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chǎn)黨文化建設理論的探索歷程

作者:韓振峰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9    來(lái)源:光明日報
分享到 :

2023年10月召開(kāi)的全國宣傳思想文化工作會(huì )議正式提出習近平文化思想,強調習近平文化思想是新時(shí)代黨領(lǐng)導文化建設實(shí)踐經(jīng)驗的理論總結,豐富和發(fā)展了馬克思主義文化理論;仡欀袊伯a(chǎn)黨對我國文化建設的探索歷程,總結其寶貴經(jīng)驗,對于我們深刻領(lǐng)會(huì )習近平文化思想的深刻內涵及精神實(shí)質(zhì)、建設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和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shí)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中國共產(chǎn)黨自成立之日起,就自覺(jué)肩負起了反帝反封建的歷史任務(wù),而完成這一歷史任務(wù),不僅需要進(jìn)行艱苦卓絕的政治斗爭、經(jīng)濟斗爭和軍事斗爭,而且也需要進(jìn)行思想文化戰線(xiàn)的斗爭。我們黨自成立伊始就把馬克思主義寫(xiě)在自己的旗幟上,并使其成為黨領(lǐng)導開(kāi)展思想文化斗爭和文化建設的銳利思想武器。

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shí)期,黨為了完成推翻“三座大山”、實(shí)現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歷史任務(wù),集中力量致力于革除半殖民地半封建性質(zhì)的舊政治、舊經(jīng)濟和舊文化,建立一種由無(wú)產(chǎn)階級領(lǐng)導的新政治、新經(jīng)濟和新文化。毛澤東同志在《新民主主義論》中指出:“我們共產(chǎn)黨人,多年以來(lái),不但為中國的政治革命和經(jīng)濟革命而奮斗,而且為中國的文化革命而奮斗;一切這些的目的,在于建設一個(gè)中華民族的新社會(huì )和新國家。在這個(gè)新社會(huì )和新國家中,不但有新政治、新經(jīng)濟,而且有新文化”(《毛澤東選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63頁(yè))。

那么,我們要建立的中華民族新文化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新文化呢?毛澤東同志認為,這種新文化只能是“無(wú)產(chǎn)階級領(lǐng)導的人民大眾的反帝反封建的文化”!懊褡宓目茖W(xué)的大眾的文化,就是人民大眾反帝反封建的文化,就是新民主主義的文化,就是中華民族的新文化”(《毛澤東選集》第2卷,第698頁(yè)、第708~709頁(yè))。關(guān)于如何對待中國傳統文化的問(wèn)題,他也從推陳出新的角度明確提出:“中國的長(cháng)期封建社會(huì )中,創(chuàng )造了燦爛的古代文化。清理古代文化的發(fā)展過(guò)程,剔除其封建性的糟粕,吸收其民主性的精華,是發(fā)展民族新文化提高民族自信心的必要條件!保ā睹珴蓶|選集》第2卷,第707~708頁(yè))毛澤東同志關(guān)于建設民族的科學(xué)的大眾的“中華民族新文化”的重要論述,從根本上解決了新民主主義文化的根本性質(zhì)、領(lǐng)導力量及建設目標等問(wèn)題,為中華文化的發(fā)展指明了前進(jìn)方向。

1949年9月,毛澤東同志在中國人民政治協(xié)商會(huì )議第一屆全體會(huì )議開(kāi)幕詞中明確指出:“隨著(zhù)經(jīng)濟建設的高潮的到來(lái),不可避免地將要出現一個(gè)文化建設的高潮。中國人被人認為不文明的時(shí)代已經(jīng)過(guò)去了,我們將以一個(gè)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出現于世界!保ā睹珴蓶|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345頁(yè))其后,毛澤東同志還把這段話(huà)作為他給《新建設》雜志創(chuàng )刊號的題詞。由此可以看出,在他心目中“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建設在未來(lái)新中國建設中有著(zhù)多么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新中國成立后,黨領(lǐng)導人民有計劃地在全國開(kāi)展了群眾性?huà)呙み\動(dòng),結束了舊中國文盲半文盲占人口絕大多數的歷史;深入開(kāi)展了學(xué)習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文化教育活動(dòng),推進(jìn)了新中國文化教育的除舊布新,有計劃、有步驟地對舊中國的教育文化進(jìn)行了卓有成效的改造,確立了馬克思主義在我國思想文化建設領(lǐng)域的指導地位。

為了推進(jìn)新中國文化事業(yè)的發(fā)展,我們黨在繼承和發(fā)展新民主主義文化的基礎上,不斷推進(jìn)新民主主義文化向社會(huì )主義文化的轉變。早在中國人民政治協(xié)商會(huì )議第一屆全體會(huì )議委托起草的會(huì )議宣言中,毛澤東同志就指出,要“領(lǐng)導全國人民克服一切困難,進(jìn)行大規模的經(jīng)濟建設和文化建設,掃除舊中國所留下來(lái)的貧困和愚昧,逐步地改善人民的物質(zhì)生活和提高人民的文化生活”(《毛澤東文集》第5卷,第348頁(yè))。1954年9月,在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huì )第一次會(huì )議開(kāi)幕詞中,毛澤東同志明確提出了“準備在幾個(gè)五年計劃之內,將我們現在這樣一個(gè)經(jīng)濟上文化上落后的國家,建設成為一個(gè)工業(yè)化的具有高度現代文化程度的偉大的國家”(《毛澤東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50頁(yè))的戰略構想。

社會(huì )主義基本制度的確立,為我國社會(huì )主義文化建設和發(fā)展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礎。1956年召開(kāi)的黨的八大明確提出了“人民對于經(jīng)濟文化迅速發(fā)展的需要同當前經(jīng)濟文化不能滿(mǎn)足人民需要的狀況之間的矛盾”是我國社會(huì )主要矛盾。正是根據這一主要矛盾,我們黨把集中力量發(fā)展生產(chǎn)力、逐步滿(mǎn)足人民日益增長(cháng)的物質(zhì)和文化需要作為黨和國家的主要任務(wù)。1957年2月,毛澤東同志在最高國務(wù)會(huì )議第十一次(擴大)會(huì )議上發(fā)表了《關(guān)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wèn)題》的重要講話(huà),在這篇講話(huà)中,他強調了馬克思主義在社會(huì )主義文化中的主導地位,指出了意識形態(tài)領(lǐng)域斗爭的長(cháng)期性和復雜性,明確提出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強調這一方針“是促進(jìn)藝術(shù)發(fā)展和科學(xué)進(jìn)步的方針,是促進(jìn)我國的社會(huì )主義文化繁榮的方針”(《毛澤東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29~232頁(yè))。

為了更好地推進(jìn)社會(huì )主義建設,毛澤東同志還提出了把馬列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進(jìn)行“第二次結合”的問(wèn)題。他指出:“現在是社會(huì )主義革命和建設時(shí)期,我們要進(jìn)行第二次結合,找出在中國怎樣建設社會(huì )主義的道路!保ā睹珴蓶|年譜[1949—1976]》第2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第557頁(yè))這些重要思想對推進(jìn)社會(huì )主義革命和建設時(shí)期我國思想文化事業(yè)的發(fā)展,都發(fā)揮了十分重要的指導作用。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以來(lái),以鄧小平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chǎn)黨人,在推進(jìn)改革開(kāi)放和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過(guò)程中,不僅強調物質(zhì)文明建設,而且把社會(huì )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提到重要議事日程上來(lái),鄧小平同志指出:“我們要在建設高度物質(zhì)文明的同時(shí),提高全民族的科學(xué)文化水平,發(fā)展高尚的豐富多彩的文化生活,建設高度的社會(huì )主義精神文明!保ā多囆∑轿倪x》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08頁(yè))

鄧小平同志認為,“我們要建設的社會(huì )主義國家,不但要有高度的物質(zhì)文明,而且要有高度的精神文明”(《鄧小平文選》第2卷,第367頁(yè))。如果只注重物質(zhì)文明,而忽視精神文明建設,那就會(huì )走偏方向,“隨著(zhù)經(jīng)濟的發(fā)展,如果不注意精神文明建設,就有很大危險”(《鄧小平年譜〔1975—1997〕》[下],中央文獻出版社2004年版,第813~814頁(yè))。在鄧小平同志的推動(dòng)下,1986年9月黨的十二屆六中全會(huì )作出了《關(guān)于社會(huì )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指導方針的決議》,深刻闡述了社會(huì )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戰略地位、根本任務(wù)和指導方針,深入回答了什么是社會(huì )主義精神文明、為什么必須高度重視社會(huì )主義精神文明、怎樣建設社會(huì )主義精神文明等重大問(wèn)題。

黨的十三屆四中全會(huì )以來(lái),以江澤民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chǎn)黨人,把“代表中國先進(jìn)文化的前進(jìn)方向”與“代表中國先進(jìn)生產(chǎn)力的發(fā)展要求”“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有機統一起來(lái),明確提出了“三個(gè)代表”重要思想。黨的十六大以來(lái),以胡錦濤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chǎn)黨人,結合新世紀新階段我國文化建設實(shí)際,明確提出必須高度重視“建設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體系”“提高國家文化軟實(shí)力”“建設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等重大戰略思想。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深刻把握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與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對宣傳思想文化工作作出了一系列重要謀劃和部署,推動(dòng)新時(shí)代我國宣傳思想文化事業(yè)取得歷史性成就,極大深化了對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文化建設規律的認識,提出了關(guān)于新時(shí)代文化建設的一系列新思想新觀(guān)點(diǎn)新論斷,形成了習近平文化思想。

習近平文化思想內涵十分豐富、論述極為深刻,是新時(shí)代黨領(lǐng)導文化建設實(shí)踐經(jīng)驗的理論總結,豐富和發(fā)展了馬克思主義文化理論。2013年8月,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huì )議上,明確提出了“意識形態(tài)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的重要論斷。2014年2月,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主持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體學(xué)習時(shí)明確提出“增強文化自信和價(jià)值觀(guān)自信”。在慶祝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95周年大會(huì )上,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2017年10月,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了“新的文化使命”這一重大命題,強調“當代中國共產(chǎn)黨人和中國人民應該而且一定能夠擔負起新的文化使命,在實(shí)踐創(chuàng )造中進(jìn)行文化創(chuàng )造,在歷史進(jìn)步中實(shí)現文化進(jìn)步”。在2018年8月召開(kāi)的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huì )議上,習近平總書(shū)記回顧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宣傳思想工作的歷史性成就和歷史性變革,系統總結了實(shí)踐中所孕育的理論創(chuàng )新,并將其概括為“九個(gè)堅持”。2021年7月1日,在慶祝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100周年大會(huì )上,習近平總書(shū)記明確提出了“兩個(gè)結合”的重要論斷,并隨后在黨的二十大報告中對“兩個(gè)結合”的科學(xué)內涵和根本要求作了系統闡釋。2023年6月2日,在文化傳承發(fā)展座談會(huì )上,習近平總書(shū)記提出了關(guān)于新時(shí)代文化建設的一系列新思想新觀(guān)點(diǎn)新論斷,概括了文化建設的“十四個(gè)強調”,并明確提出了“繼續推動(dòng)文化繁榮、建設文化強國、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這一新時(shí)代新的文化使命。

2023年10月,全國宣傳思想文化工作會(huì )議在北京召開(kāi),這次會(huì )議最重要的成果,就是正式提出和系統闡述了習近平文化思想。習近平總書(shū)記對宣傳思想文化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對新時(shí)代我國宣傳思想文化工作提出了“七個(gè)著(zhù)力”戰略要求。習近平文化思想深刻回答了新時(shí)代我國文化建設舉什么旗、走什么路、堅持什么原則、實(shí)現什么目標等根本問(wèn)題,豐富和發(fā)展了馬克思主義文化理論,為做好新時(shí)代新征程宣傳思想文化工作、擔負起新的文化使命提供了科學(xué)理論遵循和行動(dòng)指南。

文化是一個(gè)國家、一個(gè)民族的靈魂。我們黨歷來(lái)高度重視運用文化引領(lǐng)前進(jìn)方向、凝聚奮斗力量,團結帶領(lǐng)全國各族人民不斷以思想文化新覺(jué)醒、理論創(chuàng )造新成果、文化建設新成就推動(dòng)黨和人民事業(yè)向前發(fā)展。認真回顧總結我們黨一百多年來(lái)對文化建設理論與實(shí)踐的探索歷程及其經(jīng)驗,對于不斷深化對文化建設的規律性認識,以更加堅定的歷史自信、文化自信,創(chuàng )造屬于我們這個(gè)時(shí)代的新文化具有重要意義。

(作者:韓振峰,系北京市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交通大學(xué)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院院長(cháng))

來(lái)源:《光明日報》( 2024年06月19日 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