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黨的三大對全國黨代會(huì )制度發(fā)展的創(chuàng )新作用

作者:楊凱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6   
分享到 :

[摘 要]黨的三大是黨史上的一次重要會(huì )議,從中國共產(chǎn)黨全國代表大會(huì )制度發(fā)展的歷程來(lái)看,黨的三大的創(chuàng )新作用集中體現在三個(gè)方面:第一,從代表選舉看,黨的三大起到了由指派推薦向民主選舉發(fā)展的重要過(guò)渡;第二,從會(huì )前統一思想看,開(kāi)預備會(huì )、起草反映與會(huì )代表共識的大會(huì )材料,這兩項制度是從黨的三大開(kāi)始的;第三,從會(huì )議議程看,黨的三大第一次修正完善黨章,選舉出領(lǐng)導力強的中央領(lǐng)導機構,為之后黨代會(huì )的制度建設提供了經(jīng)驗借鑒。

[關(guān)鍵詞]黨的三大;全國代表大會(huì );創(chuàng )新

中國共產(chǎn)黨全國代表大會(huì )(以下簡(jiǎn)稱(chēng)全國黨代會(huì ))是中國共產(chǎn)黨的最高領(lǐng)導機關(guān),全國黨代會(huì )制度是中國共產(chǎn)黨一項極其重要的基本制度。全國黨代會(huì )制度“其基本內容大體包括兩個(gè)方面: 一是關(guān)于黨的全國代表大會(huì )本身的產(chǎn)生、組織、職權及其運行程序等一系列規定和制度;二是關(guān)于黨的全國代表大會(huì )與黨員、與黨的中央委員會(huì )等其他領(lǐng)導機關(guān)的關(guān)系的一系列規定和制度![1]研究全國黨代會(huì )制度的歷史演變和發(fā)展,是我們探索了解中國共產(chǎn)黨最高領(lǐng)導機關(guān),進(jìn)而探求百年黨史發(fā)展規律的一把鑰匙。

具體到黨的三大而言,學(xué)界一致認為這是黨史上的一次重要會(huì )議,它“開(kāi)啟了黨的統一戰線(xiàn)政策實(shí)踐的先河,實(shí)現黨的中心任務(wù)的第一次戰略轉變,在黨的建設特別是組織建設方面貢獻突出”,“具有重大歷史功績(jì)”[2]。但從學(xué)界研究現狀來(lái)看,編研成果還不能與其歷史地位相稱(chēng)。第一,關(guān)于黨的三大的研究資料。主要有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現代史研究室選編的《“二大”和“三大”——中國共產(chǎn)黨第二、三次代表大會(huì )資料選編》(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出版社1985年版),廣東革命歷史博物館編的《中共“三大”資料》(廣東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央檔案館編的《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檔案文獻選編》(中共黨史出版社2014年版),中共三大會(huì )址紀念館、中共三大研究中心、中山大學(xué)歷史學(xué)系編的《中共三大歷史文獻資料匯編》(廣東人民出版社2023年版)。第二,關(guān)于研究專(zhuān)著(zhù)。代表性的研究著(zhù)作有李穎編著(zhù)《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萬(wàn)卷出版公司2008年版),莫岳云等著(zhù)《中共中央在廣州——中共三大研究》(中央文獻出版社2021年版)等,另外出版過(guò)一些論文集。第三,關(guān)于國家社科基金立項和研究論文。筆者在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數據庫,分別以“三大”、“中共三大”、“黨的三大”、“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為關(guān)鍵詞,未檢索到一項相關(guān)課題立項。筆者在中國知網(wǎng)分別以“中共三大”、“黨的三大”、“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為關(guān)鍵詞進(jìn)行檢索,顯示檢索結果僅為186個(gè)、3個(gè)、1個(gè)。綜上可見(jiàn),在研究資料方面,作為開(kāi)展黨的三大研究的基礎,學(xué)界陸續推出的資料有力推進(jìn)了相關(guān)研究,但后續出版的史料集大部分都是已公開(kāi)刊布過(guò)的內容,新發(fā)現新披露的史料較少。在研究成果方面,不論是研究周期長(cháng)的專(zhuān)著(zhù)、課題,還是研究周期短、新意足、最能體學(xué)術(shù)研究前沿動(dòng)態(tài)的論文都明顯不足,并且這些成果還多集中于探索黨的三大在在統一戰線(xiàn)方面所作的貢獻。因此,黨的三大研究還有很大拓展空間,本文從全國黨代會(huì )制度發(fā)展史的角度來(lái)研究黨的三大就是一個(gè)嘗試。筆者認為從全國黨代會(huì )制度的發(fā)展歷程來(lái)看,黨的三大的創(chuàng )新作用表現在三個(gè)方面:一是實(shí)現選舉代表由指派推薦向民主選舉發(fā)展的重要過(guò)渡,二是會(huì )前統一思想開(kāi)全國黨代會(huì )先河,三是會(huì )議議程的創(chuàng )新為以后所繼承。

一、選舉代表由指派推薦向民主選舉發(fā)展的重要過(guò)渡

既然是“代表”大會(huì ),那么,代表的產(chǎn)生過(guò)程,就成為全國黨代會(huì )制度運行狀況的一個(gè)重要反映。在建黨和大革命時(shí)期,由于中國共產(chǎn)黨處于秘密狀態(tài),各項制度也處于初創(chuàng )階段,所以,歷次全國黨代會(huì )代表的產(chǎn)生形式并不全然一致,但總體是向民主選舉發(fā)展,黨的三大是實(shí)現這一轉變的重要一環(huán)。

由于并無(wú)先例和規章制度可循,所以出席黨的一大的代表,總體是以地區為單位選派產(chǎn)生。最初是李達和李漢俊代表上海共產(chǎn)黨早期組織寫(xiě)信“給各地黨小組,各派代表二人到上海開(kāi)會(huì )”。[3]P106接到上海方面的通知后,由于當時(shí)黨內尚無(wú)統一章程或者組織規定,加上各地政治狀況和活動(dòng)條件也各不相同,所以代表產(chǎn)生的方法自然就不盡然相同。例如劉仁靜回憶說(shuō),北京黨的早期組織接到上海的通知后,馬上在西城暑期補習學(xué)校開(kāi)會(huì )!霸跁(huì )上,有的人叫鄧中夏去上海開(kāi)會(huì ),鄧中夏說(shuō)他不能去,羅章龍也說(shuō)不能去。于是就決定由我和張國燾兩個(gè)人去出席‘一大’![4]P325廣州黨的早期組織的陳公博回憶說(shuō):“上海利用著(zhù)暑假,要舉行第一次代表大會(huì ),廣東遂舉了我出席![5]P419在日本的周佛;貞浾f(shuō):“接著(zhù)上海同志的信,知道7月間要開(kāi)代表大會(huì )了。湊巧是暑假中,我便回到上海!薄拔冶闼闶侨毡玖魧W(xué)生的代表![5]P491總的來(lái)看,由于當時(shí)尚無(wú)任何關(guān)于代表選舉的規定,所以一大代表的選舉是非制度性行為,但其分配已經(jīng)考慮到要有充分代表性,所以在黨員數量少的情況下是以地區為標準進(jìn)行選派。

出席黨的二大的代表,有中央局成員、地方組織的代表和參加遠東各國共產(chǎn)黨及民族革命團體第一次代表大會(huì )后回國的部分代表。據李達回憶,出席這次代表大會(huì )的代表也不是選舉產(chǎn)生,“而是由陳獨秀、張國燾指定從莫斯科回國的是那省的人就作為那省的代表![6]P145由于黨的一大通過(guò)的《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一個(gè)綱領(lǐng)》和《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一個(gè)決議》中沒(méi)有關(guān)于全國黨代會(huì )代表產(chǎn)生的規定,所以二大代表的產(chǎn)生仍然無(wú)制度可循,但參照了一大按地區分配的先例,又加上了具體指派。應該說(shuō),一大、二大的代表雖不是選舉產(chǎn)生,但在黨員數量較少的情況下,這些人還是很有代表性的。

到了黨的三大,情況有所改變。雖然二大通過(guò)的《中國共產(chǎn)黨章程》中依然沒(méi)有大會(huì )代表產(chǎn)生的相關(guān)規定,但三大代表的產(chǎn)生是經(jīng)過(guò)了一番組織程序的。中共中央決定召開(kāi)三大后,各地依照中央的通知精神,按民主程序進(jìn)行大會(huì )代表的推選工作。當時(shí)中共中央下設北方、兩湖、江浙和廣東四個(gè)區,區黨組織的名稱(chēng)叫區委員會(huì ),各區委員會(huì )都接到中央通知,要求選派代表參加黨的三大。

據時(shí)任中共北方區委負責人之一的羅章龍回憶:他于1923年5月間接到中共中央關(guān)于召開(kāi)黨的三大的通知,要求北方區按照以下三個(gè)條件選派代表:第一,主要是產(chǎn)業(yè)工人;第二,各區委書(shū)記可以來(lái),但不要都來(lái);第三,工運負責人要參會(huì )。根據通知精神,北方區委開(kāi)展了兩方面的工作:一是對參會(huì )代表人選的推選工作進(jìn)行討論;二是向所屬鐵路、礦山和各大城市黨支部傳達中央關(guān)于召開(kāi)黨的三大相關(guān)精神及部署。羅章龍還回憶說(shuō),除了關(guān)于召開(kāi)三大的通知外,中共中央又單獨寫(xiě)了一封信給北方區委書(shū)記李大釗和他,要求李大釗和羅章龍參加黨的三大并報告北方區關(guān)于黨的三大的準備情況。最終,通過(guò)推選和討論,北方區委決定派出李大釗、羅章龍、王荷波、王仲一、王俊等12人為代表,其中絕大多數是工人;共青團組織也派出負責人參加,這是全國各區代表中人數最多的。[7]P680-681但據江浙區委書(shū)記徐梅坤回憶,他接到派代表參加三大的通知是口頭的,除他本人作為區委書(shū)記被指定為當然代表外,沒(méi)有規定代表的具體條件,于是他又指定了王振一一同參會(huì )。[7]P672-673

這就說(shuō)明代表推選已較之前有明顯進(jìn)步,但制度化選舉還沒(méi)有在所有地區統一要求,執行情況也有較大彈性。其他區也或者指定或者選舉,派出了代表。最終,中央代表為陳獨秀、張國燾、張太雷。兩湖區有毛澤東、陳潭秋、項英等,江浙區有徐梅坤、王振一、于樹(shù)德等,廣東區有譚平山、馮菊坡、阮嘯仙等。此外,從法國回來(lái)的蔡和森、向警予,從蘇聯(lián)回來(lái)的瞿秋白也參加了會(huì )議。劉仁靜作為出席共產(chǎn)國際第四次代表大會(huì )的代表,馬林作為共產(chǎn)國際的代表出席會(huì )議。馬林在1923年6月25日向共產(chǎn)國際執行委員會(huì )、工會(huì )國際和共產(chǎn)國際執行委員會(huì )東方部遠東局的報告中說(shuō):“出席大會(huì )的代表來(lái)自北京、唐山、長(cháng)辛店、哈爾濱、山東(濟南府)、浦口、上海、杭州、漢口、長(cháng)沙和平江(湖南)、廣州和莫斯科(旅莫學(xué)生支部)![8]P492這說(shuō)明,黨的三大部分代表經(jīng)黨員選舉產(chǎn)生,同時(shí)兼顧了地區分布,具有廣泛的代表性,能夠代表全國420余名黨員的意志。

出席黨的三大代表的這一安排生動(dòng)體現了過(guò)渡性。此前的黨的一大、二大代表均不是選舉產(chǎn)生,三大代表中既有選舉也有指派。此后召開(kāi)的全國黨代會(huì ),雖仍有指派,但都強調要經(jīng)過(guò)選舉,經(jīng)過(guò)組織程序,要有代表性。黨的四大召開(kāi)前,中共中央就明確規定了各地區出席人數,還強調組織程序,指出應“召集同志大會(huì )(不能開(kāi)大會(huì )處召集組長(cháng)會(huì )議)”[9]P62-63開(kāi)展代表推選工作。黨的五大召開(kāi)前,1927年1月21日,維經(jīng)斯基致電共產(chǎn)國際,提出“擬于3月15日在漢口或長(cháng)沙舉行黨的第五次代表大會(huì )”,以黨員總數25000人的規模,“每300名黨員選出1名代表”。[10]P97黨的七大由于多次被提上工作日程,大會(huì )代表的產(chǎn)生,前后大致可以分為三批,即1939年、1943年、1945年初各一批,這三批都是根據中央提出的代表要求,由各地選拔或選派產(chǎn)生。

二、會(huì )前統一思想開(kāi)全國黨代會(huì )先河

思想的統一是全國黨代會(huì )能否成功舉行的重要前提。面對革命建設改革進(jìn)程中出現的各種問(wèn)題和中國共產(chǎn)黨在艱苦奮斗中遇到的種種困難,都需要在大會(huì )上進(jìn)行解答。但由于大會(huì )會(huì )期有限,中國共產(chǎn)黨在民主革命時(shí)期又長(cháng)期處于地下?tīng)顟B(tài),召集代表大會(huì )有很多現實(shí)困難。所以,為保證大會(huì )順利進(jìn)行,會(huì )前統一思想逐漸形成不成文的慣例,這一慣例是從黨的三大開(kāi)始的,在制度上表現為在全國黨代會(huì )開(kāi)幕前召開(kāi)預備會(huì )和起草相關(guān)文件。

黨的一大、二大都沒(méi)有召開(kāi)為全國黨代會(huì )做準備的預備會(huì )。黨的三大有所突破,在大會(huì )開(kāi)幕前特意安排了預備會(huì )。據羅章龍回憶:黨的三大前夕,在廣州召開(kāi)了預備會(huì )議,“有二屆中委和一些省的負責人參加”,“內容主要是就有關(guān)大會(huì )問(wèn)題交換意見(jiàn)”。[7]P681據梁復然回憶,預備會(huì )其中一項議程是由各地齊聚廣州的參會(huì )代表進(jìn)一步選舉出大會(huì )代表,候選代表名單事先已經(jīng)列好,經(jīng)大會(huì )以舉手表決的方式通過(guò),未選上的人都可以作為列席代表參加會(huì )議。[7]P607預備會(huì )還討論了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委員人選和黨的三大各個(gè)決議案的起草情況,馬林還傳達了共產(chǎn)國際關(guān)于國共合作問(wèn)題的意見(jiàn),報告了國際形勢。

會(huì )前就準備好反映與會(huì )代表共識的大會(huì )主要材料是黨的三大的又一突破。這些材料,主要指提交大會(huì )討論的各項報告、決議案等文字材料。主要材料的準備其實(shí)是會(huì )前統一思想的另一種表現形式,即在經(jīng)口頭討論統一思想后以文本形式生成的書(shū)面共識載體。這樣一個(gè)載體因為已經(jīng)會(huì )前充分討論,形成了一定共識,所以在會(huì )議之中大多沒(méi)有大的修改;這些決議或者報告一經(jīng)大會(huì )通過(guò),就變成了接下來(lái)全黨應該遵循的綱領(lǐng)性文件?梢哉f(shuō),以文字材料作為載體雖然是形式的,但其目的是要起到實(shí)質(zhì)性作用的,所以大會(huì )主要材料的起草工作十分重要。

在黨的一大召開(kāi)前,其實(shí)進(jìn)行了會(huì )議材料的起草工作,但遺憾的是不能反映與會(huì )代表的共識。據張國燾回憶,因參與會(huì )議籌備工作,他提前到達上海,但李漢俊告訴他:“至于議程和議案等問(wèn)題不妨等各代表到齊之后再行商定”。代表陸續到達上海后,經(jīng)過(guò)商討,“黨綱與政綱是難于擬訂的,但我們都覺(jué)得非有這一文件不可”,代表們還認為不必有一個(gè)詳細的黨章,只要有一個(gè)簡(jiǎn)明的黨章就夠用了。陳公博參會(huì )時(shí)攜帶有陳獨秀致大會(huì )的信件,陳在信中就組織和政策問(wèn)題向大會(huì )提了四點(diǎn)意見(jiàn)。張國燾匯集了陳獨秀和各位代表的意見(jiàn),先行擬出了兩個(gè)草案,交由李漢俊、劉仁靜、周佛海等共同審查。李漢俊等人雖不完全同意政綱草案,但認為可以作為討論的基礎,馬林雖認為草案沒(méi)有明確規定共產(chǎn)黨現階段的綱領(lǐng),但沒(méi)提出具體修改意見(jiàn)。在大會(huì )討論中,代表們覺(jué)得政綱草案不夠成熟,大會(huì )決定由各代表先行發(fā)言,報告各地工作狀況,討論后再行選人起草宣言。[3]P135-140另?yè)匚浠貞,一大沒(méi)有籌備會(huì ),但他參與了主要文件的起草工作。查董必武在1921年當年赴滬參加黨的一大前,并沒(méi)有來(lái)過(guò)上海,[3]P116、119[11]P41-48他應該是在會(huì )議期間參加的起草工作。所以,黨的一大的會(huì )前和會(huì )中都進(jìn)行了文件起草工作。

黨的二大是在會(huì )議召開(kāi)期間進(jìn)行的材料起草工作。據張國燾回憶,黨的二大在大會(huì )召開(kāi)之后才成立了專(zhuān)門(mén)的起草委員會(huì ),為避免多次召開(kāi)會(huì )議引起當局的注意,決定由陳獨秀、蔡和森和張國燾組成大會(huì )宣言起草委員會(huì ),起草完畢后,再召開(kāi)大會(huì )討論通過(guò)。[6]P148-149

黨的三大籌備較早,從1923年初開(kāi)始,中共中央就著(zhù)手進(jìn)行三大籌備工作,“主要由第三國際代表和二屆中央委員會(huì )主持”,一個(gè)重要事項就是對大會(huì )的內容和議題進(jìn)行研究,并成立了文件起草小組。根據共產(chǎn)國際執委會(huì )1923年1月12日決議精神,陳獨秀為黨的三大起草了《關(guān)于國民運動(dòng)及國民黨問(wèn)題的議決案》。中共中央和共產(chǎn)國際代表馬林就國共合作等大會(huì )議題,征求了各地黨組織和黨員的意見(jiàn)。尤其是對國共合作的問(wèn)題,專(zhuān)門(mén)召開(kāi)了起草委員會(huì )會(huì )議討論。1923年6月上旬,黨的三大預備會(huì )議在廣州東山的春園召開(kāi),又專(zhuān)門(mén)討論了三大各個(gè)決議案的起草情況。馬林和陳獨秀等黨的領(lǐng)導人經(jīng)常在春園24號樓二樓和三樓客廳研究問(wèn)題,探討國共合作的方針策略,修改中國共產(chǎn)黨黨綱、黨章,起草黨的三大的宣言和各項決議草案。羅章龍回憶說(shuō):“中共‘三大’前夕,在廣州開(kāi)的預備會(huì )議我參加了……內容主要是對有關(guān)大會(huì )問(wèn)題交換意見(jiàn)”,大會(huì )召開(kāi)前籌備工作的一項就是為大會(huì )準備決議案和報告,如工運、農運、青運、婦運決議案等。但他又說(shuō):在代表大會(huì )上“還成立了若干小組,起草文件”[12]P173[13]P129。另?yè)烀防せ貞,黨章是事先寫(xiě)好的,由毛澤東、蔡和森、張太雷、陳獨秀、瞿秋白以及馬林參加起草。其他決議案是開(kāi)會(huì )時(shí)才提出來(lái)的,邊討論邊起草決議案。關(guān)于共產(chǎn)國際“四大”決議案及大會(huì )宣言,由馬林起草,農民問(wèn)題決議案由毛澤東、譚平山起草;婦女問(wèn)題決議案由向警予起草;關(guān)于國共合作決議案由毛澤東起草;青年運動(dòng)決議案由張太雷、劉仁靜起草;勞動(dòng)運動(dòng)決議案是集體起草。[7]P677羅章龍的回憶和徐梅坤的回憶有所出入,但總的來(lái)看,在黨的三大召開(kāi)前,中共中央和共產(chǎn)國際已經(jīng)為大會(huì )主要文件的起草進(jìn)行了討論,并起草了部分文件的草案。

黨的三大的這兩項做法開(kāi)創(chuàng )了全國黨代會(huì )制度建設的先河,并為后來(lái)全國黨代會(huì )所延續。如黨的四大的材料起草工作較之前更為規范,不但在起草過(guò)程中充分進(jìn)行討論,形成了一定共識,還專(zhuān)門(mén)發(fā)文征求各地黨組織的意見(jiàn)。1924年8月底,中共中央致電各區各地方委員和各獨立組長(cháng),指出“第四次全國大會(huì )開(kāi)會(huì )為期不遠,各地同志對于本黨一年來(lái)各種政策,工農,青年,國民黨各種實(shí)際運動(dòng)及黨內教育上組織上各事必有許多意見(jiàn),望各區各地方委員會(huì )各獨立組組長(cháng)發(fā)表其所見(jiàn):并于每個(gè)小組會(huì )議時(shí)將上述各點(diǎn)提出討論,以其結果報告中央局”,個(gè)人有意見(jiàn)者也可直接匯寄中央局,“中央接到此項報告及意見(jiàn)書(shū),即于最近期(第五六期)黨報上發(fā)表以為第四次大會(huì )各項討論決議之材料!币蟆按舜螆蟾婕耙庖(jiàn)書(shū)寄來(lái)以速為好”。[9]P55此后的黨的五大、黨的六大也都進(jìn)行了統一思想的工作,黨的七大前更是開(kāi)創(chuàng )了對重大歷史問(wèn)題提前討論以統一思想的先例。

三、會(huì )議議程的創(chuàng )新為以后所繼承

根據形勢修改黨章、選舉產(chǎn)生新的中央領(lǐng)導機構是全國黨代會(huì )的重要議程,也是全國黨代會(huì )制度建設的重要方面。黨的三大在這兩個(gè)方面都有所創(chuàng )新。

根據黨和人民事業(yè)發(fā)展的需要和形勢變化修正黨章,最早是從黨的三大開(kāi)始的。

黨的一大通過(guò)《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一個(gè)綱領(lǐng)》和《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一個(gè)決議》!毒V領(lǐng)》雖然提到了黨綱和黨章的部分內容,但還稱(chēng)不上是一個(gè)獨立的黨章。黨的二大制定并通過(guò)《中國共產(chǎn)黨章程》,這是黨史上第一個(gè)獨立的黨章,為以后黨章的制定和修改提供了基礎。

根據革命形勢發(fā)展和黨的建設需要,黨的三大在黨成立后第一次修改黨章,通過(guò)了《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一次修正章程》,行使了全國黨代會(huì )修改黨章的權力。與二大黨章相比,三大黨章共6章30條,只增加1條,總體上保持了穩定。

黨的三大通過(guò)的黨章主要有以下變化:第一,對發(fā)展新的黨員更為慎重。一是首次規定了黨員的候補期,“候補期勞動(dòng)者三個(gè)月,非勞動(dòng)者六個(gè)月,但地方委員會(huì )得酌量情形伸縮之!倍鞘状我笥袃擅近h員介紹才能入黨!包h員入黨時(shí),須有正式入黨半年以上之黨員二人之介紹”。與一大、二大只要求黨員一人介紹即可入黨的要求相比,三大要求有正式入黨半年以上黨員二人介紹等規定,更有利于綜合考察入黨人員的政治素質(zhì)、思想動(dòng)機和現實(shí)表現,這一規定一直沿襲至今。三是首次明確候補黨員的權利和義務(wù),這有利于加強對候補黨員的管理。四是首次增加黨員自請出黨的條款——“黨員自請出黨,須經(jīng)過(guò)區之決定,收回其黨證及其他重要文件,并須由介紹人擔保其嚴守本黨一切秘密,如違時(shí),由區執行委員會(huì )采用適當手段對待之”。第二,對入黨批準層級進(jìn)行下放!敖(jīng)小組會(huì )議之通過(guò),地方委員會(huì )之審查,區委員會(huì )之批準,始得為本黨候補黨員!边@就改變了以往發(fā)展黨員要報告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的辦法,反映出黨的規模擴大之后,有必要賦予地方黨組織更大自主權,同時(shí)也有利于黨中央更聚焦于黨和人民事業(yè)發(fā)展全局。第三,對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的人數和分工進(jìn)行了調整、對黨的基層組織人數作了新的規定。將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的組成人員數由二大黨章規定的正式委員5人,候補委員3人擴充為“由全國代表大會(huì )選舉九人組織之;并選舉候補委員五人,如委員離職時(shí),得以候補委員代理之”。將二大黨章規定凡有黨員3人至5人均得成立一組,增至5人至10人成立一組,同時(shí)規定不滿(mǎn)5人之處“亦當有組織,公推書(shū)記1人”。第四,對從全國黨代會(huì )到基層黨組織的會(huì )議召開(kāi)制度、程度等作了更完善、明確的規定。如將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召集臨時(shí)會(huì )議的要求,從過(guò)半數區之請求調整為“有三分之一區代表全黨三分之一黨員之請求”,體現了對黨內意見(jiàn)的尊重。再如二大黨章沒(méi)有對全國黨代會(huì )或臨時(shí)會(huì )議的代表人數作出了具體規定,三大黨章則指出:“全國代表大會(huì )或臨時(shí)會(huì )議之代表人數,每地方必須派代表一人,但人數在四十人以上者得派二人,六十人以上者得派三人,以上每加四十人得加派代表一人。每地方十人有一票表決權。未成地方之處,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認為必要時(shí),得令其派出代表一人,但有無(wú)表決權由大會(huì )決定”。[13]P17-19以上這些修正,是對黨的事業(yè)發(fā)展和黨員人數增多后的有效因應,同時(shí)也為之后的進(jìn)一步發(fā)展奠定了好的基礎。

選舉產(chǎn)生新的中央領(lǐng)導機構,是歷次全國黨代會(huì )的重要議程。其中,一大選舉產(chǎn)生的中央領(lǐng)導機構名稱(chēng)為中央局,二大至四大選舉產(chǎn)生的中央領(lǐng)導機構名稱(chēng)為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五大之后選舉產(chǎn)生的中央領(lǐng)導機構名稱(chēng)為中央委員會(huì )。

中國共產(chǎn)黨自創(chuàng )立起,就以民主選舉方式產(chǎn)生中央領(lǐng)導機構,并把這一選舉制度寫(xiě)入黨綱和黨章。黨的一大召開(kāi)時(shí),黨內尚無(wú)選舉中央領(lǐng)導機構的規定,但大會(huì )自覺(jué)采用無(wú)記名投票的方式,民主選舉產(chǎn)生中央局。據劉仁靜回憶,現場(chǎng)還進(jìn)行了唱票,當唱票人念到李漢俊的名字時(shí),董必武馬上問(wèn):“是誰(shuí)選的?”劉仁靜回答說(shuō)是他選的。后來(lái)蔡和森對此進(jìn)行了高度評價(jià),認為劉仁靜此舉對黨的領(lǐng)導機構的民主選舉制度具有歷史意義,“因為那時(shí)選舉好象事先有默契,選誰(shuí)每人心中都有數”[3]P148。

黨的二大通過(guò)的《中國共產(chǎn)黨章程》明確規定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由全國代表大會(huì )選舉產(chǎn)生,黨的領(lǐng)導機構的產(chǎn)生自此有法可依。在會(huì )上,大會(huì )依據章程,選舉產(chǎn)生新一屆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

黨的三大對于選舉方面的創(chuàng )新在于全面加強對新的領(lǐng)導機構成員的考量,使領(lǐng)導機構整體更有代表性更有領(lǐng)導力量。第一,在新的中央執行委員會(huì )選舉前征求代表意見(jiàn)。據徐梅坤回憶,在選舉前,主持人“提出幾個(gè)人征求代表們的意見(jiàn),然后舉手表決”[13]P128。瞿秋白記下了當時(shí)的選舉票數:“獨秀(40),和森(37),守常(37),荷波(34),澤東(34),朱少連(32),平山(30),項英(27),章龍(25)。候補:鄧培,張連光(潛逃),梅坤,李漢俊,鄧中夏![14]P176這是現存全國黨代會(huì )選舉中央領(lǐng)導機構的最早的得票記錄。第二,更加注意各群體各方面的平衡、更加注重實(shí)際工作經(jīng)驗。一是引入更多新鮮血液。14人中有9名新成員,占64.3%;中央局5人中有3名新成員,占60%。本屆成員年齡最大的是陳獨秀,44歲;最小的是項英,25歲。這些領(lǐng)導成員都正值青壯年,朝氣蓬勃,思維敏捷,易于接受新事物新思想。二是第一次有產(chǎn)業(yè)工人成員。14人內有5人是產(chǎn)業(yè)工人,占35.7%。除張連光外,均是工人運動(dòng)中涌現出的受工人擁戴的工人領(lǐng)袖。有機械工、紡織工、司機、印刷工。王荷波兼任中央局委員。工人委員是除第六屆中央領(lǐng)導集體外比例最高的,但素質(zhì)水平明顯超過(guò)第六屆。三是工農代表有8人,明顯比前兩屆要多,占實(shí)際擔當工作的12位委員的三分之二。他們在地域上具有廣泛代表性,分別來(lái)自上海、北京、安源、唐山等地;他們在行業(yè)上也具有廣泛代表性,對中國工廠(chǎng)、鐵路、礦山等行業(yè)有一線(xiàn)工作經(jīng)驗。四是實(shí)際斗爭經(jīng)驗豐富,多人擔任過(guò)中層、基層干部,參加組織過(guò)群眾運動(dòng)。[15]P37總體來(lái)看,第三屆中央領(lǐng)導成員的素質(zhì)水平和領(lǐng)導能力應是遵義會(huì )議以前各屆最高的。

全國黨代會(huì )修正完善黨章,把黨在推進(jìn)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過(guò)程中取得的重大實(shí)踐成果、理論成果、制度成果體現在黨章中,對推進(jìn)黨和人民事業(yè)的發(fā)展至關(guān)重要,黨的三大開(kāi)了先河。在黨的歷史上,除了五大因開(kāi)會(huì )時(shí)因形勢緊急,委托中央政治局制定黨章修正案以外,其余歷次黨章的制定和修改都由全國黨代會(huì )作出。

全國黨代會(huì )選舉產(chǎn)生的黨的中央領(lǐng)導機構,是大會(huì )閉幕之后,兩次代表大會(huì )之間全黨的最高領(lǐng)導機構,肩負著(zhù)領(lǐng)導全黨貫徹落實(shí)全國黨代會(huì )所制定的路線(xiàn)方針政策的重任。因此,中央領(lǐng)導機構的選舉對中國共產(chǎn)黨的發(fā)展有著(zhù)非常重要的意義。黨的三大在選舉產(chǎn)生中央領(lǐng)導機構方面積累了成功經(jīng)驗,為之后選舉逐步走向制度化、民主化提供了重要借鑒。

結語(yǔ)

中國共產(chǎn)黨全國代表大會(huì )制度的產(chǎn)生形成,是中國共產(chǎn)黨遵循馬克思、恩格斯關(guān)于無(wú)產(chǎn)階級政黨的制度設計,借鑒列寧在蘇俄實(shí)踐經(jīng)驗,在結合中國實(shí)際過(guò)程中不斷發(fā)展完善的結果。從黨的一大宣告中國共產(chǎn)黨誕生開(kāi)始,全國黨代會(huì )就對中國共產(chǎn)黨、對中國、對中華民族、對共產(chǎn)主義運動(dòng)的發(fā)展都產(chǎn)生了重大影響,但從學(xué)界研究現狀來(lái)看,相關(guān)成果的數量、質(zhì)量還難以與其影響相稱(chēng)。黨史研究講因果、也講過(guò)程。筆者認為應從這兩個(gè)方面加強黨代會(huì )研究:一是從因果方面著(zhù)手,即以全國黨代會(huì )的歷史地位、歷史影響及現實(shí)啟示作為研究進(jìn)路,目前這方面的成果相對較多,但整體還不夠。二是從過(guò)程方面著(zhù)手,目前這方面的研究相對欠缺。恩格斯認為:“世界不是既成事物的集合體,而是過(guò)程的集合體”。[16]P244從民主革命時(shí)期全國黨代會(huì )的發(fā)展歷程來(lái)看,黨的七大各項制度在不斷摸索實(shí)踐中相對最為成熟,也以“團結的大會(huì ),勝利的大會(huì )”載入史冊,為新中國成立后全國黨代會(huì )的勝利召開(kāi)積累了豐富經(jīng)驗。但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經(jīng)歷了艱辛的探索過(guò)程。對于全國黨代會(huì )研究而言,既要關(guān)注較大的過(guò)程,也要關(guān)注較小的過(guò)程。所謂較大的過(guò)程是指類(lèi)似本文這種研究,把黨的三大放入全國黨代會(huì )發(fā)展過(guò)程中去考察,正是從黨的一大到黨的六大期間不斷的總結經(jīng)驗教訓,才使黨的七大取得了很大成績(jì)。所謂較小的研究是指一次黨代會(huì )的召開(kāi)過(guò)程,即具體細節,一次黨代會(huì )最起碼包括會(huì )議召集、制定日程、起草文件、會(huì )議討論、形成決議等過(guò)程,中間或順利或波折,都是重要的黨史研究對象;氐奖疚亩,把黨的三大放入全國黨代會(huì )制度發(fā)展過(guò)程中進(jìn)行考察,可以清晰地看到三大的創(chuàng )新作用主要表現在三個(gè)方面:從代表選舉看,黨的三大起到了由指派推薦向民主選舉發(fā)展的重要過(guò)渡;從會(huì )前統一思想看,開(kāi)預備會(huì )、起草反映與會(huì )代表共識的大會(huì )材料,這兩項制度是從黨的三大開(kāi)始的;從會(huì )議議程看,黨的三大第一次修正完善黨章,選舉出領(lǐng)導力強的中央領(lǐng)導機構,為之后黨代會(huì )的制度建設提供了經(jīng)驗。

[參考文獻]

[1]李穎.民主革命時(shí)期黨的全國代表大會(huì )制度研究[J].黨的文獻,2011(6).

[2]李穎.試論黨的三大的主要歷史功績(jì)[J].上海黨史與黨建,2023(4).

[3]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央檔案館.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檔案文獻選編[M].北京:中共黨史出版社,2015.

[4]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征集委員會(huì ).共產(chǎn)主義小組:上[M].北京: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1987.

[5]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現代史研究室,中國革命博物館黨史研究室.“一大”前后:二[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

[6]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央檔案館.中國共產(chǎn)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檔案文獻選編[M].北京:中共黨史出版社,2014.

[7]“二大”和“三大”——中國共產(chǎn)黨第二、三次代表大會(huì )資料選編[M].北京: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出版社,1985.

[8]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共產(chǎn)國際、聯(lián)共(布)與中國革命檔案資料叢書(shū):第2卷[M].北京:北京圖書(shū)館出版社,1997.

[9]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央檔案館.中國共產(chǎn)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檔案文獻選編[M].北京:中共黨史出版社,2014.

[10]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共產(chǎn)國際、聯(lián)共(布)與中國革命檔案資料叢書(shū):第4卷[M].北京:北京圖書(shū)館出版社,1998.

[11]《董必武年譜》編輯組.董必武年譜[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1.

[12]廣東革命歷史博物館.中共“三大”資料[M].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1985.

[13]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中央檔案館.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檔案文獻選編[M].北京:中共黨史出版社,2014.

[14]中央檔案館.中共黨史報告選編[M].北京: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82.

[15]王健英.民主革命時(shí)期中共歷屆中央領(lǐng)導集體述評:上卷[M].北京:中共黨史出版社,2007.

[16]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作者: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第二研究部副研究員)

(來(lái)源:《中國井岡山干部學(xué)院學(xué)報》2024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