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dòng)何以成為人的第一需要

原標題:勞動(dòng)何以成為人的第一需要
作者:魯克儉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03    來(lái)源:光明日報
分享到 :

勞動(dòng)是人類(lèi)生存的基石,是人自身發(fā)展的決定性要素,也是貫穿馬克思哲學(xué)的一個(gè)核心概念。馬克思在《哥達綱領(lǐng)批判》中有一句名言:在共產(chǎn)主義社會(huì )高級階段,“勞動(dòng)已經(jīng)不僅僅是謀生的手段,而是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這里,馬克思提出了一個(gè)廣為人知的觀(guān)點(diǎn)“勞動(dòng)已經(jīng)成為人的第一需要”。實(shí)際上,馬克思的勞動(dòng)觀(guān)也經(jīng)歷了一個(gè)發(fā)展的過(guò)程:從《1844年經(jīng)濟學(xué)哲學(xué)手稿》中的異化勞動(dòng)觀(guān),到《資本論》時(shí)期勞動(dòng)屬于“必然王國”的觀(guān)點(diǎn),最后在《哥達綱領(lǐng)批判》中明確表述為“勞動(dòng)成為人的第一需要”的觀(guān)點(diǎn)。深入分析馬克思的勞動(dòng)觀(guān)的這一發(fā)展過(guò)程,有助于我們深化對馬克思“勞動(dòng)成為人的第一需要”觀(guān)點(diǎn)的認識。

馬克思的勞動(dòng)觀(guān)

在《1844年經(jīng)濟學(xué)哲學(xué)手稿》中,馬克思把勞動(dòng)看作是人的本質(zhì)的對象化(外化),把勞動(dòng)產(chǎn)品看作是對人的本質(zhì)力量的確證。人在勞動(dòng)中得到發(fā)展(人的發(fā)展),這是《1844年經(jīng)濟學(xué)哲學(xué)手稿》筆記本Ⅲ的核心思想。馬克思進(jìn)而在《關(guān)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中,明確提出“環(huán)境的改變與人的改變”統一于實(shí)踐(勞動(dòng)或生產(chǎn))。在《資本論》及其手稿(特別是《政治經(jīng)濟學(xué)批判大綱》)中,馬克思進(jìn)一步闡發(fā)了自己勞動(dòng)觀(guān)的五個(gè)論題,包括塑形論、凝結論、觀(guān)念論、必然王國論、人的自由全面發(fā)展論。

“塑形論”是馬克思在《政治經(jīng)濟學(xué)批判大綱》中論述的“勞動(dòng)是活的、造形的火”的思想,相關(guān)論述還包括“原料被消費了,因為它被勞動(dòng)改變了,塑形了”,“這種再生產(chǎn),一方面表現為主體對客體的占有,另一方面,同樣也表現為客體的塑形,客體從屬于主體的目的”。塑形論強調的是,在亞里士多德關(guān)于質(zhì)料與形式關(guān)系的理論中,給質(zhì)料賦予形式的,是感性的對象性活動(dòng)即勞動(dòng)。馬克思在《資本論》第1卷中還對此作了進(jìn)一步解釋?zhuān)骸叭嗽谏a(chǎn)中只能像自然本身那樣發(fā)揮作用,就是說(shuō),只能改變物質(zhì)的形式”。馬克思的“塑形論”思想,與他在《1844年經(jīng)濟學(xué)哲學(xué)手稿》筆記本Ⅲ開(kāi)頭關(guān)于“私有財產(chǎn)的主體本質(zhì),私有財產(chǎn)作為自為地存在著(zhù)的活動(dòng)、作為主體、作為人,就是勞動(dòng)”以及勞動(dòng)是“財富的主體本質(zhì)”“地產(chǎn)的主體本質(zhì)”“工業(yè)的主體本質(zhì)”等說(shuō)法是一脈相承的。塑形論是馬克思“勞動(dòng)是人的本質(zhì)的對象化”思想的形象化說(shuō)法。

“凝結論”是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提出的活勞動(dòng)凝結在死勞動(dòng)中的思想。馬克思指出,各種勞動(dòng)不再有什么差別,全都化為相同的人類(lèi)勞動(dòng),抽象人類(lèi)勞動(dòng)。這種抽象人類(lèi)勞動(dòng),從主體方面來(lái)說(shuō)(即作為“活勞動(dòng)”),是“人的腦、神經(jīng)、肌肉、感官等等的耗費”。在《1844年經(jīng)濟學(xué)哲學(xué)手稿》中,馬克思使用的是“人的本質(zhì)力量”這一具有濃厚黑格爾思辨哲學(xué)意味的表述。從客體方面來(lái)說(shuō)(即作為“死勞動(dòng)”),這種抽象人類(lèi)勞動(dòng)只是同一的幽靈般的對象性,只是無(wú)差別的人類(lèi)勞動(dòng)的單純凝結,即不管以哪種形式進(jìn)行的人類(lèi)勞動(dòng)力耗費的單純凝結。這些勞動(dòng)產(chǎn)物現在只是表示,在它們的生產(chǎn)上耗費了人類(lèi)勞動(dòng)力,積累了人類(lèi)勞動(dòng)。馬克思有時(shí)也用“結晶”來(lái)表達與“凝結”類(lèi)似的意思,這只是不同的修辭表達方式。馬克思在《1844年經(jīng)濟學(xué)哲學(xué)手稿》中還有人“在他所創(chuàng )造的世界中直觀(guān)自身”這一形象化的說(shuō)法。

“觀(guān)念論”是指人在實(shí)際生產(chǎn)勞動(dòng)產(chǎn)品之前已經(jīng)在觀(guān)念中把它生產(chǎn)出來(lái)了。馬克思在《資本論》第1卷中說(shuō):“蜘蛛的活動(dòng)與織工的活動(dòng)相似,蜜蜂建筑蜂房的本領(lǐng)使人間的許多建筑師感到慚愧。但是,最蹩腳的建筑師從一開(kāi)始就比最靈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是他在用蜂蠟建筑蜂房以前,已經(jīng)在自己的頭腦中把它建成了!逼鋵(shí),馬克思在《1844年經(jīng)濟學(xué)哲學(xué)手稿》中已經(jīng)表述過(guò)類(lèi)似的思想:“誠然,動(dòng)物也生產(chǎn)。動(dòng)物為自己營(yíng)造巢穴或住所,如蜜蜂、海貍、螞蟻等。但是,動(dòng)物只生產(chǎn)它自己或它的幼仔所直接需要的東西;動(dòng)物的生產(chǎn)是片面的,而人的生產(chǎn)是全面的……動(dòng)物只是按照它所屬的那個(gè)種的尺度和需要來(lái)構造,而人卻懂得按照任何一個(gè)種的尺度來(lái)進(jìn)行生產(chǎn),并且懂得處處都把固有的尺度運用于對象!瘪R克思勞動(dòng)觀(guān)的“觀(guān)念論”,凸顯了人與動(dòng)物的本質(zhì)區別,是馬克思關(guān)于人的類(lèi)本質(zhì)思想的核心內容。按照《1844年經(jīng)濟學(xué)哲學(xué)手稿》筆記本Ⅰ的著(zhù)名說(shuō)法,“自由的有意識的活動(dòng)恰恰就是人的類(lèi)特性”。人在實(shí)際生產(chǎn)勞動(dòng)產(chǎn)品之前已經(jīng)在觀(guān)念中把它生產(chǎn)出來(lái)的“觀(guān)念的東西”,首先內化于勞動(dòng)者的“活勞動(dòng)”中,最終凝結在勞動(dòng)產(chǎn)品中,成為“死勞動(dòng)”即積累的勞動(dòng),成為人類(lèi)的文明成果和財富。因此,自由的有意識的活動(dòng)是貫穿整個(gè)人類(lèi)歷史的人類(lèi)抽象勞動(dòng)。當馬克思把資本主義雇傭勞動(dòng)說(shuō)成是“異化勞動(dòng)”時(shí),是把異化勞動(dòng)與作為人類(lèi)抽象勞動(dòng)的自由活動(dòng)作對照來(lái)說(shuō)的。許多學(xué)者把與觀(guān)念論相關(guān)的“自由的有意識的活動(dòng)”,看作是共產(chǎn)主義社會(huì )體現“人的自我實(shí)現”的活動(dòng),這是對馬克思思想的極大誤讀。

“必然王國論”是指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中關(guān)于勞動(dòng)仍然屬于“必然王國”的思想。馬克思指出,“自由王國只是在必要性和外在目的規定要做的勞動(dòng)終止的地方才開(kāi)始;因而按照事物的本性來(lái)說(shuō),它存在于真正物質(zhì)生產(chǎn)領(lǐng)域的彼岸。像野蠻人為了滿(mǎn)足自己的需要,為了維持和再生產(chǎn)自己的生命,必須與自然搏斗一樣,文明人也必須這樣做;而且在一切社會(huì )形式中,在一切可能的生產(chǎn)方式中,他都必須這樣做。這個(gè)自然必然性的王國會(huì )隨著(zhù)人的發(fā)展而擴大,因為需要會(huì )擴大;但是,滿(mǎn)足這種需要的生產(chǎn)力同時(shí)也會(huì )擴大。這個(gè)領(lǐng)域內的自由只能是:社會(huì )化的人,聯(lián)合起來(lái)的生產(chǎn)者,將合理地調節他們和自然之間的物質(zhì)變換,把它置于他們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讓它作為一種盲目的力量來(lái)統治自己;靠消耗最小的力量,在最無(wú)愧于和最適合于他們的人類(lèi)本性的條件下來(lái)進(jìn)行這種物質(zhì)變換。但是,這個(gè)領(lǐng)域始終是一個(gè)必然王國。在這個(gè)必然王國的彼岸,作為目的本身的人類(lèi)能力的發(fā)揮,真正的自由王國,就開(kāi)始了。但是,這個(gè)自由王國只有建立在必然王國的基礎上,才能繁榮起來(lái)”。按照馬克思的論述,自由王國存在于真正物質(zhì)生產(chǎn)領(lǐng)域的彼岸,而勞動(dòng)必然處于“真正生產(chǎn)領(lǐng)域”,不可能屬于自由王國。即使隨著(zhù)自由時(shí)間的增加,勞動(dòng)(生產(chǎn)活動(dòng))越來(lái)越逼近自由王國,但這個(gè)領(lǐng)域始終是一個(gè)必然王國。我們此處對馬克思這段話(huà)的另類(lèi)解讀,還得到馬克思另外一處論述的支持。在《政治經(jīng)濟學(xué)批判大綱》中馬克思寫(xiě)道,“斯密在下面這點(diǎn)上是對的:在奴隸勞動(dòng)、徭役勞動(dòng)、雇傭勞動(dòng)這樣一些勞動(dòng)的歷史形式下,勞動(dòng)始終是令人厭惡的事情,始終表現為外在的強制勞動(dòng),而與此相反,不勞動(dòng)卻是‘自由和幸!。這里可以從兩個(gè)方面來(lái)談:一方面是這種對立的勞動(dòng);另一方面與此有關(guān),是這樣的勞動(dòng),這種勞動(dòng)還沒(méi)有為自己創(chuàng )造出(或者同牧人等的狀況相比,是喪失了)一些主觀(guān)的和客觀(guān)的條件,從而使勞動(dòng)會(huì )成為吸引人的勞動(dòng),成為個(gè)人的自我實(shí)現,但這決不是說(shuō),勞動(dòng)不過(guò)是一種娛樂(lè ),一種消遣,就像傅立葉完全以一個(gè)浪漫女郎的方式極其天真地理解的那樣。真正自由的勞動(dòng),例如作曲,同時(shí)也是非常嚴肅,極其緊張的事情。物質(zhì)生產(chǎn)的勞動(dòng)只有在下列情況下才能獲得這種性質(zhì):(1)勞動(dòng)具有社會(huì )性;(2)這種勞動(dòng)具有科學(xué)性,同時(shí)又是一般的勞動(dòng),這種勞動(dòng)不是作為用一定方式刻板訓練出來(lái)的自然力的人的緊張活動(dòng),而是作為一個(gè)主體的人的緊張活動(dòng),這個(gè)主體不是以單純自然的,自然形成的形式出現在生產(chǎn)過(guò)程中,而是作為支配一切自然力的活動(dòng)出現在生產(chǎn)過(guò)程中”。這里,馬克思把“真正自由的勞動(dòng)”,或使人得以自我實(shí)現的“吸引人的勞動(dòng)”,仍然看作是“緊張活動(dòng)”,也就是處于必然王國(自然必然性)的領(lǐng)域。馬克思并沒(méi)有把與“外在的強制勞動(dòng)”相對立的“勞動(dòng)”浪漫化,沒(méi)有像空想社會(huì )主義者傅立葉那樣天真地把“作為支配一切自然力的活動(dòng)出現在生產(chǎn)過(guò)程中”的勞動(dòng),看作是“娛樂(lè )”和“消遣”,看作是屬于自由王國。

“人的自由全面發(fā)展論”是指由勞動(dòng)所帶來(lái)的人的發(fā)展為自我實(shí)現提供了主觀(guān)條件。需要指出的是,馬克思本人只使用過(guò)一次“個(gè)人自由而充分的發(fā)展”的表述。與此最接近的是“每個(gè)人完全而自由的發(fā)展”的說(shuō)法,其他情況下,馬克思要么是談個(gè)人的自由發(fā)展,要么是談個(gè)人的全面發(fā)展或全面發(fā)展的(個(gè))人。此外,中文“全面(的)”一詞,馬克思在德文原文中使用過(guò)“voll”“vollseitig”“allseitig”“universell”“total”“nach allen Seiten”等意思接近的不同詞匯。恩格斯在《反杜林論》中有類(lèi)似的說(shuō)法:“通過(guò)社會(huì )化生產(chǎn),不僅可能保證一切社會(huì )成員有富足的和一天比一天充裕的物質(zhì)生活,而且還可能保證他們的體力和智力獲得充分的自由的發(fā)展和運用!辈贿^(guò)恩格斯在此使用的是“vollst ndig”一詞,中文將其譯為“充分(的)”。

如果說(shuō)馬克思勞動(dòng)觀(guān)的前面幾個(gè)論題更多關(guān)涉的是勞動(dòng)所帶來(lái)的生產(chǎn)力的發(fā)展(“環(huán)境的改變”方面),那么“人的自由全面發(fā)展論”關(guān)涉的則是人的發(fā)展(“人的改變”方面),它為人的自我實(shí)現提供了主觀(guān)條件。盡管馬克思在《資本論》說(shuō)過(guò)“用那種把不同社會(huì )職能當作互相交替的活動(dòng)方式的全面發(fā)展的個(gè)人,來(lái)代替只是承擔一種社會(huì )局部職能的局部個(gè)人”,但馬克思的“人的自由全面發(fā)展”表述中的“全面”,并非指每個(gè)人在所有方面都得到發(fā)展。如果這樣來(lái)理解,那么共產(chǎn)主義“新人”就變成同質(zhì)性的人(原子式個(gè)人)了。與馬克思形成對照的是,空想社會(huì )主義者傅立葉和歐文都要求,無(wú)論是在農業(yè)還是在工業(yè)中,每個(gè)人盡可能多地調換工種,并且要求相應地訓練青年從事盡可能全面的技術(shù)活動(dòng)。在他們兩人看來(lái),“人應當通過(guò)全面的實(shí)踐活動(dòng)獲得全面的發(fā)展”。馬克思所要表達的則是,每個(gè)人的天賦才能(潛能)都不受阻礙地得到“自由”發(fā)展,從而每個(gè)人就其自身來(lái)說(shuō)得到“全面”發(fā)展。由于每個(gè)人的天賦具有差異性,得到自由全面發(fā)展的個(gè)人就具有多樣性(個(gè)性)。從而,得到自由全面發(fā)展的個(gè)人不但是歷史的產(chǎn)物,還具有美學(xué)維度。

從“謀生勞動(dòng)”到“勞動(dòng)成為人的第一需要”

由馬克思勞動(dòng)觀(guān)的這五個(gè)論題可以看出,在《哥達綱領(lǐng)批判》之前馬克思始終是把勞動(dòng)看作是人的自我實(shí)現的手段。特別是第五個(gè)論題“人的自由全面發(fā)展論”,如果我們把人的自由全面發(fā)展與人的自我實(shí)現畫(huà)等號,那么勞動(dòng)作為手段、作為歷史中介的作用就非常明顯。人在勞動(dòng)中得到發(fā)展,這種發(fā)展,馬克思在《1844年經(jīng)濟學(xué)哲學(xué)手稿》中特別強調五官感覺(jué)以及精神感覺(jué)、實(shí)踐感覺(jué)(意志、愛(ài),等等)的發(fā)展,強調在勞動(dòng)中生成的人的感性的豐富性,強調“五官感覺(jué)的形成是迄今為止全部世界歷史的產(chǎn)物”。在后來(lái)的著(zhù)述(比如《德意志意識形態(tài)》)中,馬克思強調勞動(dòng)分工的消除是人的自由全面發(fā)展和自我實(shí)現的歷史前提。手段畢竟不是目的本身,因此即使是消除了分工從而勞動(dòng)變得“吸引人”了,在馬克思看來(lái)勞動(dòng)也仍然是令人緊張的活動(dòng),仍然屬于必然王國。

但在《哥達綱領(lǐng)批判》中,馬克思的思路有所變化,開(kāi)始強調謀生勞動(dòng)與作為人生活的第一需要的勞動(dòng)的區分。馬克思早在《1844年經(jīng)濟學(xué)哲學(xué)手稿》和《詹姆斯·穆勒〈政治經(jīng)濟學(xué)原理〉一書(shū)摘要》中就使用過(guò)“謀生活動(dòng)”和“謀生勞動(dòng)”的說(shuō)法。謀生勞動(dòng)也屬于異化勞動(dòng),不過(guò)是非資本主義私有制條件下的異化勞動(dòng)。以個(gè)體勞動(dòng)為基礎的謀生勞動(dòng)(特別是在商品經(jīng)濟條件下),其異化程度要比雇傭勞動(dòng)輕得多,因此也可以成為“吸引人的勞動(dòng)”。在共產(chǎn)主義第一階段,生產(chǎn)資料社會(huì )所有制條件下的勞動(dòng)仍然是謀生勞動(dòng),仍然要實(shí)行“按勞分配”原則。但《哥達綱領(lǐng)批判》中使用的“謀生勞動(dòng)”與《1844年經(jīng)濟學(xué)哲學(xué)手稿》和《詹姆斯·穆勒〈政治經(jīng)濟學(xué)原理〉一書(shū)摘要》中的表述有所不同,馬克思直接使用了“Mittel zum Leben”,其字面意思就是“生活(或生命)的手段”。顯然,生活(生命)是人的目的本身,勞動(dòng)只是維持(生產(chǎn)力水平還不發(fā)達的歷史條件下)生活(生命)或發(fā)展生命活力(人的自由全面發(fā)展)的手段。

那么勞動(dòng)能否成為人的活動(dòng)的目的本身?它能否上升到與人的自我實(shí)現、人的自由全面發(fā)展同等層次的價(jià)值目標?

首先,按照唯物史觀(guān),勞動(dòng)之所以最終成為人的活動(dòng)的目的本身,這不是基于應然,而是基于歷史發(fā)展的實(shí)然。勞動(dòng)從分工的勞動(dòng)到消除分工的勞動(dòng),是社會(huì )生產(chǎn)力發(fā)展的結果。而分工的消除,就意味著(zhù)人從片面的發(fā)展到自由全面的發(fā)展。雖然有研究者對馬克思關(guān)于未來(lái)社會(huì )消滅分工的思想有所質(zhì)疑,但人們對消滅分工意味著(zhù)勞動(dòng)已經(jīng)從手段轉變?yōu)槟康倪@一點(diǎn),并沒(méi)有分歧。

其次,當勞動(dòng)已經(jīng)成為人的需要時(shí),勞動(dòng)也就成了人的活動(dòng)的目的本身。按照馬克思在《德意志意識形態(tài)》中闡發(fā)的需要層次理論,人的自我保存或“維持生活”是人的第一個(gè)需要。這實(shí)際上是人的動(dòng)物性生理需要。第一個(gè)需要的滿(mǎn)足會(huì )產(chǎn)生新的需要。而需要的增長(cháng)是一個(gè)歷史過(guò)程。顯然,在馬克思那里,人的自我實(shí)現(或人的自由全面發(fā)展)是最高層次的需要,正如亞里士多德把人的自我實(shí)現(或人的全面發(fā)展)看作是“幸!,看作是符合德性的“美好生活”一樣。前文引用的馬克思《資本論》第3卷的段落中,人的“目的”(或最高需要)被看作是“人類(lèi)能力的發(fā)揮”,即人的自我實(shí)現(人的自由全面的發(fā)展)。

馬克思把勞動(dòng)看作是人的最高需要,是建立在深厚學(xué)理基礎上的。黑格爾《法哲學(xué)原理》導論中關(guān)于“自由意志”的論述,可以很容易被改造成關(guān)于“自由勞動(dòng)”的類(lèi)似話(huà)語(yǔ)。按照黑格爾的三段論結構,自由意志總會(huì )有所欲求,這是對客觀(guān)物即特殊性的欲求。相對于動(dòng)物而言,人有選擇的自由(理性),但這種自由只能算作消極自由(或作為知性的理性,即有限理性)。斯密的利己人和現代西方經(jīng)濟學(xué)中的理性人,就是這種消極自由的理性(即所謂理性選擇)。但黑格爾的高明之處在于,他一方面批評了康德的自由意志是不接地氣的形式主義(與實(shí)然相對立的應然),另一方面也不滿(mǎn)意斯密囿于原子式個(gè)人的消極自由和有限理性選擇,而是奉行外化(現實(shí)化)及其揚棄的三段論原則。人的欲求終究不滿(mǎn)足于對外在特殊事物的追求,而是會(huì )欲求普遍事物,即普遍性本身。而自由就是代表普遍性的事物,因此自由就被黑格爾看作是人的理想(應然)與歷史發(fā)展的必然(實(shí)然)的統一。馬克思用“自由勞動(dòng)”置換黑格爾的“自由意志”,于是人在欲求(自我保存的需要)中勞動(dòng)(謀生勞動(dòng)),在勞動(dòng)(謀生勞動(dòng))中創(chuàng )造歷史(包括生產(chǎn)力的發(fā)展,財產(chǎn)關(guān)系、生產(chǎn)方式、經(jīng)濟基礎及物質(zhì)和精神上層建筑的演進(jìn))。隨著(zhù)需要的擴大和增長(cháng),生產(chǎn)力也不斷發(fā)展(反過(guò)來(lái),生產(chǎn)力的發(fā)展也促進(jìn)需要的增長(cháng)),人也在不斷自我改變。當人的需要從以特殊性為目標(目的)轉向以普遍性為目標(目的)時(shí),人也就真正自由了(即所謂的積極自由)。與黑格爾一樣,馬克思不承認拜物教和利己主義盛行的必然王國存在真正的普遍性,真正的普遍性存在于人自身,包括人的天賦能力(潛能)的發(fā)展、人的自我實(shí)現、超越謀生勞動(dòng)的自由勞動(dòng)等。當人從追求外在物(身外之物)轉向追求人的內在德性(自我綻放)時(shí),“舊人”也就轉變?yōu)榱恕靶氯恕。這時(shí)的人才是自由的人,這時(shí)的社會(huì )才是“人的社會(huì )”,即自由王國的領(lǐng)域。

當勞動(dòng)成為人的最高需要時(shí),歷史已經(jīng)發(fā)展到了共產(chǎn)主義高級階段:此時(shí),人的需要已經(jīng)達到最高層次,從而人的最高層次的需要就變成了人的第一生活需要。于是,勞動(dòng)既是人的最高需要(目的本身),又是人的第一需要。因此,在《哥達綱領(lǐng)批判》中,馬克思闡發(fā)了人的自由全面發(fā)展和自我實(shí)現思想,從而馬克思的共產(chǎn)主義價(jià)值理想才真正達到成熟和完滿(mǎn)。

(作者: 魯克儉,系海南大學(xué)馬克思主義學(xué)院教授、馬克思主義文本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