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本開(kāi)新與文明互鑒: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應有之義(深入學(xué)習貫徹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

作者:彭 剛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1    來(lái)源:人民網(wǎng)-人民日報
分享到 :

核心閱讀    

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既要是“中華民族”的,又要是“現代”的。返本開(kāi)新、傳承發(fā)展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文明互鑒、吸收借鑒人類(lèi)文明一切有益成果,進(jìn)而創(chuàng )造和發(fā)展人類(lèi)文明新形態(tài),是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應有之義。

在文化傳承發(fā)展座談會(huì )上,習近平總書(shū)記提出了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重大命題。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既要是“中華民族”的,又要是“現代”的。前者要求我們返本開(kāi)新,實(shí)現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創(chuàng )造性轉化、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后者則意味著(zhù)要加強文明交流互鑒,從不同文明中汲取養分,其中很重要的就是中西互鑒。兩者都是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應有之義。

返本開(kāi)新,激活傳統

返本開(kāi)新是文明史上的常見(jiàn)情境,特別是現代大國強國的重要文化特征。世界變化越來(lái)越劇烈,我們都感受到了科技和商業(yè)的力量在深刻地改變社會(huì ),感受到了巨大的不確定性。但越是這樣,人們就越想回到自身歷史和文明的源頭,看看自己從哪兒來(lái),想想自己的所來(lái)之處是否還有著(zhù)能給當下帶來(lái)啟示和活力的源泉。在不斷變化的時(shí)代,我們更要去追尋那些有著(zhù)恒定價(jià)值的東西。

在中華文明的歷史上,人們不斷回到先秦,回到我們文明的萌生處尋求啟示!爸茈m舊邦,其命維新!毕惹刂T子一直就是后世思想的靈感源泉!叭胂蟆币恢笔侨寮也粩喟l(fā)展的依歸所在。宋明理學(xué)更是中華文化返本開(kāi)新的典范:面對佛學(xué)沖擊,儒家士大夫從唐代韓愈、李翱首倡重建儒學(xué),再到宋代朱熹重返儒家經(jīng)典提出理學(xué),再到明代王陽(yáng)明集宋明理學(xué)之大成,儒學(xué)立足自身,返本開(kāi)新,煥發(fā)出了勃勃生機,為中華文明的延續發(fā)展貢獻了寶貴的精神資源。而儒學(xué)中的今文經(jīng)學(xué)特別是公羊學(xué),則在晚清危亡時(shí)期再度興起,為有志之士的改良運動(dòng)提供了思想基礎。

歷史上,西方文明也很多次回到古典源頭去尋找啟示,開(kāi)啟新思想。哲學(xué)家、數學(xué)家懷特海曾經(jīng)說(shuō)過(guò):“兩千五百年的西方哲學(xué)只不過(guò)是柏拉圖哲學(xué)的一系列腳注而已!蔽乃噺团d是西方現代文化的萌生,可它最初卻表現得像是古希臘羅馬文化的復活。19世紀的德國,很多文化巨匠也把目光重新投向古希臘。哲學(xué)家黑格爾在《哲學(xué)史講演錄》中就說(shuō):“一提到希臘這個(gè)名字,在有教養的歐洲人心中,尤其在我們德國人心中,自然會(huì )引起一種家園之感!碑斀竦臍W美也有很多人在有意識地激活古典概念來(lái)理解當下。而在法律體系中,大陸法系的一些基本制度,例如合同法的一些基本規則,仍然在延續兩千年前的羅馬法。

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文化根脈”。今天,我們有更好的條件、更強的自覺(jué)來(lái)挖掘、弘揚傳統文化。我們要在傳承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同時(shí),積極擁抱現代社會(huì )的變革和挑戰,以創(chuàng )造具有時(shí)代特色的新文化形態(tài)和思想成果。返本開(kāi)新并不意味著(zhù)故步自封,和開(kāi)放包容之間也并不沖突矛盾。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發(fā)展過(guò)程,必然是返回中華文明根本,不斷開(kāi)出新形態(tài)、新內容、新成果的過(guò)程。

文明互鑒,創(chuàng )新超越

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落實(shí)全球文明倡議,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文明互鑒超越文明沖突、文明包容超越文明優(yōu)越,攜手促進(jìn)人類(lèi)文明進(jìn)步!痹诋斀袷澜,文明互鑒的一個(gè)重要方面就是中西互鑒。要促進(jìn)文明互鑒、中西互鑒,就要實(shí)現三個(gè)“超越”。

超越文明隔閡,交流互鑒從來(lái)都是文明發(fā)展的必由之路。古代中華文明不斷借鑒其他文明發(fā)展自我。歷史上中華文明通過(guò)吸納從印度傳過(guò)來(lái)的佛教文明,推動(dòng)形成宋明理學(xué)。20世紀以后,中國通過(guò)引入馬克思主義這一西方現代文明中最精華的部分,推進(jìn)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推動(dòng)中華文明發(fā)展進(jìn)入一個(gè)全新階段,成功走出了中國式現代化道路,創(chuàng )造了人類(lèi)文明新形態(tài)。

哲學(xué)家羅素說(shuō):“不同文化的接觸曾是人類(lèi)進(jìn)步的路標!蔽鞣轿拿鞯脑搭^古希臘文明就汲取了古代東方文明的營(yíng)養?茖W(xué)史家喬治·薩頓指出:“希臘科學(xué)的基礎完全是東方的,不論希臘的天才多么深刻,沒(méi)有這些基礎,它并不一定能夠創(chuàng )立任何可與其實(shí)際成就相比的東西”。歷史上,歐洲曾對中國充滿(mǎn)興趣,啟蒙時(shí)代還曾出現過(guò)“中國熱”。

超越文明沖突,交流互鑒實(shí)現創(chuàng )新超越!皷|海西海,心理攸同”。文明的相通相近,反映出超越時(shí)空的人心共性,使得和平、發(fā)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逐步成為全人類(lèi)共同價(jià)值。文明之間的多元和差異,為人們在交流互鑒中更深刻地認識自我、取長(cháng)補短、創(chuàng )新超越提供了條件。比如,古希臘文化對邏輯思維的強調、對非實(shí)用真理的探索、對好奇心的鼓勵,對渴求創(chuàng )新思維的我們依然具有借鑒價(jià)值。

中華文明注重秩序與自由、責任與權利之間的平衡,為當代西方有識之士反思自身文明時(shí)所借鑒。西方國家的現代化強調征服和利用自然,造成環(huán)境污染、資源枯竭等嚴重問(wèn)題,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堅持“天人合一”“順天應時(shí)”“取之有度、用之有節”。文明的發(fā)展,既要返本開(kāi)新,激活各自?xún)?yōu)秀傳統;又要開(kāi)放包容,在借鑒吸納中實(shí)現創(chuàng )新超越。文明交流互鑒并不意味著(zhù)失去自己,而是成為更好、更偉大的自己。

超越文明優(yōu)越,摒棄以族群來(lái)區分文明野蠻的觀(guān)念。中華文明歷來(lái)就有海納百川、兼收并蓄的胸懷和氣度,不以族群來(lái)劃分文明和野蠻、區分文化的優(yōu)劣高下,而是以開(kāi)放的眼光來(lái)看待外部世界。越是繁榮強盛的時(shí)代,就越是如此。當前,人類(lèi)需要超越文明等級論,“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文明不意味著(zhù)征服和改造,而是尊重、欣賞、學(xué)習和成就他者。

然而直到今天,西方一些人依然秉持文明等級論,將特定時(shí)代特定地域產(chǎn)生出來(lái)的價(jià)值體系看成“普世價(jià)值”,并制造出許多文明等級的二分法概念——民主/專(zhuān)制、自由/威權等,對于不符合其標準的國家動(dòng)輒指責和干涉,甚至兵戈相向。這種不平等的文明觀(guān)正是世界上許多矛盾與沖突的根源所在。

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獨特價(jià)值追求

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中華文明5000多年綿延不斷、經(jīng)久不衰,在長(cháng)期演進(jìn)過(guò)程中,形成了中國人看待世界、看待社會(huì )、看待人生的獨特價(jià)值體系、文化內涵和精神品質(zhì)”。價(jià)值觀(guān)是文明最深層次的內核。在返本開(kāi)新與文明互鑒特別是中西互鑒之中,我們對中國人的獨特價(jià)值體系會(huì )有更清晰的認知,這一獨特價(jià)值體系也是正在創(chuàng )造中的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獨特價(jià)值追求。

在社會(huì )價(jià)值觀(guān)上強調群體本位而非個(gè)體至上。中華文明堅持德性為本、群體本位,講求義利之辨。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堅持人民至上、群體本位。西方現代文明奠基于個(gè)體至上的價(jià)值觀(guān),其經(jīng)濟、政治、社會(huì )等秩序的邏輯起點(diǎn),都是為追逐自身利益的個(gè)體提供理論和制度依據。原子化的個(gè)體極致地滿(mǎn)足自身欲望,在給現代社會(huì )帶來(lái)巨大活力的同時(shí),也給世界其他國家和民族、給西方社會(huì )弱勢階層和群體帶來(lái)了深重災難。

在發(fā)展觀(guān)上強調以人民為中心而非以資本為中心。中華文明歷來(lái)對資本的逐利特性保持高度警惕,“天下為公”的傳統社會(huì )理想與社會(huì )主義有著(zhù)天然的契合性。中國式現代化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fā)展思想:經(jīng)濟上努力實(shí)現共同富裕,政治上發(fā)展全過(guò)程人民民主,文化上反對用金錢(qián)衡量一切、強調精神富足,等等。西方現代化是資本驅動(dòng)的現代化。資本被視為塑造社會(huì )的支配性權力。

在治理觀(guān)上強調團結統一而非分化對立。中華文明的歷史血脈從未中斷。秦漢以來(lái),反對國家分裂、維護國土完整成為中國人的政治底線(xiàn),維護統一成為中華文明的政治自覺(jué)。主流政治力量、主流價(jià)值觀(guān)念和主流思想文化的合一,是中國傳統社會(huì )治理的鮮明特色。當代中國在更高水平上發(fā)展中國文化大一統傳統并賦予其新的時(shí)代內涵,豐富多元的現代社會(huì )與現代文化又使其生機勃勃。政治與宗教、地域、種族之間的分化乃至撕裂,是當代西方揮之不去的夢(mèng)魘。

在生態(tài)觀(guān)上強調天人合一而非征服自然。中華文明堅持“天人合一”“天人互益”:以“萬(wàn)物一體”“中和位育”的觀(guān)念看待自然,以“道法自然”“順天應時(shí)”的心態(tài)敬畏自然,以“取之有度、用之有節”的方式利用自然。中國式現代化傳承了優(yōu)秀中華傳統生態(tài)文化,堅持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對于應對人類(lèi)共同面臨的環(huán)境氣候等挑戰具有重要價(jià)值。西方現代化以征服自然為目標。

在天下觀(guān)上強調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而非各自為戰。中華文化主張和而不同。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理念主張世界各國同舟共濟、平等共處,對話(huà)協(xié)商、共建共享。這是中華文明突出的和平性的體現。差不多400年以前,利瑪竇在他的日記中寫(xiě)道:在中國這樣“一個(gè)幾乎可以說(shuō)其疆域廣闊無(wú)邊、人口不計其數、物產(chǎn)多種多樣且極其豐富的王國里……他們完全滿(mǎn)足于自己所擁有的東西,并不熱望著(zhù)征服。在這方面,他們截然不同于歐洲人;歐洲人常常對自己的政府不滿(mǎn),垂涎其他人所享有的東西,F在,西方諸國家似乎已被稱(chēng)霸世界的念頭消磨得精疲力竭”。西方現代主流觀(guān)念,將國際關(guān)系視為各個(gè)國家在世界上競爭有限資源的關(guān)系。

當代世界面臨許多嚴峻挑戰,新興技術(shù)不斷撼動(dòng)既有倫理原則,霸權行徑不斷沖擊世界和平,民粹主義不斷撕裂社會(huì )結構,世界上不同力量之間的激烈博弈甚至帶來(lái)戰火,這讓我們對于世界的前景充滿(mǎn)擔憂(yōu)。同時(shí)我們也看到,不同文明的交流互鑒,客觀(guān)上說(shuō)遠比過(guò)去有更好的條件。人類(lèi)最有創(chuàng )造力、進(jìn)步最大、最有活力的時(shí)候,也經(jīng)常是不同文化、不同人群之間相互交流、交融最充分的時(shí)候。古老的傳統重新煥發(fā)出活力,現代文明不斷反思自身的欠缺,正是人類(lèi)不斷進(jìn)步、走向更高更好的文明形態(tài)的機會(huì )。中國式現代化就是中華民族的“舊邦新命”。返本開(kāi)新、傳承發(fā)展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文明互鑒、吸收借鑒人類(lèi)文明一切有益成果,進(jìn)而創(chuàng )造和發(fā)展人類(lèi)文明新形態(tài),是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應有之義,也是為建設一個(gè)更加美好的世界提供中國方案的必然選擇。

(作者為清華大學(xué)副校長(cháng))

《 人民日報 》( 2024年06月11日 09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