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黨書(shū)”的學(xué)問(wèn)——訪(fǎng)黨的文獻編輯研究專(zhuān)家楊勝群研究員

作者:楊勝群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05    來(lái)源:思想政治工作研究
分享到 :

人物簡(jiǎn)介

楊勝群(1951— ),湖南華容人,原中央文獻研究室常務(wù)副主任,第十二屆全國政協(xié)常委,中華人民共和國史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中國延安精神研究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1978年考入武漢大學(xué)中文系,畢業(yè)后分配到中央文獻研究室工作,1984年調湖南省委宣傳部工作,1990年調回中央文獻研究室。長(cháng)期從事黨和國家領(lǐng)導人的著(zhù)作編輯、生平思想研究和中共黨史及黨的基本理論研究工作。曾任《毛澤東文集》副主編,主編《毛澤東著(zhù)作專(zhuān)題摘編》《毛澤東文藝論集》《鄧小平傳(1904—1974)》《鄧小平年譜(1904—1974)》《鄧小平傳(1975—1997)》等。出版有個(gè)人文集。

記者:全國宣傳思想文化工作會(huì )議正式提出并系統闡述習近平文化思想,請從黨的文獻編輯研究工作角度,談一談您的體會(huì )。

楊勝群:深入學(xué)習貫徹習近平文化思想是全黨的重大政治任務(wù),黨的文獻編輯研究事業(yè)是黨的事業(yè)重要組成部分,在研究黨的理論、總結黨的經(jīng)驗、弘揚黨的傳統、傳承黨的作風(fēng)等方面發(fā)揮著(zhù)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對于黨的文獻編輯研究工作者來(lái)說(shuō),學(xué)習貫徹習近平文化思想,不僅是政治學(xué)習、政治要求,也是業(yè)務(wù)學(xué)習、崗位要求。

黨的文獻編輯研究工作是一項政治性、思想性都非常強的工作。深入學(xué)習貫徹習近平文化思想,既是忠實(shí)踐行“兩個(gè)維護”的政治要求,也是扎實(shí)推進(jìn)工作的重要保證。習近平總書(shū)記就黨史和文獻工作有過(guò)一系列重要論述,特別是他從黨的歷史和文獻角度深刻闡述了一系列帶根本性、戰略性、全局性的重大理論和實(shí)踐問(wèn)題。這是習近平文化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

記者:黨的文獻編輯研究工作始于延安時(shí)期,毛澤東同志曾親自組織指導編輯《六大以來(lái)》和《六大以前》等黨的文獻集,并將之稱(chēng)為“黨書(shū)”。您長(cháng)期從事黨的文獻編輯研究工作,對于編“黨書(shū)”最重要的體會(huì )是什么?

楊勝群:今天,我們編輯研究黨的文獻,仍可以說(shuō)是編“黨書(shū)”,有明確的黨性要求,或者說(shuō)是政治性要求,要特別重視和保證編研作品的政治效果。我們編輯出版黨和國家領(lǐng)導人及老一輩革命家的著(zhù)作集有兩個(gè)目的:一是為全黨政治、理論學(xué)習提供基本文本,二是為研究、宣傳黨的歷史提供基本資料。有的讀者問(wèn),你們編輯毛澤東等老一輩革命家的選集、文選和其他專(zhuān)題文集,為什么不收那些存在錯誤的東西?黨的歷史是一部不斷探索前進(jìn)的歷史,探索中不可避免地發(fā)生過(guò)錯誤。這也反映在黨的歷史文獻中,反映在毛澤東同志的著(zhù)述中。今天,我們編輯老一輩革命家的選集、文選、文集等,是要充分發(fā)掘和整理他們在長(cháng)期的革命和建設實(shí)踐中形成的寶貴思想遺產(chǎn),是編輯反映他們正確思想的代表作,以幫助人們更好地認識和把握黨的歷史發(fā)展的主流和本質(zhì)。對于他們在一些復雜的歷史條件下產(chǎn)生的錯誤,我們采用編纂黨的綜合歷史文獻集加以反映,特別是在編寫(xiě)他們的年譜、傳記中加以反映。

我們2002年編輯出版的《毛澤東文藝論集》,其中收了一篇《毛澤東談〈紅樓夢(mèng)〉》,集納了毛澤東同志1959年到1973年關(guān)于《紅樓夢(mèng)》的幾次談話(huà)。書(shū)出版以后,有讀者來(lái)信問(wèn)我們?yōu)槭裁床皇?954年毛澤東同志寫(xiě)給中央政治局的關(guān)于紅樓夢(mèng)研究的一封信。這封信是從批評俞平伯的紅學(xué)觀(guān)引申到同以胡適為代表的資產(chǎn)階級唯心論的斗爭。有一位學(xué)者在報紙上公開(kāi)發(fā)表文章,說(shuō)該書(shū)沒(méi)有收入這封信,總覺(jué)得是一個(gè)遺憾。為什么沒(méi)有收這封信呢?這不是我們工作的疏忽,而是出于政治上的考慮。新中國成立后各方面除舊布新,在思想領(lǐng)域清理資產(chǎn)階級唯心主義思想是必要的。但在這封信中俞平伯關(guān)于《紅樓夢(mèng)》的學(xué)術(shù)觀(guān)點(diǎn)被等同于胡適派資產(chǎn)階級唯心論受到批判,使圍繞《紅樓夢(mèng)》的學(xué)術(shù)批判演變?yōu)檎闻,混淆了學(xué)術(shù)問(wèn)題與政治問(wèn)題的界限,帶來(lái)了非常消極的后果。如果我們把這封信收進(jìn)書(shū)中,與《在延安文藝座談會(huì )上的講話(huà)》等著(zhù)作放在一起,再一次公開(kāi)發(fā)表,那就是在肯定信中的觀(guān)點(diǎn),就會(huì )混淆歷史上的政治是非。

記者:黨的文獻編研工作在為人們做好解疑釋惑方面是否能發(fā)揮重要作用?

楊勝群:文獻編輯研究工作在這方面特別要承擔起澄清社會(huì )上一些錯誤流傳的任務(wù)。比如,我們都知道對毛澤東和鄧小平曾經(jīng)流傳一個(gè)“正帥”“副帥”的說(shuō)法,即毛澤東是1958年“大躍進(jìn)”運動(dòng)的“正帥”,鄧小平是“大躍進(jìn)”運動(dòng)的“副帥”。境外一家出版社還出了一本書(shū),叫《大躍進(jìn)“副帥”——鄧小平》,國內也有人寫(xiě)文章說(shuō)鄧小平是“大躍進(jìn)”運動(dòng)的“副帥”。言外之意,“大躍進(jìn)”運動(dòng)的錯誤就是毛澤東和鄧小平這兩個(gè)“正、副帥”的責任。我們在撰寫(xiě)《鄧小平傳(1904—1974)》的過(guò)程當中,搞清楚了這個(gè)“正帥”“副帥”,是1959年4月上旬召開(kāi)的黨的八屆七中全會(huì )上叫出來(lái)的。八屆七中全會(huì )是什么會(huì )?是糾“左”的會(huì ),糾正“大躍進(jìn)”運動(dòng)錯誤的會(huì ),不是發(fā)動(dòng)“大躍進(jìn)”運動(dòng)的會(huì )。毛主席在這個(gè)會(huì )上是讓鄧小平來(lái)當糾正“大躍進(jìn)”運動(dòng)錯誤的“副帥”,他自己當“正帥”。毛澤東還對鄧小平說(shuō),“你掛帥了,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lái)行,你敢不敢呀?”這就是所謂毛澤東和鄧小平“正帥”“副帥”的由來(lái)!按筌S進(jìn)”運動(dòng)的“正帥”“副帥”和糾正“大躍進(jìn)”運動(dòng)的“正帥”“副帥”,含義完全不一樣!

記者:您的講述透出對黨的文獻編輯研究工作的一種情感因素。

楊勝群:我們長(cháng)期從事老一輩革命家著(zhù)作編輯和生平思想研究工作,在對老一輩革命家有了更多的了解之后,對他們產(chǎn)生了一種由衷的崇敬之情。我經(jīng)常說(shuō),由我們這一代人來(lái)編寫(xiě)鄧小平同志改革開(kāi)放時(shí)期的年譜、傳記,是很合適的。為什么?因為我們當中不少人包括我自己,是恢復高考之后上大學(xué),在改革開(kāi)放當中成長(cháng)起來(lái)的,我們對改革開(kāi)放有一種獨特的感受;謴透呖己透母镩_(kāi)放都是鄧小平同志決策的,我們對鄧小平同志有著(zhù)一份特殊的感情。每逢紀念恢復高考或者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召開(kāi)的時(shí)候,我們都想編點(diǎn)東西。2007年是恢復高考30周年,我和幾個(gè)同志,從收集資料開(kāi)始,用幾個(gè)月編輯完成《鄧小平?jīng)Q策恢復高考講話(huà)談話(huà)批示集》,出版之后反響很好,恢復高考改變了太多的人的人生。

記者:情感因素是否會(huì )影響歷史研究的客觀(guān)公正性?

楊勝群:強調歷史研究工作客觀(guān)公正是對的,但實(shí)際上研究歷史,不可避免會(huì )帶有主觀(guān)傾向和情感因素,關(guān)鍵在于有沒(méi)有正確的價(jià)值觀(guān)和歷史觀(guān)。古今中外優(yōu)秀的歷史著(zhù)作(包括歷史人物傳記)都有鮮明的主觀(guān)傾向。中國漢代史家司馬遷在《史記》中褒貶、臧否,態(tài)度鮮明,“西方史學(xué)之父”古希臘史學(xué)家希羅多德在著(zhù)作中也是愛(ài)憎分明,他們的著(zhù)作都成為傳世之作。我們描述一段歷史,總要先有一個(gè)基本判斷,這個(gè)判斷里面就有我們主觀(guān)的愛(ài)憎和情感,有我們的價(jià)值觀(guān)和歷史觀(guān)。如果我們對黨領(lǐng)導人民百年奮斗的歷史,對為黨和人民的事業(yè)做出過(guò)卓越貢獻的領(lǐng)袖人物冷漠無(wú)情的話(huà),能編好他們的著(zhù)作嗎?能寫(xiě)好他們的年譜、傳記嗎?

記者:黨的文獻編輯和研究工作科學(xué)性具體體現在哪些方面?

楊勝群:黨和國家領(lǐng)導人的著(zhù)作編輯和生平思想研究同其他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一樣,具有科學(xué)性要求。具體來(lái)說(shuō),一是要確保資料的可靠性和系統性。有人問(wèn)我,你們撰寫(xiě)的年譜、傳記同社會(huì )上以及境外的一些同類(lèi)作品有什么區別?我說(shuō)最大的區別在于,我們是以大量的檔案資料為依據,用大量的檔案資料說(shuō)話(huà)的,尤其是運用了檔案部門(mén)保存的大量?jì)炔繖n案。如《毛澤東傳》《鄧小平傳》,所運用的內部文件、會(huì )議記錄等檔案資料都達數千件。

再就是要有政治性和科學(xué)性相統一的學(xué)術(shù)視角和學(xué)術(shù)視野。黨和國家領(lǐng)導人的著(zhù)作編輯和生平思想研究有明確的政治性要求,但它最終是科學(xué)研究、是學(xué)術(shù)研究,政治性要求最終要通過(guò)科學(xué)的研究成果來(lái)實(shí)現。因此工作的全過(guò)程要貫穿學(xué)術(shù)思維。我們有組織地撰寫(xiě)領(lǐng)袖人物的年譜、傳記,起步是很晚的,西方人寫(xiě)中共領(lǐng)袖人物的傳記類(lèi)作品比我們早,也比我們多。他們的很多作品有一個(gè)共同的偏見(jiàn),就是總是從權力斗爭和個(gè)人恩怨的角度考察人物關(guān)系,有的則過(guò)分強調人物性格。而我們則重在寫(xiě)出人物的思想,寫(xiě)出人物的思想發(fā)展脈絡(luò )。寫(xiě)《毛澤東傳》就要寫(xiě)出毛澤東同志的思想發(fā)展脈絡(luò ),寫(xiě)出毛澤東思想的形成發(fā)展過(guò)程;寫(xiě)《鄧小平傳》就要寫(xiě)出鄧小平同志的思想發(fā)展脈絡(luò ),寫(xiě)出鄧小平理論的形成發(fā)展過(guò)程。

在黨內開(kāi)展積極的思想斗爭,不斷克服必然產(chǎn)生的各種錯誤思想傾向,這是中國共產(chǎn)黨的一個(gè)鮮明特點(diǎn)和傳統。我們撰寫(xiě)領(lǐng)袖人物的年譜、傳記等,特別注重在黨內積極的思想斗爭中考察和揭示人物的思想發(fā)展脈絡(luò ),凸顯人物獨特的思想和品格,以對歷史作出更具思想性的總結,并給后人提供思想啟示,這是我們的作品重要的學(xué)術(shù)視角和學(xué)術(shù)價(jià)值。

記者:不回避黨內矛盾、黨內斗爭,是否也意味著(zhù)不回避領(lǐng)袖人物曾經(jīng)有過(guò)的錯誤?

楊勝群:是的,我們堅持實(shí)事求是地分析、評價(jià)黨的領(lǐng)袖人物,很重要的一點(diǎn)就是不回避錯誤和缺點(diǎn)。比如《毛澤東傳》對于毛澤東同志在反右擴大化、“大躍進(jìn)”運動(dòng),特別是“文化大革命”問(wèn)題上思想理論和實(shí)際工作中的錯誤,不僅沒(méi)有回避,而且寫(xiě)得比較透徹,出版后反響很好,為什么?因為既充分尊重客觀(guān)史實(shí),又有辯證理性的分析,特別是對他犯錯誤的主客觀(guān)原因作了深刻的分析。這樣,并不損害毛澤東同志作為人民領(lǐng)袖和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的崇高地位,也不影響毛澤東思想作為黨的指導思想的科學(xué)價(jià)值。寫(xiě)《鄧小平傳(1904—1974)》也是這樣,我們對鄧小平同志在“大躍進(jìn)”和人民公社化運動(dòng)中有過(guò)的錯誤也沒(méi)有回避,因為鄧小平同志自己后來(lái)也說(shuō)“這些事我是有責任的”,我們也沒(méi)有必要回避。

記者:這項工作的科學(xué)性要求,肯定還要體現在作風(fēng)和學(xué)風(fēng)上吧?

楊勝群:嚴謹精細、一絲不茍的工作作風(fēng),是黨的文獻編輯研究工作的政治性要求和科學(xué)性要求所決定的。在著(zhù)作編輯方面,一篇文稿的整理編輯,各個(gè)環(huán)節的工作都要嚴謹、細致!多囆∑轿倪x》第三卷收錄了鄧小平同志很重要的一篇談話(huà)《科學(xué)技術(shù)是第一生產(chǎn)力》。這篇談話(huà)實(shí)際上是鄧小平同志1988年兩段談話(huà)的集成,一段是9月5日同捷克斯洛伐克總統胡薩克的談話(huà),另一段是9月12日聽(tīng)取有關(guān)部門(mén)工作匯報時(shí)的談話(huà)。兩段談話(huà)時(shí)間相隔8天。9月12日的談話(huà)中,鄧小平同志明確講道:“我在同胡薩克的談話(huà)當中講到科學(xué)技術(shù)恐怕是第一生產(chǎn)力!钡,外事部門(mén)提供的鄧小平同志9月5日同胡薩克的談話(huà)記錄中沒(méi)有這句話(huà)。編輯組的同志覺(jué)得才8天時(shí)間,鄧小平同志不會(huì )記錯,肯定是談了,我們就刨根究底地查,最后查清楚了。什么情況呢?鄧小平同志不是在正式會(huì )談中而是在宴請胡薩克的談話(huà)中講到的這句話(huà)。當時(shí)擔任翻譯工作的同志非常負責,把這句話(huà)記錄下來(lái)了,而且登在了《接待簡(jiǎn)報》上,所以,正式會(huì )談?dòng)涗浬蠜](méi)有。參加編輯的同志拿到了這份簡(jiǎn)報,如獲至寶,把鄧小平同志這句話(huà)同其他有關(guān)談話(huà)內容一起整理成篇,這樣就有了鄧小平同志《科學(xué)技術(shù)是第一生產(chǎn)力》這篇光輝著(zhù)作和這個(gè)創(chuàng )造性的馬克思主義觀(guān)點(diǎn)?梢栽O想一下,如果我們的同志不刨根究底,不想辦法查,這篇著(zhù)作就出不來(lái),這個(gè)重要觀(guān)點(diǎn)就出不來(lái)!

記者:黨的文獻編輯研究工作可以看到對古典文獻學(xué)傳統的繼承。

楊勝群:重考辨,這是中國古典文獻學(xué)的重要傳統,也是黨的文獻編輯研究的基本功。黨的文獻涉及大量人物、事件及其他各種史料,都要認真進(jìn)行考訂和辨識。比如《毛澤東書(shū)信選集》,收入毛澤東同志各個(gè)時(shí)期的書(shū)信370多封,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他早年寫(xiě)給家鄉親友的,涉及許多底層群眾和舊時(shí)地名。我們在編輯這本書(shū)時(shí),對每一封信,對每一個(gè)人名、地名都做了考訂、核實(shí)。有一位老同志寫(xiě)了一篇文章《一信之考旬月躊躇:〈毛澤東書(shū)信選集〉編輯記事之一》,作了描述。再比如毛澤東同志的《尋烏調查》,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調查報告之一,有專(zhuān)家說(shuō)《尋烏調查》是那個(gè)時(shí)代最典型、最翔實(shí)的社會(huì )學(xué)文本,這是要流傳于后世的。全文8萬(wàn)多字,提到了數十家商鋪、數十個(gè)老地名、200多種物產(chǎn),數十個(gè)有名有姓的各色人物。我們在將《尋烏調查》編入《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時(shí),對這些都做了詳細的考訂,做到了不出一處錯訛。

嚴謹學(xué)風(fēng)體現在撰寫(xiě)老一輩革命家年譜、傳記上的要求,一是使用材料要可信,半點(diǎn)馬虎都要不得;二是分析評論要準確,一點(diǎn)都不能隨意。我們撰寫(xiě)《鄧小平傳》,寫(xiě)到1961年大興調查研究之風(fēng),按照毛澤東同志的要求,鄧小平同志和彭真同志等到北京順義農村調查公共食堂要不要辦下去的問(wèn)題。我們原來(lái)都聽(tīng)說(shuō)過(guò),鄧小平同志在順義說(shuō)過(guò)一句話(huà)“辦食堂是社會(huì )主義,不辦食堂也是社會(huì )主義”。但真到要落筆寫(xiě)的時(shí)候,卻不知這句話(huà)出自哪個(gè)地方。在我們保存的鄧小平文稿檔案里面都找不到這句話(huà)。因此,我們把這句話(huà)寫(xiě)上去又劃掉,劃掉了覺(jué)得又非?上,不甘心。多好的一句話(huà),非常符合鄧小平同志的性格,體現了辯證法。功夫不負有心人,我們在順義縣委組織編寫(xiě)的《順義縣農業(yè)合作化史料》中找到了鄧小平同志講這句話(huà)的記載,這才把這句話(huà)寫(xiě)到傳記里了。這種事例還有很多。有位老同志講,文獻編輯研究工作真是“沒(méi)有底”,但是我們又要做到“有底”。什么叫“有底”呢?就是我們使用的每一條材料,對人物、事件評價(jià)的每一個(gè)斷語(yǔ),一定要做到心里有底、言之有據。

記者:時(shí)代在發(fā)展,對文獻編輯研究工作也提出了新的要求,您有什么體會(huì )?

楊勝群:還要與時(shí)俱進(jìn),培養創(chuàng )新思維,提升創(chuàng )新能力。1984年,原文獻研究室主任胡喬木同志提出過(guò)一個(gè)很重要的意見(jiàn)。他說(shuō):最近幾年,我修改了一些文選的注釋?zhuān)械狡鸩葸@些注釋的同志都有一種通病,就是議論多、斷語(yǔ)多,好像法官做判決一樣。我認為,寫(xiě)注釋主要是對一些人和事的基本情況、歷史背景作些必要的介紹,以幫助讀者理解正文,切忌發(fā)議論、下斷語(yǔ)。從那以后,我們對注釋工作做了很大的改進(jìn),在編《鄧小平文選》第三卷、《毛澤東選集》第二版時(shí),對涉及的一些人物包括張國燾等重要人物作注,主要介紹他們的基本情況、生平經(jīng)歷,基本不作評價(jià),更不下斷語(yǔ)。在20世紀90年代以后編寫(xiě)領(lǐng)袖人物傳記作品也有明顯創(chuàng )新,我們把人物的政治傳記寫(xiě)得更豐富、更豐滿(mǎn)、更耐讀了,不僅寫(xiě)出人物的生平思想,而且努力寫(xiě)出人物的精神世界,寫(xiě)出人物情感活動(dòng),展示他們作為常人的一面,讓人物更加鮮活生動(dòng)、有血有肉。

記者:您從事文獻編輯研究工作,面向歷史,而學(xué)術(shù)視野總朝向未來(lái)。

楊勝群:我們黨在百年的發(fā)展中積累了豐富的歷史經(jīng)驗和珍貴的思想遺產(chǎn)。這些歷史經(jīng)驗和思想遺產(chǎn)都蘊含在大量歷史文獻中,繼續深入發(fā)掘、整理和研究歷史文獻,仍然是我們的重要任務(wù)。我們黨還在不斷前進(jìn),黨的事業(yè)還在不斷發(fā)展,新的文獻還在不斷產(chǎn)生。黨的文獻編輯研究永遠是一塊沃土,需要和值得一代代人去耕耘。

(本刊記者 海 兵)

(來(lái)源:《思想政治工作研究 》2024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