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黨組織創(chuàng )建的光輝足跡及時(shí)代啟示

作者:中共江西省委黨史研究室課題組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8    來(lái)源:江西新聞
分享到 :

《新江西》封面

1927年6月,根據黨的五大決定,江西區委升為江西省委,機關(guān)駐原黃家巷31、32號。 圖為中共江西省委機關(guān)遺址

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走得再遠、走到再光輝的未來(lái),也不能忘記走過(guò)的過(guò)去,不能忘記為什么出發(fā)!痹谥袊伯a(chǎn)黨江西地方組織創(chuàng )建100周年之際,讓我們一起追尋“江西三杰”創(chuàng )建黨組織的紅色足跡,感受奮斗歷程、傳承革命精神、答好新時(shí)代答卷。

在一百年前那個(gè)風(fēng)雨飄搖的年代,江西受官僚地主和軍閥政客的支配,以及帝國主義魔爪的蹂躪,處處“充滿(mǎn)了黑沉沉的、陰慘慘的色彩”。以“江西三杰”袁玉冰、方志敏、趙醒儂為主要代表的進(jìn)步青年奮起求索,“使這個(gè)‘黑暗的舊江西’變成一個(gè)‘光明的新江西’”。他們持犧牲奮斗之決心,為江西地方黨組織的創(chuàng )建作出重要貢獻。此后,在中國共產(chǎn)黨的堅強領(lǐng)導下,一幕幕波瀾壯闊的反帝反封建愛(ài)國運動(dòng)在贛鄱大地風(fēng)云激蕩。

涌動(dòng):革命潛流,苦苦求索江西向何處去

有學(xué)者將早期領(lǐng)導創(chuàng )建江西黨團組織的中共黨員和共青團員分為三類(lèi):一是“盜火者”,指在上海、北京等全國中心區域入黨入團的江西籍青年,被上級組織指派回江西,代表人物如趙醒儂和鄧鶴鳴;二是“深耕者”,指五四以來(lái)江西新思潮的本地引領(lǐng)者、支持者,影響力頗大的有袁玉冰和曾天宇;三是“搭橋者”,指在“盜火者”和“深耕者”之間搭橋牽線(xiàn)的先進(jìn)分子,以方志敏和劉拜農為代表。

1919年,五四運動(dòng)的浪潮席卷贛鄱大地,越來(lái)越多的進(jìn)步青年開(kāi)始認識到,腐敗黑暗的社會(huì )必須改變,他們努力探索“中國向何處去”。新思想涌流的閘門(mén)一經(jīng)打開(kāi),各種社團報刊紛紛涌現。來(lái)自泰和縣的袁玉冰,此時(shí)正在南昌二中就讀,他閱讀《新青年》雜志后即為其所吸引,開(kāi)始接受馬克思主義。袁玉冰等人仿照北京進(jìn)步青年的做法,決定組織社團、創(chuàng )辦刊物,提高民眾覺(jué)悟,以期改造社會(huì )。1920年夏,袁玉冰邀集同學(xué)黃道、徐先兆等人組織了江西第一個(gè)革命社團——鄱陽(yáng)湖社(后更名為改造社)。1921年5月1日,《新江西》正式創(chuàng )刊,這是江西本土最早傳播馬克思主義的革命刊物,它“如同一道閃電”劃破漆黑的夜空,給廣大青年指明前進(jìn)的方向。

在改造社的影響下,進(jìn)步社團在全省各地紛紛建立。例如,省立女子師范學(xué)校劉和珍、孫師毅等組織“覺(jué)社”,張世熙、曾天宇等組織萬(wàn)安青年學(xué)會(huì ),張朝燮等組織永修教育改造團等。社團周?chē)哿艘慌鷥A向革命的進(jìn)步知識分子,他們在組織領(lǐng)導各地革命運動(dòng)和傳播馬克思主義過(guò)程中起到中堅作用。在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后,這些骨干相繼加入共產(chǎn)黨和青年團。

1922年7月,為尋求改造社會(huì )的真理,來(lái)自贛東北的弋陽(yáng)籍青年方志敏,毅然從九江南偉烈學(xué)校退學(xué)去了上海。他先后見(jiàn)到著(zhù)名共產(chǎn)黨人惲代英、張太雷和趙醒儂,并由趙醒儂介紹加入中國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8月下旬,袁玉冰也來(lái)到上海,“江西三杰”在滬首次會(huì )晤。他們深入交流贛滬兩地形勢、探討江西革命路徑。其間,他們拜訪(fǎng)了仰慕已久的李大釗、施存統、高君宇等。袁玉冰在李大釗的推薦下考入北京大學(xué),求學(xué)期間,思想進(jìn)步很快,先后入團入黨!敖魅堋弊鳛椤肮饷鞯目是笳摺,逐漸完成了從愛(ài)國民主主義者到馬克思主義者的轉變。

9月,在南昌東湖邊百花洲席公祠附近,方志敏創(chuàng )辦南昌文化書(shū)社并任經(jīng)理。書(shū)社主要銷(xiāo)售進(jìn)步書(shū)刊,并成為聯(lián)絡(luò )革命青年、開(kāi)展革命活動(dòng)的據點(diǎn)。11月,受中共中央和團中央的派遣,趙醒儂回到江西,籌建地方團組織。學(xué)校放寒假期間,趙醒儂依托南昌文化書(shū)社開(kāi)展革命活動(dòng),通過(guò)青年劉拜農,聯(lián)絡(luò )一些與團的宗旨相合的青年進(jìn)行座談,講解革命理論、開(kāi)展思想教育,從思想上解決入團的問(wèn)題。這樣的談話(huà)會(huì )和討論會(huì )接連開(kāi)了幾次,建團的時(shí)機逐漸成熟。

1923年1月20日,中國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江西地方團組織在南昌成立,有團員7人,即趙醒儂、方志敏、劉拜農、劉五郎、劉修竹、陳之琦、趙履和,指定劉拜農為臨時(shí)書(shū)記。對近代江西而言,革命的星火已被點(diǎn)燃,這是一個(gè)全新的開(kāi)端。

破繭:冒死革命,挺身創(chuàng )建黨組織

冒著(zhù)被北洋軍閥迫害的危險,“江西三杰”等進(jìn)步青年領(lǐng)導開(kāi)展了組織游行示威、發(fā)展革命骨干等卓有成效的工作,為之后“以團建黨”奠定堅實(shí)基礎。

“就社會(huì )的現象,下切實(shí)的批評,并謀新青年的思想、生活、環(huán)境的改造”,這是《青年聲》周刊的主旨。1923年1月,《青年聲》在北京大學(xué)出刊后,社會(huì )影響很大。2月,“肩負特殊使命”的袁玉冰,化名王亞岑回到南昌,與趙醒儂、方志敏等攜手大力發(fā)展團組織,在南昌二中成立江西民權運動(dòng)大同盟,在心遠中學(xué)成立南昌馬克思學(xué)說(shuō)研究會(huì ),充分展現出卓越的領(lǐng)導能力和極強的人格魅力。

江西地方團領(lǐng)導的革命活動(dòng),很快引起反動(dòng)軍閥的不滿(mǎn)。3月,袁玉冰在南昌牛行車(chē)站被抓捕,南昌文化書(shū)社等遭封閉,《新江西》停辦,趙醒儂、方志敏被迫離開(kāi)南昌。他們在給團中央的匯報信上說(shuō),“可以告慰的,就是這件事喚醒了好多的青年”“介紹了千萬(wàn)人們連做夢(mèng)也料不到的名辭——過(guò)激黨”“千百萬(wàn)的傳單還沒(méi)有這樣的效果呢”。

10月,青年團南昌地方執行委員會(huì )(簡(jiǎn)稱(chēng)團南昌地委)成立,在南昌設立3個(gè)支部,九江設立1個(gè)支部。年底,團機關(guān)刊《紅燈》附《正義報》出版發(fā)行,團南昌地委的影響力不斷擴大,團員積極參與工人的罷工斗爭,被關(guān)押8個(gè)月的袁玉冰也被營(yíng)救保釋出獄。

1924年3月,參加中國國民黨一大會(huì )議后,趙醒儂秘密返回江西,籌建共產(chǎn)黨的組織。到南昌后,方志敏光榮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4月,中共秘密聯(lián)絡(luò )點(diǎn)在南昌一平印刷所建立。在他們的持續奔走活動(dòng)下,江西黨組織的創(chuàng )建基礎不斷構筑起來(lái)。

廣大工人和青年群體被發(fā)動(dòng)起來(lái),并走向廣泛深入的聯(lián)合。5月7日,南昌40多所學(xué)校1.3萬(wàn)名學(xué)生集合游行,舉行反帝反封建的宣傳,紀念“五七”國恥日。在九江,許多團員到南潯鐵路和城內各工廠(chǎng)、各行業(yè)開(kāi)展調查聯(lián)絡(luò )工作,先后幫助成立南潯鐵路、碼頭運輸、郵電、瓷業(yè)、裁縫工人聯(lián)合會(huì )等行業(yè)工會(huì )組織,積極在女工、輪船、茶房等工人中開(kāi)展活動(dòng),同時(shí)掌握了原有的“九江工業(yè)協(xié)會(huì )”的領(lǐng)導權。

隨著(zhù)馬克思主義廣泛傳播、團組織迅速發(fā)展、工人運動(dòng)風(fēng)起云涌,江西建黨的條件已經(jīng)成熟。1924年5月,中共南昌支部(也稱(chēng)中共南昌特支)成立,趙醒儂任書(shū)記兼組織干事,鄧鶴鳴任宣傳干事。機關(guān)駐南昌解家廠(chǎng)附近。與中共安源路礦支部接受湖南黨組織領(lǐng)導不同,中共南昌支部直屬中共中央領(lǐng)導,是領(lǐng)導全省革命斗爭的地方黨組織。之后,根據革命形勢的變化和黨中央的安排,該黨組織先后發(fā)展為中共江西地委、區委和省委。

洪流:風(fēng)云激蕩,工農運動(dòng)如火如荼

南昌文化書(shū)社被反動(dòng)派封閉后,黨的秘密工作迫切需要公開(kāi)場(chǎng)所掩護。1924年6月,在趙醒儂、曾天宇的努力下,明星書(shū)店在百花洲45號開(kāi)辦,猶如黑夜的火炬照亮青年前進(jìn)的方向。9月,國共兩黨合作創(chuàng )辦的私立黎明中學(xué)開(kāi)學(xué),校址在南昌解家廠(chǎng)12號,曾天宇、方志敏、張朝燮、鄧鶴鳴等黨團員和進(jìn)步人士擔任教師,為革命儲備了一批骨干力量。

1924年12月初,趙醒儂、王秋心被孫中山委任為江西國民會(huì )議宣傳員,領(lǐng)導全省人民開(kāi)展廢除不平等條約和召集國民會(huì )議運動(dòng)。12月31日,國民會(huì )議江西促成會(huì )正式成立,江西省總工會(huì )等80多個(gè)團體參加。1925年3月至5月,為悼念孫中山先生,中共南昌支部和國民黨江西省臨時(shí)黨部在各地掀起了盛況空前的活動(dòng),最大的一次是5月4日在南昌大校場(chǎng)有5萬(wàn)余人參加的追悼大會(huì )。方志敏這樣評價(jià):“‘擁護中山北上’與‘追悼中山逝世’的兩次運動(dòng),是做得比較廣泛而深入,喚起了江西廣大群眾對國民革命的認識和同情!

五卅慘案爆發(fā)后,江西學(xué)聯(lián)迅速響應聲援,成立了帝國主義者慘殺上海同胞江西后援會(huì )(后改為“滬案交涉江西后援會(huì )”),趙醒儂、方志敏等為主要領(lǐng)導者。6月開(kāi)始,各界群眾開(kāi)展了游行示威、學(xué)生罷課、上街演講、仇貨檢查、募捐、公祭等聲勢浩大的反帝運動(dòng),持續了整個(gè)夏季,蔓延到全省各地,“取得很大成績(jì)”。

7月,受黨團組織派遣,方志敏和堂弟方志純回到弋陽(yáng)開(kāi)展革命。他們建立了弋陽(yáng)縣的第一個(gè)團支部、第一個(gè)黨組織,建立國民黨縣黨部,組織弋陽(yáng)革命青年社,建立漆工農協(xié),開(kāi)展清算劣紳掌管的“冬寒賑濟費”、打擊土豪減租減息的斗爭。弋陽(yáng)的農民運動(dòng)走在全省前列。

1926年9月初,國民革命軍北伐江西戰場(chǎng)開(kāi)辟。在共產(chǎn)黨的領(lǐng)導下,廣大人民積極為北伐軍籌集糧草、運輸給養、偵察敵情、擔任向導、傳遞情報、站崗放哨、搶救傷員,甚至拿起武器參加戰斗。正當大革命取得巨大成功時(shí),9月16日,革命先驅趙醒儂被反動(dòng)軍閥殘忍殺害,年僅27歲。11月,袁玉冰奉派回到離別三年的南昌。他先后擔任中共江西區委宣傳部主任、青年團江西區委書(shū)記、中共九江地委書(shū)記,以卓越的才干、高超的領(lǐng)導能力,開(kāi)辟江西革命斗爭的新局面。1927年2月,《紅燈》周刊復刊,袁玉冰任主編,刊載的文章筆觸犀利、觀(guān)點(diǎn)鮮明、針砭時(shí)弊,深受廣大青年喜愛(ài)。

江西工農運動(dòng)蓬勃發(fā)展起來(lái)。4月2日,在中共江西區委領(lǐng)導下,袁玉冰任總指揮,南昌市工人罷工、學(xué)生罷課、商人罷市,郊區農民自衛軍也手持長(cháng)矛大刀,群集百花洲一帶,一舉占領(lǐng)國民黨右派控制的省黨部,捕獲“AB團”分子。這就是當時(shí)影響很大的南昌四二暴動(dòng)。

大革命失敗后,蔣介石反共的真面目暴露出來(lái)。12月27日,袁玉冰壯烈犧牲,年僅28歲。面對國民黨反動(dòng)派的瘋狂屠殺,“中國共產(chǎn)黨和中國人民并沒(méi)有被嚇倒、被征服、被殺絕”,江西黨團組織和革命力量仍然努力抗爭,為中國革命在江西的復興以及湘贛、湘鄂贛、閩浙贛和中央蘇區的創(chuàng )建提供了有利條件。土地革命戰爭時(shí)期,在中國共產(chǎn)黨的領(lǐng)導下,江西逐漸成為掀起紅色風(fēng)暴的政治主舞臺、推進(jìn)武裝斗爭的軍事主戰場(chǎng)、匯聚領(lǐng)袖先驅的革命大本營(yíng)、預演文韜武略的治國試驗田、凝聚紅色基因的精神孕育地。

追尋江西黨組織創(chuàng )建發(fā)展的艱辛歷程,以“江西三杰”為代表的早期共產(chǎn)黨人,為創(chuàng )造“新江西”生命不息、戰斗不止,生動(dòng)詮釋了偉大建黨精神?缭綒v史時(shí)空,偉大建黨精神熠熠生輝,值得我們永世傳承弘揚。

一是要堅定理想信念,堅持追求真理!肮伯a(chǎn)黨人對理想的追求就是對真理的追求!苯邮荞R克思主義,堅信它是宇宙的真理,是“江西三杰”等中國共產(chǎn)黨人矢志奮斗的源動(dòng)力。新時(shí)代新征程,我們傳承紅色基因,最重要的是堅定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對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的信念、對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mèng)的信心。我們要切實(shí)用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凝心鑄魂,堅持“兩個(gè)結合”,不斷探索真理,始終保持昂揚奮進(jìn)的精神狀態(tài)。

二是要堅持黨的領(lǐng)導,推進(jìn)民族復興。白色恐怖之下,“江西三杰”等共產(chǎn)黨人遵循黨團中央指示,大力組織學(xué)生運動(dòng)、工農運動(dòng),先后完成建團建黨的重要使命,中共中央加強了對江西革命的領(lǐng)導。新時(shí)代新征程,中國共產(chǎn)黨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事業(yè)的堅強領(lǐng)導核心,是中華民族復興偉業(yè)的推動(dòng)者、領(lǐng)導者、組織者和實(shí)施者,我們要堅定擁護“兩個(gè)確立”,堅決做到“兩個(gè)維護”,任何時(shí)候都堅持以黨的旗幟為旗幟、以黨的方向為方向、以黨的意志為意志。

三是要踐行初心使命,銳意改革創(chuàng )新。面對百余年前國家蒙辱、人民蒙難、文明蒙塵的危局,“江西三杰”敢為人先,從創(chuàng )辦團刊、異地辦刊,到黨團共建書(shū)店、國共合作辦學(xué),不斷創(chuàng )新革命工作方式,保障革命活動(dòng)有序開(kāi)展。當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jìn),我們要從黨史中汲取智慧和力量,以大歷史觀(guān)把握發(fā)展規律和時(shí)代大潮,以改革創(chuàng )新賦能各項事業(yè)高質(zhì)量發(fā)展,努力創(chuàng )造新的歷史偉業(yè)。

四是要發(fā)揚斗爭精神,贏(yíng)得歷史主動(dòng)。無(wú)數事實(shí)告訴我們,唯有以狹路相逢勇者勝的氣概,敢于斗爭、善于斗爭,我們才能贏(yíng)得尊嚴、贏(yíng)得主動(dòng)!敖魅堋辈慌驴、不畏難、不懼死的斗爭精神,激勵著(zhù)江西一代又一代共產(chǎn)黨人奮勇向前。我們要汲取和弘揚老一輩革命家的精神力量,既要敢于斗爭、勇于碰硬,又要善于斗爭,講究斗爭藝術(shù)和策略,依靠斗爭把握歷史主動(dòng)、依靠斗爭走向光明未來(lái)。

今年是中共江西地方組織建立100周年。百年風(fēng)雨,百年滄桑;赝麔槑V歲月,我們要深刻認識紅色政權來(lái)之不易、新中國來(lái)之不易、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來(lái)之不易,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展望美好未來(lái),我們要大力傳承紅色基因,爭做時(shí)代先鋒,在推進(jìn)強國建設、民族復興偉業(yè)的新征程上,踐行“走在前、勇?tīng)幭、善作為”目標要求,奮力續寫(xiě)紅土圣地的時(shí)代榮光。

(課題組成員:梅仕燦、彭勃、彭月才、梁鐸)

本稿圖片均由中共江西省委黨史研究室課題組提供

來(lái)源:《江西日報》2024年6月17日第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