展與核武器制造的二機部成立,錢(qián)三強任副部長(cháng)。

1958年8月的一天,錢(qián)三強點(diǎn)名鄧稼先去辦公室,問(wèn)他:“國家要放一個(gè)‘大炮仗’,調你去做這項工作,怎樣?”

鄧稼先沒(méi)有猶豫,立即同意了。34歲的他可能還沒(méi)意識到,這對自己以后的人生會(huì )產(chǎn)生多么大的影響。

回到家里,鄧稼先對妻子許鹿希說(shuō):“我要調動(dòng)工作了!逼拮訂(wèn)調到哪里?他說(shuō)不知道。妻子又問(wèn)干什么工作?他回答,不知道,也不能說(shuō)。妻子又說(shuō)那你到了新的工作地方,給我來(lái)信,告訴我你的信箱。他說(shuō),大概也不行。妻子很疑惑,怎么什么都不能說(shuō)?鄧稼先沉默了一會(huì ),淡然說(shuō)道:“我今后恐怕照顧不了這個(gè)家了,得全靠你了!币粫(huì )兒,他又用堅定的語(yǔ)氣說(shuō):“我的生命就獻給未來(lái)的工作了。做好這件事,我的一生就過(guò)得很有意義,為了它死也值得!”

當時(shí)許鹿希才30歲,她不僅要帶兩個(gè)孩子,還要照顧長(cháng)輩。她雖然猜不出鄧稼先要去干什么,但她懂得,肯定是去做與國家利益有關(guān)的大事。她告訴丈夫:“放心吧,我是支持你的!

與妻子交代完,鄧稼先就義無(wú)反顧踏上了漫漫征途。妻子對他的工作一無(wú)所知,只知道他常年在外奔波,很久才回家一次。

干驚天動(dòng)地事,做隱姓埋名人

對于當時(shí)中國來(lái)說(shuō),制造原子彈太難了。技術(shù)儲備嚴重不足,專(zhuān)家和學(xué)生都缺。雖然當時(shí)已經(jīng)調集了全國的精英專(zhuān)家,然而從一無(wú)所有開(kāi)始制造原子彈,難度可見(jiàn)一斑。

1959年6月,中國決定自力更生、自主研發(fā)原子彈。為了永遠牢記這一天,這項工程有了它自己的獨有代號:“596”。參與研制原子彈的科研人員憋著(zhù)一口氣,眾志成城,一定要早日研制成功,為中國人爭口氣!

當時(shí),作為核武器研究所理論部主任和中國原子彈理論設計的總負責人,鄧稼先率領(lǐng)28位平均年齡只有23歲的新畢業(yè)的大學(xué)生,開(kāi)始了向神秘的原子王國進(jìn)軍。在沒(méi)有資料、缺乏試驗條件的情況下,他帶領(lǐng)大家刻苦學(xué)習理論,靠自己的力量搞尖端科學(xué)研究。

鄧稼先一方面辦起“原子理論掃盲班”,親自講課、輔導并組織翻譯、學(xué)習外文資料,一方面思考原子彈研制的主攻方向。他經(jīng)過(guò)一段時(shí)間的認真分析,決定選擇中子物理、流體力學(xué)和高溫高壓下的物質(zhì)性質(zhì)三個(gè)方面作為主攻方向,這意味著(zhù)鄧稼先和他的團隊,要采用最原始的計算方法,向當時(shí)世界尖端科技進(jìn)軍。

他們用算盤(pán)這樣簡(jiǎn)單的工具進(jìn)行相關(guān)的數學(xué)計算,其繁重程度可想而知。為了演算一個(gè)數據,一日三班倒。算一次,要一個(gè)多月,算9次,要花費一年多時(shí)間,常常是工作到天亮。

作為理論部負責人,鄧稼先跟班指導年輕人運算。每當過(guò)度疲勞,思維中斷時(shí),他都著(zhù)急地說(shuō):“唉,一個(gè)太陽(yáng)不夠用呀!”意思是說(shuō),要把一天時(shí)間當兩天用。

鄧稼先等人用嚴謹的計算推翻了蘇聯(lián)專(zhuān)家原有結論,從而解決了關(guān)系中國原子彈試驗成敗的關(guān)鍵性難題。鄧稼先選對了主攻方向,這是他對我國原子彈理論設計工作做出的重要貢獻。

1962年底,鄧稼先領(lǐng)導起草了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的理論方案,并參與指導核試驗前的爆轟模擬試驗。他經(jīng)常深入實(shí)驗現場(chǎng),與實(shí)驗人員研討實(shí)驗方案和測試結果,指導理論部工作人員做好實(shí)驗預估和結果分析。

1964年10月16日,新疆羅布泊核試驗基地,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

來(lái)不及慶功和休整,鄧稼先又全身心投入到氫彈的研究中。團隊的不懈努力和艱苦探索,形成了有充分論證根據的氫彈設計方案——以鄧稼先和于敏姓名命名的“鄧—于理論方案”。為驗證理論,1965年進(jìn)行了一次、1966年進(jìn)行了三次核爆實(shí)驗,充分證明了理論方案的正確性。

1967年6月17日,中國第一顆氫彈核爆炸成功。中國成為全世界第四個(gè)擁有氫彈的國家。

從原子彈到氫彈,美國用了7年零4個(gè)月,蘇聯(lián)用了4年,英國用了4年零7個(gè)月,法國用了8年零6個(gè)月,中國用了2年零8個(gè)月。2年零8個(gè)月創(chuàng )造了“世界之最”,凝聚著(zhù)成千上萬(wàn)人的努力!

1972年以后,鄧稼先先后擔任了核武器研究院副院長(cháng)和院長(cháng),肩負重任,他不辱使命。

為了和平,死而無(wú)憾

在我國進(jìn)行的45次核試驗中,鄧稼先32次親歷現場(chǎng),15次擔任現場(chǎng)總指揮。

1979年9月,一次氫彈空投試驗,出現意外,降落傘沒(méi)有打開(kāi),氫彈直接從高空摔到了地上。指揮部立即派出100多名防化兵去尋找,因為沒(méi)有準確的定點(diǎn),在戈壁灘上找了許久都沒(méi)能找到。

一顆氫彈躺在中國大地上,一旦發(fā)生事故,后果不堪設想。鄧稼先心急如焚,他要跟著(zhù)防化兵一起去尋找;氐念I(lǐng)導立即攔住了他,厲聲說(shuō)道:“老鄧你不能走,你不能去!”鄧稼先說(shuō):“誰(shuí)也別去,我去。你們去了也找不到,白受污染!”

他沖進(jìn)試驗場(chǎng),希望第一時(shí)間找到原因。他明白彈頭里裝的钚239的輻射有多厲害。終于搜尋到蹤跡后,他直接上前,用自己的雙手,把碎彈從彈坑中捧了起來(lái)……

回來(lái)之后,他說(shuō)了一句話(huà):平安無(wú)事。

鄧稼先因此遭到了致命的核輻射。在離開(kāi)事故現場(chǎng)前,一向不拍工作照的他,卻拉著(zhù)同事合影留了念……

鄧稼先為了祖國和人民的利益鞠躬盡瘁,在生活上卻從無(wú)要求。他每天騎著(zhù)自行車(chē)上下班,單位配備的專(zhuān)車(chē),除了工作需要,從不使用。單位分給他新的住房,他堅持不搬,一直住在60多平方米的老舊公寓里。簡(jiǎn)樸的作風(fēng),直接影響了他的家人。

作為父親,鄧稼先非常寵愛(ài)孩子,視孩子如掌上明珠,但是在一些問(wèn)題上他卻很?chē)栏。女兒鄧志典還不到15歲時(shí),就去了內蒙古建設兵團勞動(dòng),在一家工廠(chǎng)當工人,一干就是4年。以鄧稼先的“國寶”身份,可以有很多辦法把女兒接回來(lái),但他沒(méi)有這樣做,鄧志典是研究所中最后一個(gè)按政策回到北京的。

1986年,鄧稼先患癌住院,體內大面積溶血性出血。住院期間,他的好友楊振寧來(lái)探望時(shí)曾問(wèn)他:“研究原子彈,國家究竟給了你多少獎金?”鄧稼先回答:“原子彈10元,氫彈10元!碑斈暝訌棻ǔ晒,國家給的獎金是1萬(wàn)元,加上單位拿出的十幾萬(wàn)元,最終按10元、5元、3元三個(gè)檔次,分別發(fā)給當時(shí)從事研制的科研人員。鄧稼先拿的是第一檔獎金,10元!

鄧稼先住院363天,動(dòng)了3次手術(shù),一直疼痛不止。止痛針從每天一打,后來(lái)發(fā)展到一小時(shí)一打。即使這樣,占據鄧稼先腦海的仍然是中國的核事業(yè)。他忍著(zhù)病痛和核物理學(xué)家于敏共同撰寫(xiě)了《中國核武器發(fā)展規劃建議書(shū)》。寫(xiě)完這封建議書(shū)之后,他說(shuō)了四個(gè)字:“死而無(wú)憾!”

1986年7月29日,積勞成疾的鄧稼先被癌癥奪去生命。他臨終前再三叮嚀:“不要讓人家把我們落得太遠……”

鄧稼先曾對妻子說(shuō)過(guò):“我不愛(ài)武器,我愛(ài)和平,但為了和平,我們需要武器。假如生命終結后可以再生,那么,我仍選擇中國,選擇核事業(yè)!币苍S這就是他一生的寫(xiě)照吧。

(作者單位: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

來(lái)源:《中國紀檢監察報》2024年6月21日第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