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的《農村調查》

作者:柳寧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3-26   
分享到 :

調查研究是我們黨的傳家寶。毛澤東同志是黨內調查研究的開(kāi)創(chuàng )者和杰出代表,他進(jìn)行的農村社會(huì )調查,著(zhù)手之早、持續之久、規模之大、內容之廣、影響之深,在黨內外都是十分突出的。毛澤東青年求學(xué)時(shí)代的“游學(xué)式”調查為后來(lái)從事調查研究奠定了思想和實(shí)踐基礎;自接受馬克思主義,投身中國革命運動(dòng)以后,就致力于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和方法,調查研究中國社會(huì )特別是農村地區的歷史和現狀。他利用革命斗爭間隙進(jìn)行了大量實(shí)際調查,1941年出版的《農村調查》,是他在中央蘇區進(jìn)行調查研究的寶貴資料,也是探索革命道路的理論成果。

出版《農村調查》:“幫助同志們找一個(gè)研究問(wèn)題的方法”

1937年10月,毛澤東準備將“親手從農村中收集的材料”匯編成書(shū),這些材料一部分在戰爭中遺失,自己還掌握的僅存11個(gè)部分。他的初衷是“為免再損失,印出若干份,并供同志們參考”。毛澤東寫(xiě)好了序言,但書(shū)卻未能出版。

1941年3月17日,毛澤東再次為先前的調查材料寫(xiě)了一篇序言。他開(kāi)宗明義地指出:“所以印這個(gè)材料,是為了幫助同志們找一個(gè)研究問(wèn)題的方法,F在我們很多同志,還保存著(zhù)一種粗枝大葉、不求甚解的作風(fēng),甚至完全不了解下情,卻在那里擔負指導工作,這是異常危險的現象!彼昝鳎骸俺霭孢@個(gè)參考材料之主要目的,在于指出一個(gè)如何了解下層情況的方法,而不是要同志們去記那些具體材料及其結論!彼強調:“一切實(shí)際工作者必須向下作調查。對于只懂得理論不懂得實(shí)際的人,這種調查工作尤有必要,否則他們就不能將理論與實(shí)際相聯(lián)系!1941 年4月19日,毛澤東在校讀完書(shū)稿后專(zhuān)門(mén)寫(xiě)了《跋》。稍后,《農村調查》在延安正式出版。

《農村調查》收錄文獻14篇,包括:《序言一》《序言二》《興國調查》《東塘等處調查》《木口村調查》《贛西南土地分配情形》《江西土地斗爭中的錯誤》《分青和出租問(wèn)題》《分田后的富農問(wèn)題》《土地法(一九二八年十二月)》《土地法(一九二九年四月)》《長(cháng)岡鄉調查》《才溪鄉調查》和《跋》。其中的調查材料,除兩部《土地法》外,《興國調查》《東塘等處調查》《木口村調查》《贛西南土地分配情形》《江西土地斗爭中的錯誤》《分青和出租問(wèn)題》《分田后的富農問(wèn)題》作于1930年10月至11月;長(cháng)岡、才溪兩鄉的調查作于1933年11月。

《農村調查》鮮明地表現了毛澤東遵循“眼睛向下”、相信群眾和實(shí)踐出真知的調查理念!杜d國調查》通過(guò)了解8個(gè)家庭,調查了各階級在土地斗爭中的表現,讓他知曉了農村的基礎概念!稏|塘等處調查》弄清了村、鄉兩級蘇維埃在土地斗爭中的組織和活動(dòng)情形!赌究诖逭{查》了解了村政府委員會(huì )的成份和本村所殺反動(dòng)分子的成份,以及中農和富農小地主在斗爭中的立場(chǎng)變化!囤M西南土地分配情形》記述了贛西南土地斗爭的情況!督魍恋囟窢幹械腻e誤》是江西省委吉安會(huì )議上陳毅、陳正人、馬銘等關(guān)于同土地革命錯誤路線(xiàn)作斗爭的報告的要點(diǎn)!斗智嗪统鲎鈫(wèn)題》是江西省行動(dòng)委員會(huì )吉安擴大會(huì )議上的摘錄,內容是關(guān)于分田中富農和貧農的問(wèn)題!斗痔锖蟮母晦r問(wèn)題》記錄了贛西南特委常委王懷和贛西南北路行委書(shū)記陳正人兩人報告的關(guān)于永新和北路富農如何剝削牟利的情形!堕L(cháng)岡鄉調查》和《才溪鄉調查》收集并總結了兩鄉的蘇維埃工作經(jīng)驗,“供給一切落后的鄉蘇、市蘇以具體的榜樣”。

《農村調查》的遺憾:兩份重要文獻因遺失而未收入

毛澤東極其珍視自己的調查材料,“失掉別的任何東西,我不著(zhù)急,失掉這些調查,使我時(shí)常念及,永久也不會(huì )忘記!睙o(wú)奈革命戰爭環(huán)境險惡,保存這些材料殊為不易!掇r村調查》出版的延后,也為這本書(shū)帶來(lái)了遺憾。

在“序言二”中,毛澤東開(kāi)頭就交代:“這個(gè)材料延至今天才付印,但尋烏調查又遺失了!彼聪У氖,《尋烏調查》原本在1937年第一次計劃出書(shū)時(shí)尚存。因此,《農村調查》在延安出版時(shí)并不包含1930年5月的《尋烏調查》,以及同一個(gè)月在總結調查工作經(jīng)驗基礎上而作的《調查工作》這兩個(gè)重要文獻。恰恰這兩個(gè)作品堪稱(chēng)毛澤東調查研究實(shí)踐上和理論上的標志性著(zhù)作。失去《尋烏調查》和《調查工作》兩文,既是毛澤東個(gè)人的憾事,也是《農村調查》這本書(shū)不小的遺憾。

好在歷史的塵埃掩不住思想的光輝。毛澤東的調查研究著(zhù)作在當時(shí)有石印本、油印本等形式為革命者學(xué)習和流傳。新中國成立后,《尋烏調查》在我黨的檔案中找到,并在1982年9月出版的《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中首次公開(kāi)發(fā)表!墩{查工作》也于1957年由福建上杭縣農民賴(lài)茂基捐獻石印本,得以再次與讀者見(jiàn)面。1960年底,毛澤東讀到《調查工作》,對工作人員表示這篇文章“是喜歡的”,“別的文章丟了,我不傷心,也不記得了,這兩篇文章我總是記得的”【1961年3月23日,毛澤東在《在廣州中央工作會(huì )議上的講話(huà)》中說(shuō):“這篇文章是1930年寫(xiě)的,總結了那個(gè)時(shí)期的經(jīng)驗。寫(xiě)這篇文章之前,還寫(xiě)了一篇短文,題目叫《反對本本主義》,現在找不到了。這篇文章是最近找出來(lái)的!睆拿珴蓶|的話(huà)中可知,此處“兩篇文章”應指《調查工作》和《反對本本主義》,這篇《反對本本主義》和1964年修改的《反對本本主義》不是同一篇文章!。1961年3月,毛澤東將這篇文章印發(fā)在廣州召開(kāi)的南三區會(huì )議的同志,并寫(xiě)了一段說(shuō)明:“這是一篇老文章,是為了反對當時(shí)紅軍中的教條主義思想而寫(xiě)的。那時(shí)沒(méi)有用‘教條主義’這個(gè)名稱(chēng),我們叫它做‘本本主義’。寫(xiě)作時(shí)間大約在1930年春季,已經(jīng)三十年不見(jiàn)了?磥(lái)還有些用處,印若干份供同志們參考!1964年,毛澤東將這篇文章作了些文字修正和補充,題目改為《反對本本主義》,收入《毛澤東著(zhù)作選讀(甲種本)》。

重視調查研究:“認識世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毛澤東高度重視并切實(shí)進(jìn)行社會(huì )調查,與我們黨“吃了不可勝數的所謂‘欽差大臣’的虧”密切相關(guān)。與“欽差”不同,毛澤東把調查研究作為深入了解實(shí)際狀況,制訂政策策略的依據。他說(shuō):“認識世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馬克思、恩格斯努力終身,作了許多調查研究工作,才完成了科學(xué)的共產(chǎn)主義。列寧、斯大林也同樣作了許多調查!睂τ趽撝笇Чぷ鞯娜藖(lái)說(shuō),“沒(méi)有眼睛向下的興趣和決心,是一輩子也不會(huì )真正懂得中國的事情的!币私馇闆r,唯一的方法是向社會(huì )作調查。

當然,在延安時(shí)期,毛澤東把自己數年前的調查報告作為“一種歷史的材料”印出,供同志們參考,是一種謙虛之辭。結合革命斗爭的復雜背景和黨內的思想狀況,才能更好地理解他出版《農村調查》的真正意涵。

1940年12月,中共中央在延安召開(kāi)政治局會(huì )議,毛澤東在會(huì )上第一次比較集中地談到黨歷史上“左”傾錯誤的問(wèn)題及其對中國革命造成的危害。1941年初的皖南事變,進(jìn)一步促使他下決心解決黨內的教條主義問(wèn)題。他認為,中國共產(chǎn)黨之所以在一個(gè)較長(cháng)的時(shí)間里教條主義盛行,重要原因就在于黨內有許多人不了解中國的實(shí)際情況,不懂得中國特殊的國情,而調查研究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觀(guān)點(diǎn)和基本方法。毛澤東認為,要使全黨認識到教條主義的危害,肅清教條主義的影響,樹(shù)立理論聯(lián)系實(shí)際的學(xué)風(fēng),就必須加強調查研究,使全黨認識到調查研究的重要和學(xué)會(huì )調查研究的方法。但是,要改變和做到這一點(diǎn),并不是很容易的。因此,編印《農村調查》一書(shū),就是毛澤東為改變黨內理論脫離實(shí)際狀況的一個(gè)具體措施。

在毛澤東的推動(dòng)下,1941年9月至10月,中央政治局召開(kāi)擴大會(huì )議,檢查討論黨的路線(xiàn)問(wèn)題,在反對主觀(guān)主義和宗派主義上取得了共識。后來(lái),毛澤東說(shuō):“九月會(huì )議是關(guān)鍵,否則我是不敢到黨校去報告整風(fēng)的,我的《農村調查》等書(shū)也不能出版!庇纱擞^(guān)之,1941年時(shí)《農村調查》能夠順利出版,是形勢所迫,且時(shí)機也成熟了。

反對本本主義:“調查就是解決問(wèn)題”

《農村調查》是一部實(shí)踐特色與理論特性兼備的調查研究經(jīng)典著(zhù)作。概言之,在這部著(zhù)作中,毛澤東從理論和實(shí)踐上較為系統地闡述了中國共產(chǎn)黨人“為什么要進(jìn)行調查研究?怎樣進(jìn)行調查研究?”的重大課題,他關(guān)于調查研究的理論觀(guān)點(diǎn)逐漸在調查的實(shí)踐和文本中構建和形成。

第一、提出了“沒(méi)有調查,沒(méi)有發(fā)言權”的著(zhù)名論斷。1930年5月,毛澤東在《調查工作》開(kāi)篇就提出“沒(méi)有調查,沒(méi)有發(fā)言權”的著(zhù)名論斷。1931年4月,他在《總政治部關(guān)于調查人口和土地狀況的通知》中繼續強調:“不做調查沒(méi)有發(fā)言權,不做正確的調查同樣沒(méi)有發(fā)言權”。在《農村調查》“序言二”中,他表示不后悔“沒(méi)有調查,沒(méi)有發(fā)言權”的觀(guān)點(diǎn)被人譏為“狹隘經(jīng)驗論”,認為那些沒(méi)有經(jīng)過(guò)周密調查的議論或批評,不過(guò)是無(wú)知妄說(shuō)。針對當時(shí)一些人“唯書(shū)”、“唯上”的錯誤傾向,他批評“以為上了書(shū)的就是對的”的心理,反對開(kāi)口閉口“拿本本來(lái)”的做法,不贊成單純建立在“上級”觀(guān)念上的形式主義的態(tài)度。他指出,為什么黨的策略路線(xiàn)總是不能深入群眾,就是形式主義、本本主義在作怪。怎樣糾正這種錯誤?答案是:“只有向實(shí)際情況作調查”?梢哉f(shuō),“沒(méi)有調查,沒(méi)有發(fā)言權”的論斷,是毛澤東對調查研究重要意義的理論概括,是他對為什么要開(kāi)展調查研究的最好回答。

第二、提出了調查研究與解決問(wèn)題相結合的實(shí)踐導向。毛澤東很早就認識到調查研究是“決定政策的基礎”,認為“閉門(mén)求學(xué),其學(xué)無(wú)用。欲從天下國家萬(wàn)事萬(wàn)物而學(xué)之,則汗漫九垓,遍游四宇尚已”。毛澤東形象地說(shuō):調查就像“十月懷胎”,解決問(wèn)題就像“一朝分娩”,調查就是解決問(wèn)題。在《東塘等處調查》中,毛澤東發(fā)現了以村為單位分配土地的嚴重性,實(shí)際操作中違背了《土地法》中以鄉為單位分配的要求。他提出,這種利于富農不利于貧農的分配法是應該改變的。再如,通過(guò)《木口村調查》,他意識到中農在平分土地中不但無(wú)所失而且有所得,富農小地主則在農民的激烈斗爭中要走到反革命陣營(yíng)中去。他調查后反思,在土地斗爭中殺掉的七個(gè)反動(dòng)分子,小地主富農各三人,“是否每個(gè)人都應該殺,卻是問(wèn)題”。這些調查,為解決土地斗爭中的問(wèn)題和調整土地革命政策策略提供了依據。

第三、提出了實(shí)事求是、反對教條的重要原則。在《農村調查》中,毛澤東非常鮮明地提出,中國革命斗爭的勝利要靠中國同志了解中國情況。共產(chǎn)黨正確而不動(dòng)搖的斗爭策略,絕不是少數人坐在房子里能夠產(chǎn)生的。他大聲疾呼那些“坐在機關(guān)里面打瞌睡,從不肯伸只腳到社會(huì )群眾中去調查”的人,“迅速改變保守思想”。他強調,一切結論產(chǎn)生于調查情況的結尾,而不是在它的先頭。甚至對于自己調查的結論,他也不固執已見(jiàn)。例如,《尋烏調查》是毛澤東“最大規!钡恼{查,調查報告長(cháng)達5章39節8萬(wàn)余字。1931年2月在寧都小布總結這次調查時(shí),毛澤東陳述了這個(gè)調查的“大缺點(diǎn)”,就是沒(méi)有分析中農、雇農與流氓,在“舊有土地分配”上面,沒(méi)有把富農、中農、貧農的土地分開(kāi)來(lái)講。在《興國調查》中,他說(shuō):坐在房子里面想象的東西,和看到的粗枝大葉的書(shū)面報告上寫(xiě)著(zhù)的東西,絕不是具體情況,倘若根據“想象”和報告來(lái)決定政策,“那是危險的”。他主張馬克思主義的“本本”要學(xué)習,但是必須同我國的實(shí)際情況相結合。

第四、提出了求真務(wù)實(shí)、深入群眾的科學(xué)態(tài)度和方法。作為我黨農村社會(huì )調查的開(kāi)拓者,毛澤東關(guān)于調查研究的思想達到了“致廣大而盡精微”的境界,他不僅在世界觀(guān)的層面對調查研究有深刻的認識,而且在方法論層面對調查研究提出了科學(xué)具體的方法。他提出調查研究不僅是工作方法,而且是馬克思主義的科學(xué)的認識論。這就從認識論的高度闡釋了調查研究是取得正確認識的基礎,是形成我們黨正確思想路線(xiàn)的前提。他提出了密切聯(lián)系實(shí)際、力戒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放下臭架子甘當小學(xué)生”的科學(xué)態(tài)度;提出了階級分析的方法、分析與綜合的方法、深入群眾依靠群眾的方法、典型案例與“解剖麻雀”的方法,等等。對如何開(kāi)好調查會(huì ),他總結出要作討論式調查、調查請什么人、調查會(huì )人多好還是人少好、要定調查綱目、要親自出馬、調查要深入、要自己做記錄等技術(shù)要點(diǎn)。他提出的這些認識和方法,在今天仍然是科學(xué)有效的。

永遠的號召:“繼續當一個(gè)小學(xué)生”

《農村調查》的主要內容是圍繞土地革命服務(wù)斗爭實(shí)際需要的,是毛澤東在土地革命時(shí)期調查研究的實(shí)踐記錄和經(jīng)驗總結,也僅僅是他一生中調查研究成果的一小部分!掇r村調查》和毛澤東關(guān)于調查研究的其他文獻及其理論觀(guān)點(diǎn),是我們黨的寶貴精神財富,在中國共產(chǎn)黨革命、建設、改革的歷史進(jìn)程中閃耀著(zhù)思想的光輝,永遠不會(huì )過(guò)時(shí)。

在《農村調查》“序言二”末尾,毛澤東說(shuō):“和全黨同志共同一起向群眾學(xué)習,繼續當一個(gè)小學(xué)生,這就是我的志愿!泵珴蓶|還說(shuō)過(guò):“民主革命階段,要進(jìn)行調查研究,社會(huì )主義革命和社會(huì )主義建設階段,還是要進(jìn)行調查研究,一萬(wàn)年還是要進(jìn)行調查研究工作。這個(gè)方法是可取的!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不同場(chǎng)合反復強調用好調查研究這一“傳家寶”,做好調查研究這一“基本功”,推動(dòng)全黨大興調查研究之風(fēng)。在全黨深入開(kāi)展學(xué)習貫徹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主題教育之際,大興調查研究,將進(jìn)一步推動(dòng)全黨認識好這個(gè)“傳家寶”,掌握好這一“基本功”。

(來(lái)源:《百年潮》2023年第6期)