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整風(fēng)運動(dòng)中黨的紀律教育

作者:呂惠東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9    來(lái)源:光明日報
分享到 :

嚴明的紀律是中國共產(chǎn)黨的一大優(yōu)勢,黨的紀律建設是黨的建設的重要方面,在黨內集中教育中進(jìn)行黨的紀律教育是延安整風(fēng)的一個(gè)特色。延安整風(fēng)把黨的紀律建設和紀律教育作為重要內容來(lái)抓,提高了黨員的紀律意識,增強了全黨的組織紀律性,在黨的紀律建設史和黨性教育史上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把紀律教育作為整風(fēng)的一項重要任務(wù)

在整風(fēng)運動(dòng)中,毛澤東同志提出要用紀律來(lái)整頓黨的作風(fēng),改進(jìn)黨的工作。他把紀律比喻為“霸道”和“金箍”!鞍缘馈本褪羌o律要有剛性的約束和執行。1941年9月,他在《反對主觀(guān)主義和宗派主義》中指出:“路線(xiàn)是‘王道’,紀律是‘霸道’,這兩者都不可少!(《毛澤東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4頁(yè))這既強調要通過(guò)政治路線(xiàn)的正確性、政治立場(chǎng)的正義性,形成感染力和號召力,使人心悅誠服,又強調紀律執行要體現剛性和力度!敖鸸俊本褪菍O悟空頭上約束他自由行為的法器,犯了錯誤就要受到批評和懲罰。1942年4月,毛澤東同志在中央學(xué)習組會(huì )議上做的《關(guān)于整頓三風(fēng)》的報告中指出:“黨員有服從黨的決定的義務(wù)……身為黨員,鐵的紀律就非執行不可。孫行者頭上套的箍是金的,列寧論共產(chǎn)黨的紀律說(shuō)紀律是鐵的,比孫行者的金箍還厲害,還硬!(《毛澤東文集》第2卷,第416頁(yè))毛澤東同志用這兩個(gè)比喻生動(dòng)地說(shuō)明了嚴肅的紀律對整肅黨風(fēng)的重要作用,也增強了黨員對紀律的認識。

當時(shí)黨內的無(wú)組織無(wú)紀律現象主要表現為宗派主義。宗派主義只顧局部利益,不顧全體利益,背離黨的民主集中制,是一種典型的違背黨的組織紀律的表現。毛澤東同志特別指出,“宗派主義是排擠非黨干部的一種風(fēng)氣,即排外主義。同時(shí)也排內。鬧獨立性、不服從決議、沒(méi)有紀律的現象,必須整頓”(《毛澤東文集》第2卷,第374頁(yè))。宗派主義的首要表現就是鬧獨立性,“他們不懂得黨的民主集中制,他們不知道共產(chǎn)黨不但要民主,尤其要集中。他們忘記了少數服從多數,下級服從上級,局部服從全體,全黨服從中央的民主集中制”。因此,必須預防并消除這些錯誤傾向,“要提倡顧全大局。每一個(gè)黨員,每一種局部工作,每一項言論或行動(dòng),都必須以全黨利益為出發(fā)點(diǎn),絕對不許可違反這個(gè)原則”(《毛澤東選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821頁(yè))。毛澤東同志強調這是最基本和最重要的組織紀律。延安整風(fēng)還通過(guò)紀律教育,有效去除了黨內存在的其他錯誤傾向,如把個(gè)人放在第一位,把黨放在第二位,鬧名譽(yù),鬧地位,鬧出風(fēng)頭。拉攏一些人,排擠一些人,在同志中吹吹拍拍,拉拉扯扯,把資產(chǎn)階級政黨的庸俗作風(fēng)搬進(jìn)共產(chǎn)黨里來(lái)。這種非無(wú)產(chǎn)階級的無(wú)組織無(wú)紀律現象,違背黨的民主集中制原則。毛澤東同志要求全黨一定要注意這個(gè)問(wèn)題,“一定要建設一個(gè)集中的統一的黨,一切無(wú)原則的派別斗爭,都要清除干凈。要使我們全黨的步調整齊一致,為一個(gè)共同目標而奮斗,我們一定要反對個(gè)人主義和宗派主義”(《毛澤東選集》第3卷,第822頁(yè))。通過(guò)整風(fēng)中的紀律教育,有效清理了黨內存在的宗派主義、個(gè)人主義、鬧獨立性等行為,嚴肅了黨的紀律,增強了黨組織的團結。

把遵守黨紀作為增強黨性的重要內容

黨性是一個(gè)政黨固有的本性,是政黨階級性最高和最集中的表現。延安時(shí)期是中國共產(chǎn)黨的黨性觀(guān)全面建構和黨性教育集中開(kāi)展的時(shí)期,劉少奇同志將“遵守紀律”作為共產(chǎn)黨員八個(gè)方面的修養之一,強調黨員“要有堅持黨內團結、進(jìn)行批評和自我批評、遵守紀律的修養”(《劉少奇選集》上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09頁(yè))。在整風(fēng)運動(dòng)中,黨將紀律建設和紀律教育作為基本的黨性?xún)热輥?lái)強調。在《反對黨內各種不良傾向》一文中,劉少奇同志進(jìn)一步明確了紀律性在黨性中的具體要求,指出:“共產(chǎn)黨員的黨性,不只表現在他有最高的最明確的原則性上,而且表現在他有最高的組織性與紀律性上!h員的一切思想、言論、行動(dòng),都應該是有原則的、有組織的、有紀律的”(《劉少奇論黨的建設》,中央文獻出版社1991年版,第302頁(yè))?梢(jiàn),以加強黨的紀律建設為抓手,增強無(wú)產(chǎn)階級政黨的黨性,即增強全體黨員的政治性、思想性、組織性和紀律性,進(jìn)而團結和鞏固全黨,成為延安整風(fēng)中黨性教育的重要內容。

1941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通過(guò)了《中共中央關(guān)于增強黨性的決定》,強調增強黨性的目的是使黨成為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完全鞏固的布爾什維克的黨,“把個(gè)人利益服從于全黨的利益,把個(gè)別黨的組成部分的利益服從于全黨的利益,使全黨能夠團結得像一個(gè)人一樣”(《建黨以來(lái)重要文獻選編[1921—1949]》第18冊,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年版,第443頁(yè))。這也充分體現了紀律建設中政治紀律和組織紀律的要求!稕Q定》具體指出了存在于黨內的與黨性不相容的錯誤傾向,提出了糾正違反黨性原則的若干要求,并重點(diǎn)突出紀律性的要求。包括:在黨內更加強調全黨的統一性、集中性和服從中央領(lǐng)導的重要性;嚴格檢查黨的決定的執行情況,肅清兩面性現象;糾正、教育、挽救、團結犯錯誤的干部,“對于屢說(shuō)不改者,必須及時(shí)預防,加以紀律制裁”;“要在全黨加強紀律的教育,因為統一紀律,是革命勝利的必要條件。要嚴格遵守個(gè)人服從組織,少數服從多數,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的基本原則。無(wú)論是普通黨員和干部黨員,都必須如此”(《建黨以來(lái)重要文獻選編〔1921—1949〕》第18冊,第445頁(yè))!稕Q定》從增強黨員黨性,維護黨的團結的目的出發(fā),突出紀律意識在黨性修養中的重要地位,加強了對黨員干部的紀律教育和紀律約束,鞏固了黨的組織,加強了黨的團結,維護了黨的集中統一。

《關(guān)于若干歷史問(wèn)題的決議》對黨的紀律建設經(jīng)驗教訓的總結

在延安整風(fēng)運動(dòng)的收官階段,中國共產(chǎn)黨舉行了擴大的六屆七中全會(huì ),全會(huì )主要的內容和最重要的成果,是原則通過(guò)了《關(guān)于若干歷史問(wèn)題的決議》!稕Q議》總結建黨以來(lái),特別是六屆四中全會(huì )至遵義會(huì )議這一時(shí)期黨的歷史及其基本經(jīng)驗教訓,高度評價(jià)了毛澤東同志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解決中國革命問(wèn)題的杰出貢獻,肯定了確立毛澤東同志在全黨的領(lǐng)導地位的重大意義。

《決議》對黨的歷史上的“左”傾錯誤進(jìn)行了批判,也對黨的紀律建設曾經(jīng)經(jīng)歷的嚴重挫折進(jìn)行了深刻反思,指出在第三次“左”傾錯誤路線(xiàn)下,黨在組織上進(jìn)行了錯誤的黨內斗爭,對懷疑、不同意、不滿(mǎn)意、不積極擁護、不堅決執行該路線(xiàn)的同志,不問(wèn)其情況如何,一律錯誤地戴上“右傾機會(huì )主義”“富農路線(xiàn)”“羅明路線(xiàn)”“調和路線(xiàn)”“兩面派”等大帽子,“它破壞了黨內民主集中制的基本原則,取消了黨內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民主精神,使黨內紀律成為機械的紀律,發(fā)展了黨內盲目服從隨聲附和的傾向,因而使黨內新鮮活潑的、創(chuàng )造的馬克思主義之發(fā)展,受到打擊和阻撓”。這種錯誤的黨內斗爭還導致了宗派主義的干部政策,“大批地打擊、處罰和撤換中央和地方一切同他們氣味不相投的、不愿盲目服從隨聲附和的、有工作經(jīng)驗并聯(lián)系群眾的老干部”,“輕率地提拔一切同他們氣味相投的、只知盲目服從隨聲附和的、缺乏工作經(jīng)驗、不聯(lián)系群眾的新干部和外來(lái)干部,來(lái)代替中央和地方的老干部”(《建黨以來(lái)重要文獻選編[1921—1949]》第22冊,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年版,第101頁(yè))。這樣既嚴重違反黨的組織原則和組織紀律,更嚴重的是極大地削弱了黨的組織,留下了深刻教訓。

為認真總結這些教訓,克服這些錯誤傾向,《決議》指出:應該深入地進(jìn)行馬克思列寧主義教育,提高全黨對于無(wú)產(chǎn)階級思想和小資產(chǎn)階級思想的鑒別能力,并在黨內發(fā)揚民主,開(kāi)展批評與自我批評,進(jìn)行耐心說(shuō)服和教育工作,分析錯誤的內容和危害,說(shuō)明錯誤之歷史的和思想的根源及其改正的辦法。這是馬克思列寧主義者克服黨內錯誤的應有態(tài)度?朔h內錯誤的基本的正確的方針是“懲前毖后,治病救人”,“既要弄清思想又要團結同志”,正確的原則就是要在黨內斗爭中堅持實(shí)事求是的原則和通過(guò)批評達到團結的原則。這也是全黨整風(fēng)運動(dòng)和黨的紀律教育應遵循的方針,更是加強黨的建設的基本要求。

延安整風(fēng)提高了全黨的理論素養,提升了黨員干部的黨性修養。尤其是黨的紀律教育的有效開(kāi)展和紀律建設的扎實(shí)推進(jìn),切實(shí)增強了全黨學(xué)習紀律和遵從紀律的觀(guān)念意識,糾正了黨內斗爭問(wèn)題上的一些錯誤傾向,克服了多年形成的自由主義和宗派、山頭現象,在黨風(fēng)黨紀建設上形成了一種廣泛的自覺(jué),使全黨在新的高度上實(shí)現了團結和統一。延安整風(fēng)是黨的建設史上的偉大創(chuàng )舉,為奪取抗戰勝利和民主革命的勝利,奠定了重要的思想政治基礎,也為后來(lái)黨內開(kāi)展集中教育和紀律教育提供了寶貴經(jīng)驗和深刻啟示。

(作者:呂惠東,系湖北省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華中師范大學(xué)分中心研究員,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青年項目“中國共產(chǎn)黨早期人物革命精神及其當代價(jià)值研究”階段性成果)

來(lái)源:《光明日報》( 2024年06月19日 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