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文獻學(xué)研究的典范之作

——《〈德意志意識形態(tài)〉“費爾巴哈”章的一種文獻學(xué)研究》評介

作者:楊學(xué)功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7   
分享到 :

隨著(zhù)國際上《馬克思恩格斯全集》歷史考證版第2版(以下簡(jiǎn)稱(chēng)MEGA2)的編輯出版及其在中國的引進(jìn),21世紀以來(lái)國內學(xué)界興起了“馬克思文本文獻研究熱”,并且取得了可喜的研究成果。不久前由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出版社出版、侯才教授編注的《〈德意志意識形態(tài)〉(編者注:以下簡(jiǎn)稱(chēng)《形態(tài)》)“費爾巴哈”章的一種文獻學(xué)研究——文本重建、文字判讀和文獻學(xué)問(wèn)題考證》就是這方面的一部典范之作,其所取得的成就和特色主要有以下幾個(gè)方面。

一、對《形態(tài)》“費爾巴哈”章的主要作者、寫(xiě)作動(dòng)因和“原始論題”、文本性質(zhì)、文本構成、文本編序、文字判讀以及專(zhuān)業(yè)語(yǔ)詞漢譯等一系列遺存的文獻學(xué)難題進(jìn)行了深入的考證和辨析。該書(shū)通過(guò)充分的考證和論證,提出了一些重要的觀(guān)點(diǎn)和論斷,具體而言主要有以下幾點(diǎn):

一是,通過(guò)對馬克思1846年8月1日致列斯凱的信和1847年12月9日致安年柯夫的信,魏德邁1846年4月30日致馬克思的信,以及恩格斯1846年8月19日和10月8日致馬克思的信等歷史文獻的考察,肯定馬克思是“費爾巴哈”章的主要作者,從而否定了廣松涉在其《青年恩格斯的思想形成》一文中所提出的關(guān)于“歷史唯物主義主要出自恩格斯的獨創(chuàng )性見(jiàn)解”的觀(guān)點(diǎn),以及MEGA2《形態(tài)》先行版編輯者陶伯特所主張的馬克思和恩格斯是“費爾巴哈”章具有“同等地位的作者”的觀(guān)點(diǎn)。

二是,通過(guò)體例、內容和文風(fēng)等諸方面的考察、比較和分析,判定被MEGA2《形態(tài)》先行版和正式版收入“費爾巴哈”章正文,并被署名為馬克思和恩格斯兩人的《費爾巴哈》文稿,其實(shí)是恩格斯所作關(guān)于費爾巴哈《未來(lái)哲學(xué)原理》的札記,并不屬于“費爾巴哈”章的原初文本。

三是,通過(guò)對馬克思1846年8月1日致列斯凱的信,特別是對燕妮回憶錄《摩爾和將軍的動(dòng)蕩生活概述》中相關(guān)記述的考察,確認《形態(tài)》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原本計劃中出版的一部?jì)删肀局?zhù)作,從而否定了俄羅斯學(xué)者戈洛維娜所提出并被MEGA2《形態(tài)》先行版編輯者陶伯特和正式版編輯者胡布曼所認同的文本性質(zhì)判斷,即認為它是為籌辦中的某種季刊而準備的一些文稿(文章的匯集)。

四是,通過(guò)運用“費爾巴哈”章手稿的高清照片對手稿墨水紙張編碼的字跡、顏色等進(jìn)行比對,以及與伯恩斯坦的鉛筆編頁(yè)進(jìn)行對照等,判定小束手稿的紙張編碼1-5均為恩格斯所標記,而非如MEGA2《形態(tài)》先行版編輯者陶伯特所斷言,只有5或5和3為恩格斯所標記,而1、2、4則為伯恩斯坦所標記。進(jìn)而依據這一判定,明確提出按照恩格斯紙張編碼進(jìn)行文本排序和編輯的方案。

二、按照恩格斯所標記的紙張編碼順序對“費爾巴哈”章諸文本進(jìn)行重新編排,同時(shí),對手稿文字判讀方面存在歧異的逾百處字跡進(jìn)行重新辨識、判讀和勘定,從而提供了一種不同于MEGA2《形態(tài)》正式版等既有“費爾巴哈”章諸種德文文本的新版本。該書(shū)的主要做法是,將“費爾巴哈”章所包含的6個(gè)文本視為既相對獨立又有機統一的整體,按照恩格斯所標記的紙張編碼重新對其編序,不再對其進(jìn)行結構上的分組或組合。將未被恩格斯編碼、標記有“無(wú)法插入”鉛筆字樣的文本“1.一般意識形態(tài),特別是德國哲學(xué)”作為“導言”底稿的遺留文字,視為“費爾巴哈”章的最初開(kāi)篇方案排在“導言”之后,而不再沿襲阿姆斯特丹國際社會(huì )歷史研究所的編頁(yè)將其排在文本“Ⅰ.費爾巴哈A.一般意識形態(tài),特別是德意志的”之后。將被MEGA2《形態(tài)》正式版收入的恩格斯關(guān)于費爾巴哈《未來(lái)哲學(xué)原理》的札記排除在“費爾巴哈”章的正文之外。

同時(shí),該書(shū)運用馬克思和恩格斯《費爾巴哈》手稿的高清照片,對既有“費爾巴哈”章諸種編輯版本在手稿文字判讀方面存在歧異的逾百處字跡進(jìn)行重新辨識、判讀和核準,提出獨立的判定意見(jiàn),并據此對既有德文文本進(jìn)行?。據筆者檢索和統計,共涉及107處文字辨識和判讀。其中,在充分肯定MEGA2《形態(tài)》正式版在文字判讀方面所取得的成果的同時(shí),也對其中的15處文字提出了不同的判定意見(jiàn)。此外,還有4處文字補充(為正式版所遺漏的文字)。

三、對經(jīng)過(guò)重新編排和?倍纬傻摹百M爾巴哈”章的新德文文本進(jìn)行了漢譯和注釋。與“費爾巴哈”章手稿文字判讀密切相連的是該章德文原文的漢譯。在既有的漢譯本中,較有特色的譯本是郭沫若版(1938年),克士(周建人)版(1941年),中央編譯局的《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1960年)、《馬克思恩格斯:費爾巴哈》(單行本,1988年)、《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1995年)和《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2009年),以及孫善豪版(2016年)。該書(shū)在“費爾巴哈”章德文漢譯過(guò)程中,注意充分吸收了既有諸種漢譯本各自的優(yōu)長(cháng),同時(shí)充分重視對哲學(xué)專(zhuān)業(yè)語(yǔ)詞翻譯的精準性,對觀(guān)念體系(Ideologie)與意識形式(Bewuβtseinsform)、個(gè)體(Individuum)與個(gè)人(Person)、共同聯(lián)合體(Gemeinschaft)與共同體(Gemeinwesen)等一系列重要概念進(jìn)行了嚴格的甄別和區分。對某些重要或特殊的語(yǔ)詞和句子的翻譯,通過(guò)增加注釋注出既有諸種漢譯本的不同譯法,以便讀者比較和鑒別。

此外,在研究方法和著(zhù)述體例方面,該書(shū)具有以下兩個(gè)主要特色:第一,注意充分挖掘和利用相關(guān)歷史文獻和資料,將自己的觀(guān)點(diǎn)和判斷建立在可靠的實(shí)證基礎之上。例如,對以前較為忽視的燕妮回憶錄《摩爾和將軍的動(dòng)蕩生活概述》給予了高度重視。該回憶錄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學(xué)術(shù)生平的歷史記錄,極有可能出于馬克思的授意并經(jīng)馬克思本人親自審定,因此具有一定的客觀(guān)性和可靠性。其中,燕妮不僅明確說(shuō)明了《形態(tài)》寫(xiě)于1845年夏天,促使其寫(xiě)作的直接外部動(dòng)因是施蒂納的《唯一者及其所有物》,而且專(zhuān)門(mén)說(shuō)明了《形態(tài)》是擬在威斯特法倫州出版的“一部龐大的著(zhù)作”。然而,在既有的研究中,該回憶錄并未得到應有的重視和研究。第二,在頁(yè)面版式的編排方面,即分頁(yè)、左右分欄、格式、右欄補充文字和批注所在位置等,都盡可能?chē)栏褚勒赵际指逑鄳?yè)面的樣式,并通過(guò)不同的印刷字體將馬克思與恩格斯的字跡區別開(kāi)來(lái)。

文獻學(xué)研究是文本研究的根基,為文本研究提供可靠的文獻基礎。而文獻學(xué)研究的難度又極高,包括手稿筆跡辨認、外語(yǔ)水準、文獻資料掌握、理論修養等多方面因素。侯才教授的新著(zhù)基于各種主客觀(guān)條件,對《形態(tài)》“費爾巴哈”章進(jìn)行了獨創(chuàng )性的研究,為讀者和研究者提供了一種頗具特色的“費爾巴哈”章的學(xué)術(shù)版。相信該書(shū)的出版對于中文版《形態(tài)》(《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二版第4卷)的編譯以及對于該書(shū)本身的研究必將起到積極的推動(dòng)作用。

(作者:楊學(xué)功,系北京大學(xué)哲學(xué)系教授、北京市哲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

來(lái)源:《光明日報》( 2024年06月17日 1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