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藏革命時(shí)期中共留蘇干部檔案及其整理研究

作者:陶源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4-24    來(lái)源:光明日報
分享到 :

20世紀二三十年代,共產(chǎn)國際設立的軍政學(xué)校是培養中國革命干部的重要基地,約有4000名中共留蘇干部在這里接受過(guò)培訓。這些學(xué)校包括東方勞動(dòng)者共產(chǎn)主義大學(xué)(莫斯科東方大學(xué),簡(jiǎn)稱(chēng)“東大”)、孫逸仙中國勞動(dòng)者大學(xué)(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簡(jiǎn)稱(chēng)“中大”)、列寧學(xué)校、伏龍芝軍事學(xué)院、列寧格勒托爾馬喬夫軍事學(xué)院、莫斯科炮兵學(xué)校、莫斯科步兵學(xué)校、基輔聯(lián)合軍官學(xué)院、遠東中國列寧學(xué)校等。各類(lèi)學(xué)校培養了大量政治、軍事、技術(shù)、管理等方面的人才,對近現代中國特別是革命事業(yè)發(fā)展產(chǎn)生了深刻的影響。相關(guān)檔案文獻現收藏于俄羅斯各類(lèi)檔案館。對俄藏革命時(shí)期中國共產(chǎn)黨干部教育培養資料進(jìn)行整理與研究,可以幫助我們了解留蘇干部的教育培養舉措與他們的學(xué)習、生活情況,以及對國內革命事業(yè)的影響,為深化、細化我們黨早期干部培養問(wèn)題及相關(guān)歷史研究提供了一手資料,具有多方面的意義。

中大、東大和列寧學(xué)校的檔案資料現收藏于俄羅斯社會(huì )政治史檔案館、俄羅斯聯(lián)邦國家檔案館、俄羅斯國立現代史檔案館、俄羅斯國立歷史檔案館等;托爾馬喬夫軍事學(xué)院、伏龍芝軍事學(xué)院、莫斯科炮兵學(xué)校、莫斯科步兵學(xué)校、基輔聯(lián)合軍官學(xué)院的檔案資料現藏于俄羅斯國立軍事檔案館、俄羅斯聯(lián)邦國家檔案館、俄羅斯社會(huì )政治史檔案館、俄聯(lián)邦對外政策檔案館等;遠東中國列寧學(xué)校的資料現藏于俄羅斯國立遠東歷史檔案館等。筆者所在團隊已收集、甄別、分類(lèi)上述俄羅斯館藏的共產(chǎn)國際軍政學(xué)校檔案資料2000余個(gè)卷宗,例如,收集中大、東大和遠東中國列寧學(xué)校的檔案資料,并對其中的三部分主題檔案進(jìn)行了整理,形成了資料集: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中國研究所資料集、莫斯科東方大學(xué)與中國革命相關(guān)資料集、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和東方大學(xué)制度匯編。這些檔案內容豐富,涉及留蘇干部的宣傳動(dòng)員、組織建設、教育過(guò)程、個(gè)人活動(dòng)等多方面內容。

理論是革命的先導,當時(shí)留蘇學(xué)生的主要任務(wù)是學(xué)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和革命理論,因而理論學(xué)習方面的材料極為豐富。1928年初,為深入了解中國和培養革命干部,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以東方研究所為依托,成立了中國研究所。研究所旨在深入研究中國的經(jīng)濟、歷史和革命運動(dòng),出版了三類(lèi)研究資料,分別為《中國問(wèn)題》雜志、《莫斯科中山大學(xué)中國研究所公報》(以下簡(jiǎn)稱(chēng)《公報》)和《國際評論》。根據《國際評論》發(fā)刊詞中“當這現代中國革命潮流正在高漲的時(shí)候,我們能夠離開(kāi)革命戰線(xiàn),而到無(wú)產(chǎn)階級革命勝利的蘇聯(lián)首都莫斯科……”的提法,編撰者應以中國學(xué)生為主,可以反映他們對共產(chǎn)國際及各國革命情況的學(xué)習和觀(guān)點(diǎn)!豆珗蟆穼τ谥袊まr運動(dòng)的研究部分譯自國內的報紙,部分為該所漢學(xué)家的研究成果,如以著(zhù)名漢學(xué)家鄂山蔭為代表的資料翻譯者和研究者,在教學(xué)中把關(guān)于中國工農運動(dòng)的觀(guān)點(diǎn)傳授給中共留蘇學(xué)生。這些資料集中藏于俄羅斯社會(huì )政治史檔案館530全宗的第3號目錄,總計900頁(yè)。一方面,中共留蘇學(xué)生參與雜志的編寫(xiě)和翻譯,提高了自身的理論水平和宣傳能力;另一方面,資料傳入國內后,把共產(chǎn)國際對于中國革命性質(zhì)、工農運動(dòng)和國際形勢的觀(guān)點(diǎn)傳播到中國,對中國革命產(chǎn)生了重要影響。

按照當時(shí)蘇聯(lián)的學(xué)校管理條例,中大、東大和列寧學(xué)校幾乎所有會(huì )議紀要和工作計劃都得以完整保存,這部分檔案資料的豐富性和完整性,是目前整理的檔案中最突出的。資料散存于530和532全宗,項目組致力于整理與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chǎn)黨研究相關(guān)性最強的31個(gè)卷宗,總計超過(guò)7300頁(yè)。這些卷宗記錄了中大、東大管理制度、黨內制度的詳細內容,如東大黨內三人黨小組工作的條例、東大黨務(wù)調查計劃、中大組織委員會(huì )和宣傳委員會(huì )的會(huì )議記錄、中大學(xué)生轉入列寧學(xué)校的文件,以及中大黨支部委員會(huì )入黨條例等。

這些資料詳細記錄了兩所學(xué)校的各類(lèi)工作計劃和管理決策,其中,關(guān)于中國共產(chǎn)黨和旅莫支部制度建設的資料尤為珍貴。旅莫支部是中國共產(chǎn)黨第一個(gè)海外組織,規章制度建設完善,組織生活豐富,留下了珍貴的檔案史料。例如,532-2-131名為“東方大學(xué)中國共青團組織條例的報告書(shū)”的卷宗,是1926年初旅莫支部第十八期訓練工作計劃,分組織部和宣傳部規劃兩部分詳細闡述了旅莫支部的責任。通過(guò)這些資料,我們可以深入了解兩所學(xué)校在黨內組織、調查計劃、決策方面的細節,如轉黨工作計劃、派遣同志暑假到外工作等具體情況。通過(guò)中大、東大相關(guān)制度建設信息的進(jìn)一步整理,能夠為我們黨早期制度建設的研究提供有價(jià)值的文獻。

根據當時(shí)的規定,學(xué)生在學(xué)習期間要按周填寫(xiě)調查表,匯報思想動(dòng)態(tài)、生活軌跡和個(gè)人活動(dòng)。當其離校后,這些資料作為“個(gè)人檔案”留檔,成為同類(lèi)檔案資料中比較特殊的部分,具有很高的史料價(jià)值。中大和東大資料中包括大量留蘇學(xué)生的個(gè)人檔案。這部分資料除了較為集中的495-225(收錄了3642名中共黨員個(gè)人卷宗),其他個(gè)人活動(dòng)檔案散存于530和532全宗,目前已整理其中的10個(gè)卷宗,總計超過(guò)2000頁(yè)。這些卷宗詳細記錄了中大、東大各年度學(xué)生的個(gè)人情況,如不同時(shí)段中大的學(xué)生名單、調查表、自傳及個(gè)人鑒定。資料記錄了留蘇學(xué)生進(jìn)入中大、東大之前或在校期間的活動(dòng)軌跡。如532-1-394“旅莫中國共產(chǎn)黨支部和中國共產(chǎn)主義青年團支部黨團員調查表”記錄了37位旅莫支部成員入校之前的家庭情況、教育程度、經(jīng)濟地位、革命活動(dòng)、入黨時(shí)間等。以這些資料為基礎,可以推動(dòng)對他們個(gè)人或群體在土地革命、解放戰爭等不同時(shí)期活動(dòng)和貢獻的研究。

值得關(guān)注的是,這一時(shí)期出于安全和方便考慮,蘇聯(lián)各軍政學(xué)校的人事部為每位學(xué)生起了俄文姓氏或全名。長(cháng)期以來(lái),因資料缺乏等原因,國內學(xué)界很難將留俄學(xué)生中俄名字準確對應,張冠李戴的情況時(shí)有發(fā)生。通過(guò)研究資料中的人名對照表、個(gè)人履歷表等材料,我們成功還原了這批留蘇學(xué)生的本名,實(shí)現了資料和人員的一一對應,如,瞿秋白的三弟瞿景白、中國工農紅軍高級指揮員余篤三、烈士唐義貞、曾任全國政協(xié)副主席的歐陽(yáng)欽,以及一些東大旅莫支部成員等。清晰的人名對應關(guān)系,能夠成功還原留蘇學(xué)生的真實(shí)身份,有助于研究者更為全面、準確地了解這一時(shí)期的歷史事件及相關(guān)人物。

盡管目前我們的工作還處于檔案資料的搜集和初步整理階段,但根據以上資料特點(diǎn)來(lái)看,依托這部分檔案資料可以對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chǎn)黨的一些重要問(wèn)題展開(kāi)研究。

例如,關(guān)于留蘇學(xué)生與早期黨史研究。20世紀二三十年代,中國共產(chǎn)黨從幼年走向成熟,經(jīng)歷國民大革命、蘇維埃革命和抗日戰爭,在革命斗爭中經(jīng)受考驗,同時(shí)受共產(chǎn)國際的影響逐漸減弱。留蘇學(xué)生群體是這一過(guò)程的經(jīng)歷者和見(jiàn)證者,他們參與重要問(wèn)題討論,在蘇聯(lián)學(xué)習知識和斗爭本領(lǐng),回國后參加革命工作,他們在這一過(guò)程中也從青澀走向成熟,自覺(jué)成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要推動(dòng)者。俄羅斯社會(huì )政治史檔案館的495全宗目錄225和530全宗目錄1,532全宗目錄1,以及531全宗目錄7,保留了很多這方面的檔案史料。東大學(xué)生個(gè)人履歷記錄了留蘇學(xué)生在伏龍芝軍事學(xué)院的文化課程、理論學(xué)習,如曾就《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么能夠存在》和《井岡山的斗爭》展開(kāi)討論。在軍事訓練方面,如1929年三四月間,劉伯承和同學(xué)們參加在高加索的聯(lián)合兵種演習,加入防守山崗的第九步兵團的情況等。將上述軍政學(xué)校的黨務(wù)、教學(xué)、行政、組織發(fā)展等資料進(jìn)行歸納、整理和研究,對推動(dòng)早期黨史研究,特別是中國共產(chǎn)黨與共產(chǎn)國際關(guān)系史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又如,關(guān)于留蘇學(xué)生與中國新社會(huì )科學(xué)運動(dòng)研究。1930年前后,中國學(xué)術(shù)界出現了一場(chǎng)聲勢頗壯的新社會(huì )科學(xué)運動(dòng),主要表現在以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思想分析中國歷史和社會(huì ),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要節點(diǎn)。這一運動(dòng)的興起與留蘇學(xué)生存在密切關(guān)系,他們在中大學(xué)習和研究蘇聯(lián)社會(huì )科學(xué)成果,應用于中國研究,初步形成自己的學(xué)術(shù)認知;貒,他們積極參與中國社會(huì )性質(zhì)論戰和中國社會(huì )史論戰,在論辯中修正和深化已有認知,成為新社會(huì )科學(xué)運動(dòng)中的重要力量。

再如,關(guān)于留蘇學(xué)生與黨的建設經(jīng)驗的研究。俄藏檔案還反映了留蘇學(xué)生對于黨組織建設的初步探索。532全宗的目錄1和目錄2部分收錄了關(guān)于中共旅莫支部的資料。資料反映了旅莫支部在干部培養和組織建設方面穩定發(fā)展,形成了“訓練方面、理論方面、實(shí)際方面”的一系列做法和經(jīng)驗。旅莫支部開(kāi)展“入黨教育”,建立“精密組織”,執行“鐵的紀律”,進(jìn)行“制度化的組織生活”,開(kāi)展“批評和自我批評”,在黨的早期發(fā)展史上,這些舉措大多具有開(kāi)創(chuàng )性意義,對于我們深化黨的建設史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除了上述資料,俄羅斯各檔案館還收藏著(zhù)大量與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有關(guān)的資料,可以為中共黨史、中蘇外交史等多個(gè)領(lǐng)域提供資料支持。通過(guò)進(jìn)一步查檔、整理、翻譯,能夠為革命時(shí)期中共留蘇干部教育培養構建完整史料體系,并以微觀(guān)的黨史問(wèn)題為基礎,較為全面深入地揭示民主革命時(shí)期中共留蘇干部群體學(xué)習、傳播馬克思主義歷程,深化中國共產(chǎn)黨早期歷史及中共與共產(chǎn)國際關(guān)系史等相關(guān)問(wèn)題的研究。

(作者:陶源,系東南大學(xué)外國語(yǔ)學(xué)院特聘教授,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俄藏革命時(shí)期中國共產(chǎn)黨干部教育培養資料的整理與研究”的階段性成果)

(來(lái)源:《光明日報》2024年04月24日 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